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潜在的危机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潜在的危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黄龙公司。
和数月前死气沉沉的样子不同,皇龙公司的员工们个个喜气洋洋,拖欠近半年的工资刚刚补发,还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这自然让担忧公司破产自己失业的工人们不得不高兴。
新老板果然上任三把火,调整了各级班子,引进了一条新的生产线。而且新买下附近三千亩的土地,扩大厂区的面积。在里面进行了必要的各种建设后,便被划为厂地禁区,禁止任何人入内。
这个禁区,便是薛和江用来完全自动化的实验地。里面安装了一台大型计算机,在没有可靠的人情况下,所有事情均由两人在数十名名改装过的机器人协助下独立完成。厂房内部被重新修制,没有任何空隙的存在。在安置下新的生产线后,配备好电源,等等一系列繁杂的手续后,便开始了极端效率的生产工作。

如果不是研制所必要的芯片需要这些东西作为掩护,他觉得还不如直接开个投资公司四处搂钱来得快。
不过既然上马了,就不能跳下来。以开办生产医疗器械为名目他们进了一大批各种必需的原料,对此也无人反对,毕竟这家公司名义上完全是江一人独资,只要他不觉得亏损,没人能反对他的决策。

好在他们是收购的医药公司,而不是新开办,要不然光审批,验收,等一些程序就要花费数月的时间。

经过改造后新投产的生产线,果然发挥了惊人的效率,在引入了一些新技术后,一些市场高价药物的成本被大大降低。随着市场的不断开拓,黄龙药业的名声也慢慢打响。

在江和薛忙得不着头不着尾的时候,却已经有人把目光转向了他们。
陈绍云虽然花钱免去了自己的绝症之祸,一开始他还惶惶不可终日,担心对方再用什么手段控制自己。但在一家非常知名的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后,才稍稍放下心来。一个月后,再次作了检查,身体在完全恢复健康的时候,他的胆子也恢复了不少。

对于对方将自己大半家产夺走这件事,要让他不怀恨在心都不行。虽然恐惧对方的技术和手段,让他不由地为自己以往荒唐度日感到后悔,没有什么可以帮自己的人。
不过他还是决定要给对方找点麻烦,不能让他们平白地拿走自己的家产。经过这次事情,他对以往看开了许多,起码那些花天酒地的日子不能再吸引他,何况他也没有多少资本可以过那种日子。
陈绍云想来想去,找了不少资料,只明白了一条,对方太过厉害,最起码他们有一个非常厉害的研究队伍,这是他在网上和其他交流场所中得到的。能研制出可以完全治愈艾滋病的疫苗,这一点远不是几个富豪就能办的事情,想和他们作对,绝对不能露面,起码不能让对方知道是自己在和他们作对,不然他们随便给自己传染几种病毒,也不是自己可以受的。说不得,和自己接触的那个姓江的只是他们手下的一个小兵,至于他名片上的黄龙制药, 也不过是个对外的幌子。
想了这么多,别说,还真让他猜到几点。陈绍云想到,首先,他们研究出这个疫苗,决不是什么大众的福音,更没有什么服务社会的想法,要不然也不会专门找到自己这个富有的患者来试药。也就是说他们想垄断这个技术,利用现在无法根治的绝症为自己大笔捞钱。

其次,他们的信息来源非常广泛,这也能从他们找到自己这个并不为人知的富豪可见。同时这点也证明他们拥有着自己无法想象的势力。很难想象现在的国内还能有这样的势力存在,除非他们和官方有关,起码自己的那些患病资料按照检测机构来说都是保密的。
明白了这两点,陈绍云想得更加小心,那怎么才能对付他们,一般的手段根本不要拿出来,对方不会在乎。想到这,他又回忆了一下同江见面的情景,当时自己身患绝症没有那个心思观察,现在回想起来,对方举止有度,即便第一次被自己骗,也没有发火恼怒,足可见他们组织严密,教训严格。一个出来接头推销的也能训练成这种模样。
陈绍云继续沿自己的思路思考下去,虽然他也隐约地明白这样毫无信息的推理,肯定有很多错误,不过他还是愿意这样做,起码能让失去一大笔金钱的他心里好受。

算了,不想这么多,越想越乱的陈绍云使劲揪了揪头,你们不是想要垄断这个技术吗,我就把它存在的消息捅出去,我没法对付你们,想来那些大组织们对这个技术一定非常感兴趣吧。想到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官方还是地下势力,都对他们进行施压的情况,他得意地笑出声来。

陈绍云想的办法一点也没错,国际上南非,印度等几个国家,已经在艾滋病的蔓延威胁下,不顾知识产权法,开始命令国内药厂仿造诸如鸡尾酒疗法所需药物以及其他抗艾药物。如果被他们确认了有艾滋病疫苗已经问世,无疑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想好后,陈绍云却又为如何捅漏这个消息,而且又不能暴露自己发愁了。无法确认自己是不是他们的第一个客户的情况下,总不能自己四处散布这个消息吧。如果选择在互联网上匿名公布这个消息,没有自己的亲身证实下,又怎么会有人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了?

他眼珠四处的转着,突然看到了那张一直被自己摆在床头的名片。他得意地笑了,不管你们多么厉害,这个地址可是你们自己暴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