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医学研讨会(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医学研讨会(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五天。
薛云楚一天都被各位专家,各个企业代表围住,询问各种问题。有些代表直接提出以优厚待遇聘请对方,却被江挡住。
一直想与薛接触的中年男子,实在赶不过去,他又不懂得多少专业知识,说上两句就会漏陷,本来也想凭借高人一等的财力将对方招揽,结果却从其他企业代表中得知对方早已与一家最近才有名气的黄龙制药签订了长期合同。一看江那个精明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讨不了好去。
无奈之下,他再次拨通了那个秘密号码,“老板,对象已经与一家公司签约了一年多,而且很多医疗单位都开始关注对方,我们是不是趁早下手,”

“好吧,你打听清楚对方有哪些习惯爱好,家人等个人情况,我给你3天时间,不许有所差次。事成之后,你就做这个城市的主事吧。”对方不紧不慢地说道。
“谢谢老板”中年男子大喜过望,没想到办这么点小事就能有如此的奖励,多年来的辛苦总算要到头了。
薛摆脱了一众人,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住地叹气。
刚从外面四处接触的江回来了,问道,“boss,这些人怎么样?有什么不对?”
“唉,这些老头子个个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都不差,可是脑子太僵了,也没几年好活,根本不适合我们的需要”薛刚刚意识到这个问题,顺口说了出来。
“我倒是发现了几个在他们研究单位里不怎么得意的年轻人,脑子也挺活的,您看怎么样” 江拿出一份名单,上面罗列着几个人的身份履历以及家庭资料。
薛仔细看了一遍,点点头,“行,这次你做得不错,这几个人都还可以,好好培养一番,可以用个几十年。对了,这次大会后,你就不用急着赶回去,燕京地灵人杰,你在这里弄个办事处,好好搜寻一下各种人才。”
“嗯”江点点头,指了指文件,“那这几个人我们是不是邀请他们?”
“好,明天晚上我们在这个酒店里请请他们,好的话,马上动手”两人又密谈了一阵,房间里的灯才熄掉。

第六天,夜晚8点,燕山酒店3层。
“来,各位都是我们医学界的年轻精英,我江明宏,代表我们黄龙制药全体员工,敬大家一杯。”江热情地招待着一桌上的6个年轻人。
“江总客气了,难得江总这么看得起我们,我们感到万分荣幸”一个年纪在其中显得最大的举杯。
喝着喝着,江明宏就谈到公事上来,“哎,兄弟的公司草创,各种人才却是匮乏啊,”
一个有点喝高的家伙顺口接道,“ 凭江总的为人,”却见旁边一个朋友拉了他一把,住口不说了。
“呵呵,”江明宏见此,那还有不明白的,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各位,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鄙人对各位的学识那是非常的仰慕,如果诸位有意,我愿出年薪60万,外加广州的一套商品房,不知诸位是否满意?” 江笑吟吟地道。
“既然江总如此大方,我们若要推辞,岂不显得太过小气,我们6人虽然不才,但也愿意在江总旗下一展所长。”其中一个明显是这群人的头说道。
他们在那些清水衙门里也呆够了,要钱没钱,要地位也没地位,本来想找公司,结果待遇都不满意,何况还有家儿老小,住房也是个大问题。难得有人如此大方,看上他们这些没多少名气的,也就顺坡下了。
“好,我们今天就痛痛快快地喝一场”江大喜过望,开始劝其酒来。
10点,包厢里一个个东倒西歪,只剩下江明宏一个还清醒。他笑了笑,拍了拍手,薛从里面的包间出来,两人相视而笑。
江在外把风,薛迅速给六人动了手术。一小时后,万事告捷。
“把这些人弄醒,送到他们的住处去”薛对江道,然后出去了。
“嗯” 江给他们一个个用凉水洗脸,让他们清醒了过来,一番客气之后送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七天。
“老板,有关目标的一切都已经查到,我这就把传真给您发过去”在自己房间内,中年男子将一份文件从传真机里发了出去。
“确实了没有,来源可靠不可靠?”对方问道。
“绝对可靠,我询问了数个目标以往的关系人物,没有错误。”中年男子肯定地说道。
“好,你现在就是这个城市的主事了,去办人事交接吧,就说我的意思。”对方满意地道。
“谢谢老板”中年男子没说过多地感激话,因为这个老板一向讨厌废话。
在一个偏僻的别墅小区里,顶间阁楼上一个女子在看着一份刚刚发来的传真。
薛云楚,男,汉族,1987年9月生,父母离异,从小由奶奶抚养。父亲薛绍宾,沈阳高科技第二研究所所长,母亲杨桂芳,国内著名企业华康董事长。高二参加国际奥林匹克,随后进入北京大学。一年内获取三科博士学位,然后迅速与香港辉星签约,随后辉星收购湖北黄龙制药有限公司,任医药开发研究室中心主任。距今四个月前,其总经理江明宏曾独自见过国内一名资产亿万的富家公子陈绍云,并在三天后获得了对方九成财产的无偿转让。根据医院的报告,陈某曾经在该院检查出艾滋病阳性,后确诊为阴性。
看来我差点漏掉一条大鱼啊,女子微微地笑道。

女子看了看窗外,又回头看看附带传真上的照片,一张沉静的脸怎么也看不出现在只有20岁的样子,她心里一动,拨了个电话。
“明白了,这件事情我绝不会告诉其他人。老板” 中年男子刚从兴奋中醒过来,惶恐地道。

看来,这个人还值得我亲自出手,女子刮了刮传真的照片。

“哈哈哈,又弄到3个,不错,江,你现在的能力越来越强了”薛高兴地道。

“这样下去,我们的科研队伍很快就能凑齐了”江也微笑道。

“虽然如此,但是这些人的创新能力到底如何,还要看他们的表现。”薛沉思道。
“可惜那些非常有才华的人都被些大集团笼络走了,我们很难下手”江不甘心地说道。

“哼,这些个财团,最多让他们再蹦跶两年,等我们的特训队伍出来后,一个个别想好过。”薛狠狠地道,显然是想起了这段时间在医药招标过程中他们对刚刚出头的黄龙公司的打压情况。
第八天, 闭幕式后的晚宴。
经过一场学术研讨会,这最后的晚宴也是人们拉拢感情,交流学术,窃取他人思路和情报的好地方。
江还是和以往一样,四处溜达,找寻符合要求的目标。
薛站在大厅的一角,刚刚打发走一群上来询问学术问题的家伙,在那儿观察着来来往往的宾客。
“喂” 一个熟悉的女声让他回过头来。
“还记得我吗?” 杨静怡晚上也没课,正好拿了伯伯的请帖进了宴会厅,却无巧不巧地正好看见薛一个人无聊地站着,便上去打了个招呼。
“杨同学啊,难道你也毕业了?” 薛云楚有些诧异的问道,他可明白自己上学的速度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
“没你强,我今年还在大二”杨静怡略带不满地道,“ 今天是借了伯伯的请帖来的”
“呵呵,大学生活好啊,自由自在。”薛顺口道。
“那你怎么不慢慢上?”杨有些疑问。

“一言难尽啊,对了你最近过得还好吧。”薛也在没话找话地接道。

“还行,听说你这两天大出风头,滋味不错吧”杨的眼神明显不对。
“风头”薛笑了笑,还真是学生的看法,“没有,只是发表了一篇引人注目的论文。”
见说到自己关心的话题,杨也没多加掩饰,问道“按你的论文理论,真的能做出那种疫苗?”
“哈哈”薛感到有些不对劲,“那只是个理论,离成果还很远。”
“如果能早日研究出来,那些病人就可以有新的生活”杨静怡说这话的时候,还用明亮的眼睛望着薛。
那些人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薛想着,眼睛微微侧向一旁。
这时,一个身穿低胸礼服的年轻女子正向他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