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地震(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地震(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薛云楚有些烦躁地站起来,向外面燃着大火的城市走去。

时值午夜,刚才薛云楚查看自己的数据记录,竟然发现自己刚刚经过一场梦境。

在梦里,他骑着自己的自行车,车上还带了一个人。这一幕和一年半前的那个深夜的一幕如此相似。然而不同的车子上坐的却是一个女人,而且带着她,他竟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没想到抹去意识的家伙还能残留下这种影响,薛云楚感觉到应该和今天对危险的恐惧有关。下意识的搜索中,他听见远方传来一阵呼救声。
出于莫名的原因,他向救声传来的方向跑去。也许是为了压制体内的情绪,总之平时这种他不屑去做的事情,今天却做了。

走到不远处,才发现是三个日本的流浪童党正意图侵犯一个刚刚从塌陷的房子里爬出来的女生。显然那个女生身上没穿什么外衣,也许这点引起了童党们的觊觎。

“ 良夫,去看看什么人”一个状似老大的家伙操着一把难听的日语说道。
“ 哈伊”一个瘦小的多的家伙讨好似的点头,然后冲着薛云楚这边跑来,想要拦住对方。
薛云楚一晃身,避过这个家伙,来到受害者的旁边。
原来是个中国留学生,不同的人种他都有数据记录可以区别。对方脸上还挂着几滴泪,身上只有可怜的几块布可以遮身。
老大见矮个子把对方放了过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傲慢地道,“ 小子,这里没你的事情,识相的滚开。”
这还是他看见对方人高马大,真打起来,自己三人今天这顿美食就泡汤了。
“ 放了她,你们走” 薛云楚用简短的日语命令道,这时候他不想惹出什么事来。
小个子在老大面前耳语了几句,老大的眼光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
他们的对话没逃过薛云楚的耳朵,原来小个子说的话是“ 这个家伙是个中国人,不如把他打晕了,往附近的火灾区里一扔”
原来这三个家伙是一个右翼团体的成员,平时以欺负附近的中国商铺和中国人为乐,这名留学生他们也留意很久,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直到这次地震,刚逃过一劫的他们就要来趁火打劫看看能捞到什么,不巧正好碰见刚爬出来的留学生。
“ 好吧,看在这位先生的面上,今天就放了你”老大一边说着,一边放开那个女学生,然后装做不经意地从薛云楚身边经过。

三人一左一右,老大在中间的样子向薛云楚身后的巷子口走去,看似要出去。
看到对方的眼神转向了倒在地上的留学生,老大使了个眼色。其余两人就扑向对方,准备抱住对方的手和腿。
薛云楚却早有防备,待到两人扑近,飞快地踢出两腿,两个家伙倒飞着撞倒巷子墙上,久久没发出声音。
对方老大一愣,转身就要跑。惊慌间,一只有力的手卡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生生地提到半空。

“ 饶命,饶……”老大还没说完,脖子发出“ 嘎吱”一声,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一不做,二不休 ,他分别提着三人,扔到了附近还在蔓延的大火中,熊熊的烈火很快吞噬了不久前还在作恶的生灵。

做完这一切,薛云楚觉得舒服了许多,烦躁的情绪消散了大半,在走出巷子口的时候,他回头看看还在昏迷中留学生,冷冷地道,“ 如果不想再被火烧死,最好现在就爬起来”
刚刚还在昏迷的女生马上站了起来,抱着胸,低着头,口里说着“ 谢谢”
看看对方还在发抖的身体,薛云楚感觉一时之间没有余震的可能,飞快地从附近倒塌的屋子里找到两件女子服饰,扔给对方。
感觉对方没有要灭口的意思,女生胆子大了些,抬头看看刚刚瞬间杀掉三个意图侵犯自己的暴徒的人,一眼的感觉,对方非常年轻,面孔却非常平静坚定,一点没把周围蔓延的大火和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的意思。
“ 跟我来”薛云楚对女生说了一句,带着对方向自己的临时帐篷走去。

张领队此时还没有睡,还在被白天发生的事情困扰着。听到帐篷外有人来的声音,起身走出。
“ 张老师,” 薛云楚看见张领队走了过来,指着身后的女生说道,“ 这是我在附近碰到的一个中国留学生,她的住处刚刚起了火,就带她过来了。”
张领队打量对方一眼,勉强打起精神,道“ 都是中国人,异国他乡,碰到这种事,更应该帮助,云楚,你做得很对,我马上跟负责人说一声,让他给这个女孩子加个帐篷。”
那个女生此时倒挺有礼貌,估计看到了其他人,冲淡了刚刚恐怖的经历,“ 张老师好,我叫陈小芸,谢谢您的帮忙。”
一会的功夫,陈小芸的帐篷收拾好了,她并没有急于休息,反而来到张领队和他两个学生的地方。
张领队正和他两个学生谈着天,也是为了不在孩子们的心中留下什么创痛和可怕的回忆,同时也能驱除一些自己的内疚,虽然这是不可抗力的事件。一场风风光光地比赛却变成了地狱,不是每个人都承受得起。
见到陈小芸进来,张领队起身给她找了个地方坐下,一起聊起今天的事情。
陈小芸进来时,就看见坐在一旁,面色平静的薛云楚,心里不由地一怕,开口道:“ 刚才我心里惊慌,也没有问这位带我来的同学名字,真是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薛云楚望了望她,觉得这个女生胆子还不小,刚刚见过自己处理了三个人渣还敢过来问自己的名字,“ 我叫薛云楚,高二学生,是跟张老师一起来参加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学生。这位是我的同学方明”
方明看见一个漂亮的女生进来,看了好几眼,听到薛云楚介绍自己,忙点点头。
几人就此开始聊起来。薛云楚在一旁不时接过和自己有关的话题,一边观察着对方。
三人忧闷恐惧的心情显然因此放松了不少,虽然仍然脱不了悲伤的脸色,无疑比刚刚要好上很多。

人类这种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都非常脆弱的生物,只有这样的扶持才能更好地走下去。薛云楚想着,即便在这种危难下,还有哪些肮脏地向自己同类出手的家伙,人类也只有互相支持,才能从这场劫难中走出。
  聊过很久后,陈小芸起身告辞,张领队让薛云楚送对方。
 没有几步路,陈小芸进了自己的帐篷,看着要离去的薛云楚,咬咬牙,道“ 你能进来一下么”
薛云楚思考了一秒钟,走进对方的帐篷。

“刚才你杀哪三个家伙的时候,我都看见了”陈小芸低声地道。
 “是么?” 出乎她的预料,对方好像对她的话没有什么反应。
 “你不怕我报警?” 陈小芸试探地道。
 “你会吗?”薛云楚反问道。
 
 “不会” 陈小芸摇摇头。
  不料对方又说出一番让她吃惊的话,“ 即便你报了警又能怎么样,我属于自卫杀人,这个国家里防卫过当的界限是很模糊地,再者现在那三具尸体早就被烧成灰了,在目前这个复杂多事的局面下,你认为岗崎警方会有哪个精力来查三个失踪的流浪者的案子吗?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次地震,死亡和失踪的起码近十万,受伤的数十万,这么繁重的工作下,他们会来关注这样的小案子?”薛云楚淡淡地道,像在说一件完全与他无关的事情。
 确实不会,陈小芸也不是笨蛋,一想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 难道你在下手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些,你是什么人?”
 “这些问题,你最好放在心里,永远别说出来”陈小芸恐惧地看见对方的脸色变了,眼神中露出一种不是人类才有的光芒。
 “我不会说的,无论如何,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陈小芸语无伦次地说道,心里大骂自己有病竟然去问这种问题。
 “现在才想起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薛云楚脸上露出奇异的表情,低声道“人类,真是可笑”
 
 “对不起” 陈小芸一直被对方利落的杀人手法所震撼,却没有多注意对方出手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救自己,这时想起来,才觉得后悔。
 “算了,这样的事情,你不会是最后一个”,薛云楚摆了摆手,起身向外面走去。
 走到半路,他转过头来,看看周围被大火映红的天空,对送自己出来的陈小芸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个国家,非常美丽,就如一个玫瑰园,而你,生存在这里,却不是那玫瑰,而是一颗酷似玫瑰茎的草。无论你掩饰的多好,总有耐心的园丁将你仔细辨别出来,然后摘除”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刚刚想到被自己处理的三个渣滓恰好是仇视中国人的右翼成员,他们就像那些园丁一样,将苦苦挣扎生存在这片玫瑰园中的小草一颗颗地揪出来,撕碎。
 
 陈小芸听到这番话,低下了头,显然想到了自己来日本后的遭遇,往日虚荣的想法在这个人嘴里说出来是那么得可笑。来到这个国度,就以为自己会成为众人追捧的玫瑰,却不知道自己还是像一颗任人蹂躏的野草一般,也许只有包容一切的故土,才能让自己自由地生长,不用担心园丁的剪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