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推销(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推销(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可以说这个菌株价值亿万,而他们所需的就是这个菌株分泌出来的病毒抗体。在受到艾滋病毒刺激后,可以完全杀死对方。
江很快就将新工厂准备好,开始生产这种新型药物制剂。
生产的过程并不复杂,仅仅一个星期,薛就拿到了成药。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感到缓慢无比。
在国内,实验新药的审批要1年左右的时间,这还是正常程序,如果出现什么未知的事情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无法令人忍受 ”在空旷的地下室里, 薛对江说,“这样吧,这种非常重要的药物,目前不可以推广,以免引来祸端,我们先生产几种常见的抗生素和胰岛素作为日常经营所需。”
“那这种药物,总不能白白浪费吧”江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对目前的只出不进的状况感到担忧,而且医药这一块也是浑水一堆,靠平常的手段根本翻不起浪来,那个卖掉公司的家伙就是最好的前例。
“世界上总有些人怕死” 薛冷笑了一声,“ 收集那些个人电脑的信息,看看有哪些富豪们患了这种病,让他们以一半家产的价格来购买。”
江点点头,这样一来,成本接近于零的药物才可以卖出天价,如果照常推广,顶天上万一只,而且还得面临各种偷盗,破坏的风险,至于那些普通病人,也只能让他们去怨这个社会了。
“至于如何让他们相信,这就是你的工作,” 薛看了他一眼。

“知道了,我马上去办” 江点点头,然后转身出了地下室。
江在自己的家里早已安置了一台数百万美元购置的服务器,来专门处理他平时收集到的各种信息,薛也将最后版本的管家软件安置在了这台服务器上。
这台服务器昼夜不停,将各种信息分门别类的收集起来。
江在一台客户端上浏览着下载到的信息,全球各类富豪私人信息。在这个时代,无论这些富豪们多么神秘,他们总脱不了互联网的影响。而智能管家软件在四处流传中,即便他们没有直接安装,可是平时使用的各种软件里,或多或少由于软件厂家的缘故调用了这一软件的某些功能。使得他们的个人信息不知不觉间泄漏了出去。
当然这样收集到的信息非常不完整,以至于过了半个月后,江才锁定自己的第一个目标。


陈绍云是个地地道道的花花公子,女人,美酒,跑车,赌博,这些富家公子们所常有的享乐他一样不少。

然而在一次例行的体检中,一场轰天霹雳将他彻底地从这些享乐中拖了出来。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呈阳性。
陈绍云父母早已过世,不然他也不可能三十多了还没人管教,整天花天酒地。被查出成为艾滋病毒携带者后,他更是整天整夜的汹酒,身体状况迅速恶化。

当他又一次汹酒回到自己的家中,家里已经坐下了一位年轻人。
陈绍云家里有保姆,当然也有保安。他们在检查了江明宏的证件后,对方留在客厅里等候主人的归来。
“你是谁,怎么坐在我家里,”陈绍云迷糊的双眼前,还是看出了眼前的年轻人自己根本不认识。
“本人,湖北黄龙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江明宏,这是我的名片。”江明宏看看对方,递过自己的名片。
岂料对方连看也没看上一眼,推开他的名片,在沙发上倒了下来,一旁的保姆赶忙帮他把西装脱下。
“什么制药公司总经理,你找公子我有什么事情?” 陈绍云也没了以往傲慢的劲头,无精打采地道。以前像这样不入流的公司经理,早被他叫保安赶出去了。
如今他自己意识到最多还有几年好活,不由地绝望,以往那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精神早被扔到不知哪儿去了。留下的只有空虚,恐惧,也只有每天醉酒才能减弱一些。
“呵呵,这个本人前来,自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谈,重要到可以关系到您的身家性命。”江略带神秘的看看周围的保安和保姆。

陈虽然今天喝了不少酒,可脑子还没全混,挥了挥手,“ 你们都出去” 反正他现在是什么也不在乎了,对方能对他怎么样。
“有什么事情还能关系到本公子的身家性命?”他自然不相信,不过这些无聊的日子能有些刺激也好。
江没有吊他的胃口,“公子身患重病,本人不才,可以医治。”
陈这个时候才稍微惊讶了一下,他的病也是在一次偶然间才发现的,一个熟人也没有告知,自然是怕别人将他疏远。
“你知道我得的什么病?”他将满是酒臭的大嘴转向一旁的江明宏。

“公子患上了艾滋病,我没有说错吧。” 江侧了侧身子,避开对方的口臭。
“你知道又能怎么样,”陈现在没有一点盛气凌人的心思,垂下了头,“ 莫非你还真能医治?” 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不错,我们公司最近新出了一种药物,就可以医治这种难题。”江自信满满地道。
骗子,这是陈绍云的第一想法,笑话,他再没学识,这个医学难题还是知道的,不知道从那个途径打听到我得了这种病,想借这个机会将我的家产骗上一骗。
骗人的事情他没少做,不然也不会这么熟悉,虽然自己没几年好活,也没有道理将钱白送人。

“你们公司要真要有这种药,还不早出名了,至于我到现在还没听说?”他慢慢地道。
江丝毫没在意对方的态度,因为这才正常,“的确,我们公司这种药物没有面世,因为它的成本非常高昂,根本无法作为普通药品向市场推广。单单临床检验所需要的药品价值就不是我们可以忍受的。”
“ 奥”陈来了点兴趣,“ 这么说,你们要把本公子当成试验品了?”他不满地道。
“这怎么可能,我们公司内部是经过了测试的,绝对对人体没有其他副作用,只是要通过国家审批等一系列手段,所花费的时间我们等不起。”江一一道来。
“那么我可不敢相信你们,虽然我得了这种病,可好歹也能活上几年。”陈摇摇头。
江作出一幅深思的表情,最后珍重地说道,“ 这样,为了得到您的信任,我愿意和您同时注射同一只药剂,而且如果没有效果,我绝对不会收取您的费用。”

“喔,这还有点意思,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方法,你把你的药剂拿出来,用同一只先在你身上做个实验,本公子看了没有问题后,再用同一只给我注射,怎么样?” 陈是豁出去了,这种毫无来路的事情他也敢这么做,如果不是他单身一个人的话,这种做法无疑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