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旅游遇险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旅游遇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该死,0421的意识系统再次出现新的词汇。怎么这条巨蟒突然间就醒过来,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本来已经出现了两个目标,它的醒来,让0421不得不让出身体的操控权。因为如果神经冲动传导发生冲突的话,会破坏它的神经组织。0421可没有那么多能量和功夫去重新修复。为了下一步行动,0421只好等待它下次休眠的时候。好在它接连吃下的两个目标生物没有那么快消化,尤其是大脑部分由于有着坚固的保护,需要更长时间。
  0421的控制中枢晶体缓缓地从巨蟒的神经节间抽回几根探丝,慢慢地伸入两个巨蟒腹中的目标生物。
 “探测开始,启动扫描程序,目标判断:高智力生物,约为标准60.2%。符合寄宿智力要求。目标状态:死亡。意识中心组织扫描,死亡率56。23%,残余思感波接受,破译开始。搜寻剩余记忆载体中……搜寻完毕。记忆载体复制中……复制完毕。准备进行身体组织分析……分析完毕。综合报告开始:
目标生物,智力综合水平标准中低,发展潜力高,拥有独立意识;身体强度低,不能抵抗一般侵害;灵活度中上;群居,文明社会动物;拥有次高级社会形态;意识复杂,拥有独立 情感思维;生命指数中低,寿命短;身体结构合理,适于生存;报告完毕。”

看来这就是文明社会的生物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得到如此高的评价。作为衡量一个星球发展的标准,最主要的就是看他的意识发展潜力,这决定着他未来的发展最高程度和进化程度。

“解读复制内容,语言系统装载,意识系统更新,行为系统复制”0421下达新的指令。

“解读开始,语言系统装载中……异常错误,跳过,装载完毕;意识系统更新中,思维模式加载;行为系统复制中,……行动方式确认。”

0421开始解读已经复制的内容,大致了解了自己现在所要融入的社会状态。他们的名字叫做“人类”,很形象的词,每个高等智慧生物都可以这么形容。他们的意识非常复杂,一时间还无法完全明白。只有进入它们社会中去了解了。不过他们的行为方式还真是矛盾得很,在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并非为了生存的基本需要,而是在一种称之为“金钱”的支配下,进行他们所称的“盗猎”行动。金钱是他们交换的媒介,可以买到更多东西,做更多事情。但0421没有在记忆载体内找到更多地记载。这两人的记忆有用的信息并不多。看来0421这次的融入工作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

薛云楚早早起来,收拾好东西,他已经和管理处的人提前说好,今天要去徒步穿越原始森林,当然不是一个人,有很多同样的游客,要在固定路线上进行,随行的还有保护人员。毕竟自然保护区内还是有很多猛兽。

望着碧蓝的天空,在逃离浑浊的空气后,还是第一次这么放松,一直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很快他想到该要去做的事情,去管理处登记。

跟着旅行社的人办好了登记手续,在接待大厅里看着《旅游须知》,一边等着其他人。这时他也注意到了昨天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一家三口,正其乐融融地聊着天,眼睛里闪过一丝羡慕的亮光。
过了一阵,所有的人手续已经办完。一个工作人员请他们到总部去,说是总部,就是管理中心基地,是一个平旷的大草场,两旁建有一排宿舍,是给游客住宿用的。薛云楚了解过了是100元一个房间每天,他们大概要在这里过十天左右。
管理处的领导热烈欢迎了他们,在发出预约的人大致到齐后,他们为游客们举办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在仪式上,管理处领导王主任代表全体管理人员发表简短的讲话,重点说明了雁山自然保护区发展生态旅游的决心,并且给大家介绍了附近美丽的风光,祝愿所有的游客能尽兴而归。
仪式举行后,工作人员给游客们安排食宿,让大家第一天先休息好,可以在管理处附近欣赏一下林道风光。
薛云楚没有和大家出去,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第二天一早,有两名监测人员( 自然保护区的导游人员) 来到草场,一位姓王,一位姓陈。 大约是六点左右,天已经大亮,他们领着大家在附近的公路上,看晨起的鸟叫,呼吸清新的空气。
到了八点钟左右,又带领大家回到基地吃完早饭,这一天的主要活动才正式开始。事先已经给大家发了《旅游手册》,这里的活动每年的不同季节是不同的,夏季自然有自己的特色。第一天的早上主要是带大家在保护区内识别一些奇特的植物,同时让大家采集一些野菜和蘑菇木耳之类晚上回来吃。

一切都很顺利,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回归自然的笑容。薛云楚感到这次的选择没有做错,充满着野外气息的森林,略显苦涩的野菜,还有香甜的蘑菇,让他有些忧郁的心情得到了彻底放松。其他人同样沉醉在这芳天绿地中,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心一下子放松下来。

意外发生在第四天,导游带大家在雁山的燕子屿游览。燕子屿是一个大岔沟,沟底很深,上下起伏很大,不同的高度上有着明显不同的植被。景色宜人,是不可多得的胜地。这几天来,虽然看到了美丽的风光,但是薛云楚心中的郁闷却没有得到多少缓解,甚至因为别人都在快乐地交朋友而不自觉地更感到孤独。
就这样,薛云楚的心思发生了变化,走起路来也有些无精打采,伴随着路线的深入,道路变的狭窄,游客们逐渐拉成了一条线。 尽管导游一再提醒,薛云楚还是不知不觉中脱离了队伍。虽然他看到自己离大家越来越远,却没有跟上去的意思。可能远离别人能让他更好受一些。
这就是少年不成熟的心思了,似乎一点没有想到这丛林里的危机。不过导游说过了,他们正在游览的地方是保护区的边缘,只要不往树林更茂密的地方走,出去并不困难。

然而他很快就会为自己这种行为后悔了。本来他想爬到附近一座小山峰上去,这也是附近最高的一处山峰,能更好地观看附近的风光。

从山峰上下来,他才发现一个不愿意面对的现实,迷路了。这下子他可是真得慌了,在这个地方迷路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手机没有信号,好在现在还是白天,看了看太阳,对对手表上的时间,他辨明了方向,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此时,刚刚发现少了一人的导游也是急得冒出了一身汗,这个地方可不是闹着玩的,偷猎者,陷阱,还有不知名的毒蛇和暗处的猛兽。发现失踪的是一名刚刚16岁的少年,让他气得不知说什么好,现在的孩子,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没心眼,这个地方也是你能乱逛的么。一边抱怨着,导游一边给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打了电话,让他们帮助搜索,根据最后一个看见他的人说,就在刚刚来的路上还见了一次。

出了这种意外,深知事态严重的导游中止了下面的活动,安排原路返回,一边顺便找寻丢失的少年。
被中途打断兴致的大家纷纷抱怨,一个说现在的小孩不懂事,一个说你们工作人员做得不到家,明知到这里面有未成年人还让他一个人登记进来,起码也得有个大人陪同,赚钱也不是这个赚法。导游一边陪着笑脸,一边咒骂着这个让他不省心的家伙,准备找到后好好教训他一番。杨静怡听到这个消息后,对那个男孩还有的一丝好感也消失了,这人也太不负责任了,都提醒了多少次,还是自顾自的乱跑。
众人回到了总部,一边讨论着这个插曲,一边吃着饭。不熟知这里的人们丝毫没有意识到会有什么危险,在他们看来,这个地方虽然大,不过有那么多熟悉环境的工作人员在,大白天的找一个人还没那么困难,何况他们发现的及时,大概那个小孩也没脱离原来的地方多远。
然而大半个百天过去了,人没有找到,却发现了盗猎者的痕迹。几个工作人员不动声色地向上报告,一边叫来了旅行社的同志。

夜色很快笼罩下来,枝杈间的山风吹过,发出阵阵“呜呜”的响声,给这趟旅游添加了一丝恐怖的色彩。

导游忙活了半天,回到基地,带着半丝希望地问门卫:“那小子回来了没有?”
“没阿,我们几个一直都在门口看着,没有你们说的那个孩子”看门的大爷答道。
“埃”导游叹了一口气 ,又疲又累地直起身子,准备往里面走。歇歇再说吧,小兔崽子,可别被哪只不长眼的豹子拖了去,还真当这里是你们城里的仿生公园啊。

“来了”老大爷叫了一声,远处蹒跚的走过了一个人,不正是白天失踪的薛云楚么。他背着一个包,身上似乎有些暗红的东西,不过大喜过望的导游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像。
“臭小子,可算回来了,知不知道……”他话还没说完,走近了的薛云楚抬头看了他一眼,让他把接下来的话咽回了肚子。
导游呆呆地站在哪儿,连旁边的大爷说话也没听见,还沉在刚刚的眼神之中,这是什么样的眼神,他无法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但只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不会是一个16岁的孩子该有的眼神。
薛云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没有出来过。被吓住的导游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也没有找他谈话。

得到失踪的少年回来的消息后,杨静怡第一反应就是,这下你还不被忙坏了的导游大骂一顿,结果到了晚上也没见什么动静,她又呆不住了。在她看来,耽误了这么多人时间的人竟然没受到什么教训,还没有一点道歉的自觉,太不应该了。想到这里,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晚上7点多的时候,从导游那里问到了薛云楚的房间号码,小姑娘气鼓鼓地敲开了他的门。
“谁?”一个低沉又略带点防备的声音传来。
“我!”杨靖怡本来平时没有那么冲动,但听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声音后火气更大了,这人怎么这个样,没点觉悟,太自私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家伙听到这句回答后打开了门。一个高出自己半头的家伙堵在了门口,丝毫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
看到这里,杨静怡更生气了,不客气地说道:“你白天干什么去了?知不知道你耽误了多少人的时间?告诉你,你这样的家伙我见多了,但也没有回来大气不吭的,整整一个白天什么也没做,就等你了,你就没有一点自觉阿,怎么也得把情况说声吧,回来也不倒个歉,大人们不跟你计较,我可看不下去……”
薛云楚一声不吭地接受着对方不停顿的攻击,很快周围就围观了不少大人,看着两个小孩吵架,确切地说是一个女孩在大吵。很快大家就知道内容了,本来也有几个人想借着这个由头批评他几句,不过看到这个女孩说的头头是道,显然插不进嘴去。然而事件的发起人却没有发现周围的情况,从组织纪律性到个人品德,将薛云楚骂了个狗血喷头,但面前这个家伙竟然一点脸红都没有,就那么看着她,毫无疑问这更刺激了她的发展。直到一个声音传来。
“小静,在那儿干什么了,回来了,该睡觉了”杨静怡的母亲远远听到女儿的声音,还看到很多人在围观,心里不禁着急的喊道。
“啊”杨静怡这才反应过来,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上了一大堆人,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都被别人看了去,不由地心慌起来。不过看到面无表情的薛云楚,一阵无名火又上来了,这个混蛋竟然不提醒自己,这不是存心让我出丑么。

越看越觉得这张脸可恶,她不由地甩了一巴掌过去,虽知薛云楚一直在留意她的动作,微微一仰身,避了过去。

“呜”杨静怡哭了出来,“妈妈,这个家伙欺负我。”边哭着,便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杨静怡的母亲担心地看着女儿,跟了上去,临走还不忘看看了站在那里的薛云楚一眼。

主角都走了,随着薛云楚将房门关上,围观的人们慢慢地散去了。
杨静怡奔回自己的房间,把被子捂上了头,虽然当时骂得痛快,想到自己像个泼妇一样被人看了半天,她简直觉得没脸见人了,自然将造成这一切后果的原因都归到薛云楚的身上。本来就是吗,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家伙,自己怎么会那么激动,不行了,没脸见人了,明天就让爸爸买回城的票,杨静怡想着想着,连旁边爸妈的声音也没听见,就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抱着明早回家念头还有刚被她骂过的自私没有组织性和纪律性的薛云楚。不过恐怕她根本不会想到这时的薛云楚已经不能再用那些形容词了,因为现在他已经不再属于人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