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初见人类社会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初见人类社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薛云楚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除了他自己恐怕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当天,他由于迷路而在山里耽误了很多时间,等到他找到正确的路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然而当他走到距离基地还有一个多小时路程的时候,却看到了这辈子没有见过的景象。一条10多米长的粗大蟒蛇就盘在路旁的老树上。
如果是一般的蟒蛇,他或许有可能逃生;但是这条却不是。0421正在操控这条蟒蛇,短短的两天内,他两次不惜耗费积攒了数百年的生体能量通过残存的感觉系统来搜寻符合他要求的智能生物。凡是高智能的生物,其脑波的频率均有一定的范围。但是非常微弱,如果不是通过雷达似的扫描,0421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陆续找到人类的存在。而生体能量一旦消耗殆尽,他只能再次进入休眠状态。0421之所以要冒着休眠的危险这样做,完全是发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先不说宿主本体的寿命已经快到尽头,从昨天两个人的脑中得到的信息也是让他下定决心的原因。偷猎者的猖獗已经威胁到了本体的安全,通过他们的资料,得知像本体这种生物,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可以卖到大价钱的猎物。无论是蟒蛇胆,蟒蛇皮,还有蛇骨,都是被高价收购的,甚至这样一条活体,也可以整条的卖给专门收购的人。(狂蟒之灾1就反映了这个现实)而凭借他现在残存的系统还有所剩不多的生体能量,根本无法对抗手持火药武器的人类。正是这一点,他才要找一个人类作宿主,这样就不会那么容易遭到同类的攻击。(生体能量——0421体内通过能量转换系统将普通的生物体吸收的物质中的能量转换成的类似生物电流一类的能量形式,拥有着攻击,防御,麻痹等多种用途。但缺少了武器系统的0421只能使用一些基本功能)

当见到这条蟒蛇的时候,薛云楚已经给吓呆了,毕竟他才16岁,尽管平时颇可以自立,但此刻的情形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再次耗费了一些生体能量后将目标生物麻痹后,便拖着对方到自己的巢穴里。在无人干扰的情况,寄宿的转移过程很快就完成了,前后还没用到1个小时,这也是设计初就决定的,不然慢吞吞地进行半天程序,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可怜的薛同学在没有痛苦中就被万恶的外星生物侵占了身体,走上了一条未知的道路。

0421顺利吸收了对方的记忆,得知了他的名字和其他信息,本来产生意识之后就对自己只有一个数字代号很不满意的他决定采用宿主的名字,既方便融入这个社会,也代表着自己的新生。(因此下面的叙述就用薛云楚的名字代替0421这个编号)



第二天,被薛云楚意外失踪而耽误了一天的游客们本来要说他几句,却没有想到接到导游的通知,那个男孩一早就退了社买了回家的火车票,现在正赶往附近的火车站。听到这个消息,众人意外地没有说些什么,只觉得一场普通的旅游添加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上了回东海市的火车,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背包,无聊地看了看外面的景色,薛云楚就等着回家了。

  通过连接宿主的感觉器官,可以接受他能感知的一切,为了将来更好地在这个社会潜伏,他有必要好好了解这个社会的东西。
  人很多,这是他的第一感觉。各种不同的人,不同的外表和服饰,操着不同的语言,带着不同的口气,有的大声在招呼朋友,有的在和旁边的人小声说着。
  薛云楚对这些无动于衷,连旁边坐下一个人也没有注意,只是看了看自己放包的头顶,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窗外。一望无际的绿色绵延到天边。
  “让让,都让让”一个高分贝的吼声让他转过头来。
  车厢入口挤进来一个身高体胖的中年男子,一手推着前面的人,一手用手帕擦着汗。全身上下一身名牌,腰际鼓鼓囊囊的。
  “真倒霉,连个卧铺票都买不到”他都囔着,然后对着硬座票,“起来了,起来了,这座0421的”他对着一个仰躺在两个座位上的一个青年人道。
  青年人明显是困了想睡一觉,见人来了连忙起来靠窗做好。中年人不客气地一P股坐下去,挤占了多半个座位。

  发生了这件小插曲,稍显安静的车厢内再次沸腾起来。
  这时窗外下起了蒙蒙浓浓的小雨,天地间扬起一阵雾色。
  火车还有几分钟就要启动,这时车厢入口又挤过来一个人。披着雨衣,浑身是水,脸皱皱的,饱经风霜。让人看后就觉得是朴实的乡下老农。

 看来他没买到硬座票,只好找个空地站着了。不过显然和他一样遭遇的人也很多,多数座位旁都没空地。
  好不容易瞅到中年人旁边还有个能放开脚的位子,他一边挤,一边说着“对不起”。
  中年人还没注意,旁边多了个人,回头一看,一个乡下老农靠着自己坐下了。
 
  老农估计是赶路累了,也没脱雨衣,直接垫在P股下坐在空地上了。
  “ 老家伙,坐那儿不好,偏偏坐到这儿,弄得一地水”中年人抱怨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农憨憨地笑着,然后离开他一段距离。
  这时有人插上了嘴,“老大爷,赶这趟车干啥去啊?”
   老农答道,“去看俺闺女去,就在上海”
  “你闺女在上海做啥了?工作了?”
  “还在上学了,大学”
  “那所阿”

“上海理大”老农憨厚地笑了笑道。
  “奥,那也是所名校啊,老叔以后有福了”搭腔的人恭维了几句。
  火车缓缓地启动了。在汽笛的鸣叫声中,两线的景物慢慢往后退去。
   随着火车行驶,车厢里人多数开始打起了盹。中年人和老汉也不例外,闭上了眼睛开始养神。
  短短数个小时过去,车厢里响起了轻柔的声音,“尊敬的旅客朋友们,前方到站金扬。金扬市近年来……”
 这时老汉站起身来,呐呐地道:“让让,俺去上个厕所”
 刚刚搭腔的人睁开眼睛,侧侧身,道:“得赶快点,到站就关厕所门了”
  “晓得”老汉挤过去,向着厕所方向走去。 那人看了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让人稍微有些奇怪的是老汉去了一趟后就再没过来,直到火车再次启动。不过也没人说些什么,大概是在别的地方找到座位了。这是常情。
   火车又前行了 1个多小时后,那个打盹的中年人起身,估计是想如厕了。不过他一摸腰包,脸上露出几滴汗来,口里说着:“怎么不见了”,俯身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裤子的口袋出被划了一道细长的缝。不好,他第一反应是遇贼了。
  “乘警呢,乘警了?”他大声叫着,惊醒了许多小寐的乘客,一个个都转头望向他。
  “怎么了怎么了,你有什么事么”一个来回巡逻的乘警正好经过这间车厢,停下了脚步。
  “钱包丢了,刚上车还在身上”中年人神色明显慌张起来,用手帕不住地擦着汗。
  “这么不小心”乘警跟了句,“什么时候发现丢的”
  “就刚刚”中年人说道。
  “你们附近有人注意到什么情况么”乘警对着周围的几个乘客。
  “没有,刚才我们一直在打扑克了”说这话的是中年人背后的四个人。
  “你们了?”乘警拿出笔来在一个记录本上记着,“有没有特别的人经过你们这儿”
  “特别的人,”一个人皱着眉头,“奥,刚才是有个穿雨衣的老头,看起来是有些奇怪的”
    “老头?知道名字么他在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不清楚”那人答道。
  “那你先在这里等着,0421到乘务室看看有人见过没有”乘警说了句,然后走向车头。
   
   中年人没有办法,只好看看周围。

   过了不过久,乘警回来了,问道:“丢东西的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感情才想起来失主的名字还不知道,“方大庆”中年人回道。
 
   “都丢了什么东西?”
   “4000多现金还有两张牡丹卡,一串钥匙,身份证,身份证号是3708821934245,名字方大庆”中年人老实的回答道。

   “那你看是不是这个包”,说着乘警将一个皮夹子递过来,“刚有人在厕所里发现这个,看来是被人扔在那儿了”
    “没错,除了现金没了,其他的都在”中年人稍微松了口气。
    “那过来署上你的名字,还有家庭住址,联系方式”乘警把笔和本子递给他。
    “好。” 
   “就这样,如果有进一步消息会通知你的”乘警说了一句然后就忙去了。
    中年人垂头丧气的坐在那儿,好在大部分东西还在,看来小偷还有些良心,没用的东西没给乱丢。
    刚刚喧闹的车厢一阵子是平静不下来了,人们纷纷议论着,几个热心点的人还安慰了中年人几句。
   薛云楚早就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估计小偷早就下了火车,再说只有丢的现金,最有嫌疑的自然是刚刚坐在他旁边,现在不见的老农。不过想想也知道对方已经下了车。这么明显的目标不可能还呆在车上。
 只是对他的手法还有些好奇,行窃的人虽然不少,不过 多数人在火车上还是比较少碰到的毕竟在火车上警备还是要严的多,这点和公共汽车上有很大区别。
 毕竟不关自己的事情,薛云楚看看自己的行李还好好的放在那儿,不过刚刚发生盗窃,他也小心了许多,不像开始一样只盯着窗外了。
 

 大多数乘客只是在议论小偷的可恶和风气的败坏,只有一个人将这一偷窃的过程全部看在了眼里。

  说起来很巧,当那名伪装的很好的人在偷窃的时候,薛云楚的目光正好转向了他。如果还是原来的薛云楚,对于这些事情明显是个外行的他,肯定没法看破对方的手法。
  不过同样的景象在0421这儿的处理却得到不同的结果:很显然,当时,对方的雨衣完美的掩盖了这一切,不过在出手的瞬间还是被0421从景象里捕捉到。果然是出人意料地敏捷和灵活。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划破妨碍取出目标物,整个过程不到0.5秒,除非有心人的注意,不然没有人可以发现的到。
偷窃,一种重新分配的不合法方式。薛云楚在调用了数据库后对刚刚发生的事件下了一个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