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开学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开学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火车飞快行驶的数十个小时中,薛云楚为自己的下一步行动做好了完整的计划。自然,作为好不容易得来的生命,他比谁都要珍惜。机器人意识产生之困难,是平常人很难想象的。智能并不等于意识,也只有像类似0421这种经常在智慧生物群落里生存的智能,才有可能突破单纯的运算,这还是在接受了大量信息处理后的结果。普通的智能机器永远只能是工具,死板的输入输出。现在人们通常所说的人工智能,离意识的产生还有非常之大的距离,只能说是对人类行为的一种低级模仿而已。以0421本身设计的高度复杂和先进,还要经过数次任务,长达数百年的时间内才产生足够引发意识的条件。不同于人类和其他自然高智慧生命,他们得天独厚,作为先天的智能生物,DNA赋予了他们复杂的生理结构,在短短数年间就能产生自我意识,往往如此,对于生命意识的看重,他们根本无法与0421相比。基于保存意识这个目标,可以说它可以做出任何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如果有人对他说,如果牺牲你自己的话,可以避免什么损失的话,这应该是他觉得最好笑的笑话。
 基于这个最根本的目的,第一步需要更好的隐藏保护自己,以免遭到现在所处的这个人类社会的敌视和伤害;第二步就要考虑到这个人类社会全体的生存周期,为了避免下一批帝国毁灭者的侵袭,尽量的发展出自己的一批保护势力是必需的;这上面的一切实现的保证就是资源和技术。通过对这些人的分析,首先要积累起足够的资金,这样无论是本身宿主的安全,还是长远的考虑,都是前提。相比于普通人类来说,他有一点优势就是,在寄宿的过程中,为了不在普通的意外中让宿主遭受到生命的危险以至于影响到本体,不惜耗费了1/3的生体能量对宿主的身体作了改进和加强,。当然刀枪不入是不可能的,他没有那么多可供消耗的生体能量,剩下的还要用在更多的地方。只能让宿主拥有更强的生命力和恢复力,以及对普通毒素的抵抗性,一般的伤害可以更快的恢复。
 做好了这一切规划,薛云楚暂停了运算,以节约好不容易积累下的生体能量。平时的宿主活动,消耗的只是普通的生物能,一旦要涉及到0421本体的功能,就要消耗转换来的生体能量。也因此他不可能完全依靠本体的强大功能在人类社会里活动,只有在关键的时候才可以调用本体功能。当然只是普通的查用数据库的资料是不怎么消耗得,但是复杂的运算存储吸收就要花费一些了。像规划这种关系到本体生命的问题自然不能含糊,大体的目标定了,以后具体的细节还要因时而易。在机器人的概念里,没有熬时间这个词。只保持着最低限度的信息接受。
 火车在经过一昼夜的行驶,薛云楚终于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东海市。东海市位于江苏,这几年的发展也是迅速得很。
 下了火车,等到一路公交车,到了站,又走了一段路,进入一个居民区,上楼,开锁。最后倒在沙发上。空旷的屋子里冷清清的。
  通过记忆吸收,薛云楚得知原来的宿主很早就父母离异,当时他们父母一辈的年轻人就不怎么想要孩子,在一次意外中,他的母亲怀了孕,本来是要打掉的,无奈婆婆也就是薛云楚的新生奶奶坚决不同意,等孩子生下来,忙于自己工作的两人直接把孩子扔给了他的奶奶,直到两人离婚,没有一个提起要孩子的事情,因此薛云楚从一出生就全由奶奶养大。
  今年刚刚中考完,已经年近90的老太太过世了。虽然没有成为孤儿,不过要按照时兴的说法,比孤儿更惨,明明有父母,却没有与之对应的爱,仅仅每月寄来的抚养费和赡养金才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这也让他形成了孤僻的性格,也就有了远途旅行的行动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对于父母目前的具体情况,他一无所知,同样他们对他现在如何也没什么了解,也许当他们寻找继承人的时候才有可能想起还有这么个儿子。


  一边翻看着宿主原来的资料,薛云楚不禁感慨,就算以自己以往的资料来看,这个宿主的身世也可以归纳到凄凉一类了。不过这样更好,本来还有些担心会不会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宿主的社会关系如此简单,被人发现的几率已经大大降低了。

 
 几天的时间飞速过去,薛云楚也到了开学的时候。这几天来,他除了适应社会的必要行动外,那些吸收来得人类知识早被消化掉了,学校,另外一个接触人类社会的窗口 ,他决定要好好看看。
  九月一号,大部分中学开学的日子。这天天气还算好,薛云楚带着自己的通知书还有书包等必要的东西(书还没有发下来)来到了东海一中——东海市第一中学,也是一贯的重点中学,本科升学率55%,算上这几年不断的扩招,师资力量在全国排起来,不能算很好,但也不差了。
 人头涌动,交费,查看自己的班级,然后找教室,并不复杂的流程也因为众多的人流变得繁复无比。
 
 上午8点多就开始排队,一直到近中午才办好一切手续。在学校食堂吃了饭,虽然食堂的饭菜可以说是相当难吃,不过对于薛云楚来说,摄取足够用来转化生体能量的物质才是第一位的,以至于吃掉了3个人的分量。旁边许多第一次吃这里食堂的饭菜的同学们暗暗吃惊,心想难道这里的菜真得很好吃,不对,看看旁边其他人也是吃了一点点就下不了嘴了,看来这个家伙一定出身不好,这么难吃的菜也当成美味了。一时间,周围颇有几束怜悯的目光看向薛同学。薛云楚虽然感觉到了,倒也不以为意,反正他知道这个社会的规则,只要不作出什么影响别人的事情,别人是没有理由干涉的。
 教学楼前贴了一张红榜,找到自己的名字,在高一四班。然后是分配宿舍,8个人一间,相当狭小了。不过他倒无所谓,正好可以更方便的接触这些人类的生活。
 算了,他想着,最多14天,高中军训并不长,好过得很。
 晚上,班主任来了通知,让所有同学到教室开一个见面会议。班主任姓赵,是一个年纪很轻,大概有25岁左右的男子,听说是华师大毕业,师范类的名校出身。
 
  薛云楚走到教室口,正好碰到他。班主任叫住了他,“是薛云楚同学吗,来的挺早,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赵老师,未来3年好好相处吧。”
 “赵老师好,”薛云楚知道自己的成绩在这个班里是第一名,因此对班主任认出自己来没有感到惊讶。
 跟在班主任身后走进教室,找到座位坐了下来,这时候已经有不少同学陆续过来,都一一和赵老师见过。
薛云楚翻看顺身带着的一本社会科学书,没有注意到旁边来了一个同学。而这个同学恰好是薛云楚异变后在这个社会认识的第一个人。
事情总是很巧,今天本来是杨静怡怀着新奇的心情来到这个班级,对崭新的高中生活充满了期待。虽知当她踏入这个教室,一眼就看到里面还坐着一个认识的人。
本来在新的地方碰到认识的人是很令人愉快的事情,可是如果这个人是个见过一次还和自己吵过架,让自己出过丑的人的话,那就如同吃了一只苍蝇一样。
只是她根本没有想过对方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这个事实,但是吵架的起因已经让她忽略掉了这个事实,本来薛云楚就有说不过去的地方,还让她在众人面前不自觉地出丑,这让新来的女高中生怎么能不记恨他。

“你好,”冰冷的语气没有一点问好的意思,杨静怡没有和那些女生坐在一起,朝正在看书的薛云楚打了个招呼,看看他是不是还记得自己。
薛云楚抬起头来,放下书,看到一个冷冰冰的女生在向自己问好,点了点头,“你也好”然后又拿起了书。
杨静怡差点没被气的一佛出天,这种待遇还是第一次碰到,本来还以为他会认出自己,然后为那天发生的事情道歉,自己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就算完了。可是对方这种明摆着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做法让她无法忍受,要不是看着新生入学,自己不愿意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说不得又要和这个家伙吵上一架。
“好,好,我的确很好”她压低了声音不想让对方听到,一边起身到了那些女生聚拢的地方,和她们若无其事地谈了起来。
这个倒不是薛云楚故意如此,他倒是记起了对方,不过看对方的脸色明显不好,不愿意找麻烦的他自然采取了冷处理这种方式。自然他知道根据自己以往在那些社会积累下的经验,对女人只要说上几句好话,大部分不愉快的事情都能解决。不过显然这个女人是第一个看到寄宿后的自己,为了不加深她的印象,自然不愿意多说话防止引起对方对当时的怀疑。事实上这一步他的确做对了,现在的杨静怡对他现在无礼的举动耿耿于怀,反而忘记了第一次具体见面的情景。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班主任看看人差不多齐了,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静静。原本喧闹的教室慢慢地静下来。
 “咳”赵老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今天是我们这个班级同学第一次见面,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没什么变动地话,大家将和我一起度过高中3年,我是很高兴能来带这个班级,相信大家也有同样的心情。我们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3年后的今天都能做到自己向往的大学的教室里,所以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大家要一起努力。”
  做了个开场白,赵老师在黑板上写下“赵成”这两个字,“好了,这就是我的名字,我在2楼的教师办公室英语组,同时也带你们这个班的英语课。无论大家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碰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除了周末,一般就在办公室和教师青年宿舍。”然后他又写了自己的电话。
  接下来就是普通的同学自我介绍了,大家做了互相的简单了解。书虽然还没发下来,不过赵成先将同学们的座位排好。当然了,和初中 小学的固定座位不同,除了同座不变外,座位是按照“S”型来变化,每周从最左排开始向前移动一个位次,同样的后面的就要跟进,靠右一排就要后退一个位次,依次构成一个蛇头接蛇尾的顺序。

 接着赵老师看看大家,位子基本上安排好了,便说道:“大家刚从各个中学里来到这个班级里,也许有些同学相互间认识,不过大部分同学还可能不够熟悉,下面我们这个班干部的选拔。如果有哪些同学愿意主动为班集体作贡献,可以起来竞选;一共有班长,副班长兼团支书,学习委员,劳动委员也叫卫生委员,体育委员,宣传委员这六个职位;另外还有课代表,不过就不属于班干部了,那个就由各位任课教师来指定了。”说到这,他顿了顿,下面很静,接着道,“当然了,做这些干部工作平时可能会耽误一些大家的时间,不过了,如果有哪些同学工作突出的话,可以被学校推荐为省市一级的优秀干部,在高考中也能获得一定的加分奖励,大概是10到30分之间吧,历年都有范例的。市优干10分,省优干和省三好均是20分”
 听到这里平静的班里才开始有了一丝骚动,时代不同了,再喊无私奉献的话已经无法调动人的积极性了,赵成无奈地摇了摇头,当年他们可没有这些优惠条件还不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现在的孩子被影响的利害,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了:好处就是更容易适应这个社会,不过看到这么幼稚的脸上却有着一颗功利的心总觉得不是个味道。
 很快不少同学开始报名竞选,毕竟有着看得见的好处,大家都不是傻瓜,高考多一分就有可能是本科和专科的差别。不过还是有些同学有自知之名,就算当上班干部,工作如果没做好,成绩也耽误的话,那更砸了,更何况能评为省市优干的也只有少数几个人而已。
  薛云楚自认为不需要这些额外的附加分,也就没有去上面竞选。他现在的时间也是相当宝贵,需要大量收集这个社会的各种资料。
  竞选的内容没有多少意思,无非是说些好好为同学们服务,认真为班集体作贡献之类。不过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这里面还真的有几个确实是抱着认真负责为班集体服务的精神上来的,这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能力,凭借他以前的资料,分析一下这些人的表情,动作,语言,就能够很轻易地得出。才16、7岁的孩子,还没有那些成年人太多的虚伪和掩护。这几个人之中就包括上台的杨静怡,她竞选的是学习委员。话是这样说的:
 “大家好,首先能够和诸位同学在这个班集体里一起度过高中的3年我真地感到非常开心;大家每一个人都是付出了辛苦的努力才来到东海一中这所重点中学;我想大家和我一样,现在学习的目的不仅是掌握更多的知识,最直接的目的还是考上自己理想中的大学。我的成绩不是班里的最好的,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大家互相学习,认真交流,凭借我们整个班集体的智慧,我认为每一个人都可以考上自己理想中的学校。谢谢大家”
  话虽然没有什么精彩之处,可是正如薛云楚能感受到的一样,其他人一样感觉到这里面的真情实感。赵成边听一边不住点头,好,这个班集体开始有了一丝凝聚力了,这可是好的开始。最终,杨静怡成了第一个全票通过的班干部,如果不是考虑到她的能力问题,赵成有心将她提为班干部。
 
  其他的班干部也已经选出来,虽然票数多少不一,但各有优势。班长陈林,身高1米84,脸色黝黑,也是一个抱着真心为班集体服务的人。副班长兼团支书是个女生,叫董芳,成绩全班第二;劳动委员也是个大个子,梁成,身高1米80一看就是个实在人,同学们的眼光还是相当亮的。宣传委员自然也是个女生,杨晓方,相当活泼的一个人,不好听的话就是自来熟。体育委员谢非,身高1。86 ,和前面两个是本班三大高度,为人有些冷漠。
  看到班干部已经选拔完毕, 赵成上台又说了几句,“班干部选拔就到这里,因为大家目前并不是很熟,因此了,第一次期中考试后,我们会再进行一次选拔,当然了刚才选出的同学大家认可的话,自然是继续干;这也是公平起见,好了,下面的时间,班长,劳动委员和体育委员你们三个大个子叫上几个人和我一起去教务处领新书,下面的同学在其他班干部带领下打扫一下教室,新书发完后,再分一下小组。”
  可以看出,赵成作为一个第一次担任班主任的新界大学生,做的虽然有些地方还有些不妥,但总的来说还是中规中距。薛云楚给出自己的评价。
  发完新书,然后划分了小组作为平时学习和劳动的小单位。全班一共55个人,分了7个组,最后一组少一个人,不过大家都没有什么计较。
  一个晚上很快在同学们的互相认识中过去。薛云楚的同座是一个个子不高但很结实的男生叫孙元。人开朗的很,很快就和四围的同学的混熟了,成绩还算可以,在全班55个人占34名。
  都是高中生,彼此间除了学习上的竞争外,没有多少纠葛的心思,因此还是比较好相处的。事实上,那些让人一看就很讨厌的人是比较少的。大部分还是保持好好相处的态度来到高中的。最起码,薛云楚除了那个一看就不对路的女生,在这个班级里还没发现什么很让人烦的同学。

  有人也问起薛云楚的成绩,中考是3门主课加上一门体育成绩还有史地生化:语文数学120分的卷子,英语100,历史,地理,化学,生物全部是50。体育也是50分,主要考3个大项1500米,立定跳远,还有掷铅球。总分590分。他考了554分,在全市里排到第4名,第一名是565左右。
  听到他的分数,不少人都有些吃惊,不过也有几个脸上露出不甘的表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地,一个同学说道:“初中的成绩不算数的,很多初中厉害的,高中就跟不上了,除中学的东西太简单,”

  一旁的杨静怡嘴里嘟囔了一句,“这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她也暗暗吃惊,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个绣花枕头,难怪那么高傲,自己比他少了30多分,那还比录取线高出30分来。不过她也从这个时刻下定决心,一定要超过这个家伙,还要好好和同学相处,让他知道就算学习好也不是一切。
  薛云楚听后也是笑笑,没有搭腔,高中的东西他早就看过了,的确要比初中的难得多。两者不是一个层次的知识体系。不过对于他这个异类来说,这些普通的知识又怎么能难得到他,单凭宿主本身的条件,这些知识也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