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地震(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地震(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路上,虽然第一次乘坐飞机这种人类的交通工具,不过他没有什么担心。反而在他下了飞机之后,心里却隐约得起了一丝焦虑。
这种情绪以前没有出现过,除非,薛云楚在自我分析着,按照正常逻辑推理,这一次仅仅是一场平常的国际赛事,自己也没有什么对头,更没有什么预测的能力,怎么会出现这种情绪。
国家队的张领队有过多次带队经验,看到一个学生正在东张西望,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别担心,这儿虽然不是咱们国家,不过照平时的发挥来就行,我国的数学奥林匹克成绩从来都是第一流的。”
薛云楚清楚对方的好意,点点头,但心里的焦虑却越来越大。
张领队对他们这几个人都抱有重望,认为可以全部有拿金牌的实力,起码有三个人一定可以拿到金牌,根据平时的成绩来看,刚刚这个学生就属于其中一个,自然他不能让他们在情绪上起什么波动。而且与其他学生不同,他没有经过专门的奥数培训,而是在全国奥林匹克竞赛中选拔出的,而其他5人无不是从小学就进入专门的奥数培训班学习。
主办方将他们带到事先预定好的酒店。几名对此地风景比较好奇的学生在老师带领下出去逛,薛云楚没有随他们一起去,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思考刚刚碰到的问题。
国奥要考试多天,每天3题,4个小时,非常考验学生的身体和心理素质。

尽管心里不安,薛云楚还是每天安静地做完题。直到最后一天的时候,情况出现变化。开考刚刚半个小时,就有一种逃离此地的冲动,这让他来到这个星球后第一次真正产生了恐慌。
如果不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候,体内是不会产生这种报警的。再无犹豫,他启动了还在修复中的感觉系统。
系统一启动,他便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在短短数分钟的扫描中,这个地区的地下岩层竟然发生了数十次震动。
若仅仅是平常的震动还没多少问题,问题是分析结果显示在附近有一个巨大的震源,根据传来的地震波显示,最迟10分钟后,将有一次震源的集中爆发。
再不迟疑,薛云楚对还没做完的卷子一眼也没看,走出了教室。
考场里的学生吃惊的看见一个中国学生猛地站起身来,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正在外面等待的张领队,奇怪地看见自己的一个学生这么早就出来。赶紧上去想要问,对方却绕开自己,直接向楼下跑去。
薛云楚没坐电梯,因为那个会出现问题。还好他们考试的楼层并不高,才4层,数分钟他就下了楼。
张领队担心自己的学生出了什么问题,也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四面建筑物无法顾及到的空旷地带,薛云楚才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自己以往残存的感觉系统还能工作,这次能不能逃过一劫还很难说。

“ 薛同学,你怎么出来了?” 张领队气喘吁吁地跟上来说。

薛云楚看到集训期间对自己颇有照顾的张领队跟过来,不想对方再进入危险的地方,转了个念头,自顾自地说道“ 日本这个国家,卫生条件太好了啊.”
“ 什么?”张领队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打断了他的思考。
一阵强大的波动从脚下传来,毫无防备的张领队跌倒在地,强大的冲击力让其直接昏了过去。
这不过是个开始,薛云楚看看脚下昏过去的张领队,昏过去也好,至少不用直接面对这场未来惨烈的景象。
大楼上传来各种语言的惊叫声,局面一下子混乱起来,不少人从楼里蜂拥地跑出来。

摩天大楼,立交桥,普通的民房,无一逃过这自然的威力。塌落的建筑物砸断了电线,引发了大火。
被誉为安全的冈崎市此刻却陷入了一场灾难之中。
第一次震波过去后,冈崎市面目全非,昔日的旅游名胜,高科技园区,皆化为一片焦土。无数住房燃起大火,连绵不断。各种声音掺杂其中,

不过日本是个地震频发的国家,显然处理经验和措施相当有经验,第一次地震过去,薛云楚就听到远处传来消防车和救护车的声音,在找寻生者,避免大火蔓延。

作为产生意识后第一次亲身感受自然灾难带来的巨大死伤,薛云楚不由地感叹生命脆弱,仅仅是普通的地壳变动,无数宝贵的生命意识便化为尘土。
薛云楚的感知系统还在开着,不仅监视着地震的未来走向,也把一条条哀号挣扎的景象传了回来。
感觉到还会有余震的发生,他没有四处走动,等候救援的到来。
不久后,张领队醒来,发觉周围景观大变的他大惊失色,“ 怎么回事?”他惊慌地问道。
事情不是明摆着的么,薛云楚有些看不起这个成年人,虽然这种景象对于对方来说肯定是第一次碰到。
“ 一场地震,”他淡淡地说道,“ 不过我们还算幸运,没被波及到。”
“ 其他学生了?” 张领队焦急地问道,便向学生们之间考试的大楼看去,然而四分五裂到处坍塌的房间让他瞬间凉了心。

“ 情况不会太好,不过我没看见几个从那个楼里跑出来的”薛云楚平静地道,指了指那边聚拢在那边的一群人,他们也是刚刚从大楼里钻出来一个个狼狈不堪。薛云楚所在的地方离大楼已经有近百米,一时之间还没人跑到这里来。
张领队急忙跑过去,连薛云楚后面提醒的话也没听见。
“ 方明,其他同学怎么样?”张领队发现一个浑身涂满灰尘,身上几道擦伤的学生,连忙问道。
“ 不知道,我靠近门口,发现地震的时候就往外冲,”方明惊恐不已地道,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脱离出来。
说起来也是方明幸运,地震的时候直接往外面冲,是非常危险的,处在高楼上,时间上就来不及,何况还有可能被倒塌的建筑砸到。
“ 不好,我得进去找他们”张领队望望崩裂的楼房,就想把他的学生救出来。
说着,心急的张领队就要进到楼房里面。
这时一个中年人制止了他,“ 不行,现在很可能会发生余震,你现在进去救人是非常危险的”。
对方的中文说的不是很标准,同样是一位领队的老师。
“ 那怎么办,等救援队伍来,那些学生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到”张领队急道。
中年人无奈地道,“ 没有办法,我们目前只能等待。”

“ 不行,他们根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张领队说着还想往里面冲,结果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拉住。
原来是薛云楚跟过来,摇了摇头,“ 老师,冷静点,这样根本进不去,里面的通道肯定被堵住了。而且余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张领队一震,慢慢蹲下身去,抱头痛哭。他能不哭么,来的7个人就他和两名学生现在脱险,其他四人生死未卜,回去如何向他们的父母交待?这些为国争光的学子们却无声息地倒在异国的灾难下。

八个小时后,救援队伍才赶来。这期间发生了几次余震,证明了中年人说法的正确,也给四分五裂的大楼增添了不少伤疤。
当营救工作展开,才知道这里的工作非常复杂。被埋在沙石和钢筋下的人要一个个扒出来,即便有起重机和各种工具辅助,为了避免误伤,进展也非常缓慢。
等到一个个生还者被救出,已经是深夜。张领队非常悲痛地发现,除了薛云楚和方明,其他四人都葬身在了大楼中,而他们无一不是在惊慌跑动中被倒下的柱子或墙壁砸到。

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这些来参赛的生还人员和主办人员挤在一起,有的在默默哭泣,有的面无表情,还有因为伤痛而呻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