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不断绝的市场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不断绝的市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姚富强这是第二次看到叶家两位重要人物先后进入那位博士的房间,他心里明白得很,看来这位博士不是普通的人员。请他们这些人来,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吧。
姚富强明白看似无害的会馆里安装有多少监视器,因此他没有什么过多的动作,只是暗暗留上了心。
晚饭后,叶芳芸不动声色地将薛送走后,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得到对方。对方看似没有任何弱点,的确不如一般的技术人员容易下手,而且他的家人也不是普通背景的百姓。看来这件事还是要出动“ 暗组”,她默默地想到。
薛何尝不知道对方打着自己的念头,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但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让他觊觎不已,如果可以打入他们内部,然后利用自己的控制芯片,数年之内这个庞大的组织便能归自己所用,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很多自己感到非常麻烦的事情,也容易做的很。
就在双方各自算计的时候,一个第三方的势力悄悄的插了进来。

“三小姐,我发现一条大鱼,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沈富强回到自己的别墅,第一件事便是拨通了一个电话。
“ 呵呵,原来是富强,上次你提供给我的情报,很令我满意,不知道这次又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对面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
“三小姐能满意最好,这次我来京,碰到一位博士,”沈富强没有把话全说完,却也没有提什么报酬和要求,因为他深奚这位三小姐的脾性,是不喜欢有人要挟的。
“博士,有点兴趣了”三小姐的声音略略高了些。
“而且这位博士还是叶家的两个丫头同时看重的,不知道这点对您重要不重要?”沈富强将重点说出来。
“看来这个人的确不一般,怎么,有没有他进一步的消息,”三小姐关注地问道。
“根据几个朋友说,这位博士名叫薛云楚,最近刚刚在首都医学研讨会发表了一篇关于艾滋病疫苗研制的新思路的论文,其他的内容,您也知道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分公司经理,不可能了解太多”沈富强将自己所能查到的东西一一说出来。
“不错,有下手的价值,这次的情报,我核实后,你的报酬少不了,那就这样,如果再碰到类似的,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欧”三小姐末了以一丝娇媚的语气结束了这通电话。
呼,沈富强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当面,这位三小姐可不是他能消受的。这位三小姐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乃是他们江南沈家的嫡系,地位根本不是他这种旁系可以比较的。好不容易搭上了这条线,这次的报酬看来又不会低,沈富强想着。

叶氏双姝,沈三小姐点燃了一只香烟,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这次再和你们玩一次吧,哈哈。

十天后。
这些天一直平静,薛也在房间内研究那些找来的各大集团的资料,大体了解了究竟有哪些大集团在控制着华夏国。首都叶氏,江南沈家,是其中两个最大的集团,掌控了大部分的经济政治资源,无论议员还是企业集团都以两家为首,其余一些集团基本属于地域性质,难以对全国政局造成大的影响。

真是个内斗不止的民族啊,薛看完这些资料发出一个感叹,不过也只有这样,这个民族才能千年不朽,真是有趣。

“气死了,”江回来后,把领带胡乱地一解,扔在了沙发上。
“竟然没有一家大医院采用我们的药品,这分明是有人故意与我们做对。”江想起了那些院长的嘴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把药价降低三分之一,推给那些小医院,他们的手恐怕还没有这么长”薛冷静地道,“最多把它们积压,反正这也不是我们赚钱的主要渠道。”
“嗯”江应了一声,“对了,这几天有不少华瑞的人找我,商谈两家公司合作的事情”
“釜底抽薪计不行,改用敲山震虎,有意思”薛摇了摇头,“ 今天我们就回湖北,这个北方市场,不开拓也罢,准备出口的事情。会有人比我们更急。”

薛和江两人迅速买好了飞往湖北武昌的机票,下午的班机。而这个消息,也在同一时间传到了叶芳芸那里。

难道他们不愿意谈判了,叶芳芸有些疑惑,之前采取的那些小动作,不过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一方实力的一角,难道对方害怕了?看起来这两个人不像,他们的这种举动,难道说是碰到了第二个合作者。这不由地她不多想,毕竟那篇论文这半个月的反响,比她预料中的还大,不少医学家纷纷开始了验证。

“准备车子,我要再去一次燕山饭店”叶芳芸对秘书说道。
当她赶到饭店,薛和江两人正在酒店房间下棋。
“两位可真有闲情逸致,要走也不通知一声,也让我给两位饯行” 叶芳芸没得到允许就推开了虚掩的门。
“明人不说暗话,叶总,有关合作的事情,我们的条件是不会变更的,如果您做不到的话,很抱歉,我们也只能打道回府。”
“两位不要心急,请看看我们草拟的条件再说。”叶芳芸说着,拿出了一份变更过的协议。
江拿过文件,薛还是一眼不转地盯着棋盘,似乎想从星罗棋布的地方看出什么。
“合作开发,销售渠道和生产均由你们负责,利润的六成归我们,真是相当有利的条件啊”江边看边说。
“这么说,两位是同意了?”叶带点惊喜地问道。
“这份协议能否具有法律效力,生产过程由你们负责,是否会在得到生产流程后把我们踢开,”正看着棋盘的薛冒出了一句。
“对对,你们还是拥有政府背景的企业,这种情况下的合作实在不能让我们放心啊”江拍了拍脑袋,故作苦恼地说道。

  “这个请两位放心,我们公司是正规的企业,而且合同也是有国际律师所验证的”叶正色道。
  “哎,利益面前,人人都是野兽,药品后的定价您认为该是多少?”江问了一句。
  “这个还要经过专家们临床测试以后确定效果,才能决定,不过根据一般疫苗类药品的价格,应该在500左右。”叶对这些也不陌生。
  “可惜,我们这个不是预防疫苗,是治愈艾滋病的药物,现在比较有效的鸡尾酒药物大概一年的医疗费用是8万吧。”薛接着说了一句。

叶现在才有些明白对方的真实意图,原来他们根本没有研制所谓的艾滋病疫苗,那种可以让人获得抵抗力的疫苗,同时也是将艾滋病像天花一样灭绝的药物,而仅仅是一种可以治愈个体的有效药物,显然这种药物他们的定价绝不会低,而且随着艾滋病的蔓延,他们可以拥有不断绝的市场。这真是两个可怕的人。叶心里第一次产生了这种念头,同时她也猜想到,对方肯定拥有这种疫苗,只不过不愿意拿出来。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问道:
“那么两位认为你们的产品应该符合什么样的价位?”
薛看了江一眼,江说道“根据我国的人均gdp,一只1万美元的价格,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而且这个协议也得改一改,生产过程,我们是不会让你们插手的,何况到了这种地步,我们完全可以自己来发布这种药品,最多利润低了点,没有一只天价的水平。哈哈”说到最后,他竟然笑了起来,不过这种笑容在叶看来却显得有些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