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球场风波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球场风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被这段时间紧张的突击弄得有些疲惫的孙元决定放松自己,学习之道,一张一驰也,这从同桌那儿听到的一句话成了他给自己找的最好借口。
下午吃过饭,休息了会,看看天色虽然有些暗,但足球场上还能看得见。换了球鞋球衣,他决定要好好的踢一场。

和国内许多学校一样,其实应该是绝大多数学校,身为省级重点中学的东海一中,其球门也是没有网的。不是没有网,只有正规比赛的时候,才会安置上球网。平时是没有的。

 孙元只觉得,节奏太慢了。想想也知道,一个大脚射门,没进还有可能被后卫逮住,进了守门员就得跑老远才能检回来重开。偏偏为了突出足球的重要性,其实是一年之中这里会举办几次市里重要的足球比赛,将足球场安放在了体育场的最中心,这样尽管体育场本身有护栏,不用担心足球会滚到马路上去,也累死了守门员。品德锻没锻炼不知道,不过却真正做到了让每个踢足球的都得到了身体上的锻炼,起码连守门员也没法偷懒。
 
 这次孙元又是一个大脚,这球给得相当正,他射得非常舒服,眼看着守门员不及扑到,穿门而过。
 他正高兴的时候,听到“ 嘭” 一声,然后有人骂骂咧咧地过来了。

 原来一个体育生正在那儿推铅球练习,冷不丁飞来一个足球。本来就非常危险的活动,他手一软,本来要推出去的铅球一沉,铅球出去了,关节差点给扭到。正式上课练习倒也罢了,有教练看着,也不可能出现后面的事情。这是他课外给自己多加的料,正练得起劲,他这个火就大了,你们踢足球也没这个踢法阿,这是想踢死人啊。要知道他这块离足球场还有20多米。
 本来想要骂他们一顿的,捡了足球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帮高一的新生。从校服上看出来的,每个年级都不同。而且来捡球的那个家伙还大大咧咧地说“ 哥们,那是我们的球,”
 谁他妈的跟你是哥们,早窝了一肚子火的体育生爆发了,“ 给你的球,” 一脚就把球冲着那个家伙开了出去。他的力气可不比这些人,要大得多。又快又狠,比刚才吓到他的那记入球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方哪里想得到这节上,本来做好了接球的动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嘭的一声球撞在了肚子上。那个体育生还有些理智,没把球向他脸上踢,要不然准见血。
 即便这样好像被猛的踹了一脚的那个守门员也不好受,捂着肚子半天起不来,球飞在一旁也没去捡。
 足球场再大,发球的时候还是被所有球员盯着的,所以这一幕都被他们看在了眼里,反而孙元刚才的那一脚让对方摔倒除了去捡球的守门员没有几个注意到。进球后,自然极少人在关注足球了,除了要捡球的守门员得注意它飞向那儿。
 也因此,那个守门员向围过来几个明显气愤的球员,摆摆手,说道: “ 没事,没接到”
 “什么没接到,明明那个人故意要拿球踢你,”一个明显和这个守门员很熟的人不服气地说道,“ 什么玩艺,帮捡个球还这样,”
 守门员捂着肚子,也没来得及告诉他们那一幕,觉得不行,说道“ 算了,我没躲开,” 看到对方是个体育生,他也没想和对方多讲道理,想就这么算了。
 殊不知他们围在一起愤愤不平的样子,却更让那个体育生火大了,没人过来道歉也就罢了,还一个个有理似的,你们当你们是谁,学习好就了不起,老子一个打你们八个。
 想着,他向他们走过来,嘴里不干净的骂着,“ 刚才那个没长眼的踢得球,谁,给我出来,差点让老子的手给扭了,老子下星期达不了标你负责阿” 
 
 这下子围在那个守门员身边的人不干了,拿球踢人你还有理啊,眼看着一场斗殴就要进行。
 踢出那一脚的孙元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个混蛋的声音这么熟悉啊,再加上他刚刚好像骂的是我吧。
 孙元从后面赶上来,一对眼,一句话同时从两个人嘴中冒出,“ 是你小子?”
 孙远没想到,小学六年同桌,这个名叫朱能的家伙,上课时拉拢自己一起捣乱,下课后一起揪女生小辫子的家伙又让自己碰上了。一直被教育努力上进的他被这个家伙着实带坏了一段时间。不过还好,初中两人就分开了,没想到他也考到一中来了。
 不对,就凭这个家伙看书三分钟能打呼噜的做法,要考上来比天书还难信,再看对方膀大腰圆的模样,他也猜到是考体育来的。
  两方认识,下面的事情就好解决多了,由孙元这个肇事者向损友道歉,然后损友在其威逼利诱下向他的同学再次道歉,不过损友要其负责其三天的饭食作为受到惊吓的精神损失费。以自己标准衡量的孙元满不在乎的一口答应,结果在对方三倍于自己饭量的事实情况下,他不得不宣布以后一个月内的减肥计划,也由此明白了对方膀大腰圆从何而来。
  两人多年没见,凑在一起自然要好好聊聊,谈论中得知损友朱能初二时就改练了体育,并当年因为成绩出色被一中的体育老师在一次市级体育比赛中选中,破格录取到一中,现在成了他的学长。
 听到对方竟然凭文化课考到了一种,朱能也瞪大了牛眼,似乎对自己没有祸害对方到底感到遗憾,拍了拍他的头,“ 哎,我苦命的孩,一定被那些考试快给逼得发疯了吧,难怪要踢个球还要用那么大力气,没事,以后这个学校里,就由你朱大哥罩着你了,遇到什么事,只要别惹到社会里的人,报上我的名字,那些体育生们还会给几分面子的。”
 “滚” 虽然两人多年没见,说话还是和以往一样不客气,“ 我还比你大三天,要说也得是朱大弟才对”
 
 “算了” 知道自己争不过对方,实际上是两人的出生年月在学校纪录里明摆着,小学的时候不明白,还以为对方不清楚,和他争了六年多,“ 不过现在我是高二,怎么着按照大家的说法,也是学长吧,对不,学弟”朱能得意地一摆头道。
 “朱……学长,” 孙元假装恭敬地说,特意拉长了声音。
  
  朱能连忙说道,“ 别,你别再喊了,再喊,别人还以为你对着头猪喊学长了,我可不想被你骂” 
   
  “知道就好,老实交待你现在的情况,还是不是处男,有没有把过MM……”孙元压低了声音,谈起男人们关心的话题。
 
“这个,”朱能竟然罕见的扭捏起来,让孙元大呕不已。
“坦白从宽,抗拒——三天的猪食取消!”孙元义正词严地低声道。
出乎他的预料的是,朱能换上了一幅悲痛的样子,孙元马上在心里yy出一幅好友因为成绩差被那些女生取笑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模样来,正要安慰对方的同时,却听到了下面的话。
“哎,我现在明白为什么美国在外面的大兵不是出现强奸,就是猥亵的时候,我们的军队,却一直保持纯洁的革命作风呢?”
“啥?”差点没被对方这句感慨憋死的孙远大惊,难道三年不见,真该刮目相看,猪脑子里也能想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根据我本人的沉痛经历,当你肉体上受到沉痛的打击时,你精神上的需要会被减弱到最低。” 一句极富哲理的话,让孙元马上认为对方果然变了。
然而接下来的话又让他马上认为自己刚才这种想法才是猪脑子里想出来的。

“想当初,我本来看上了一个小MM,为了能在她面前有拿得出手的东西,我决定投身到伟大的体育事业当中;然而在教练日复一日的责打,摧残下,一朵还未绽放的爱情小花凋谢了。”
 
 我靠,什么爱情小花,教练的责打,摧残,不清楚的人还以为是棒打鸳鸯。不用说,肯定是每天要命的训练,累的他把人家小女生给抛在脑后了。孙元不是没看过他们学校里体育生训练,5点不到就得集合,长跑,各种大剂量的锻炼,一般人是坚持不下去的。
  一问,果然如此,每天忙于训练的他哪有那个时间再去送点小花,递个纸条什么的。不过也正因为他把时间都用到了平时的训练上,这从今天他给自己加料能看出一斑,他的成绩在全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他现在最厉害的是推铅球,其他的几项也不差,据他说只有一个高三的叫赵文亮的明显比他强。那个已经通过国家一级的测试,也正是他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