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新药发布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新药发布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今年的秋天,特别的凉爽,在这凉爽的季节,在古老的华夏首都召开了一场不平常的医药发布会——世纪绝症“ HIV”被人类攻克了!一种新型药物SARUO的面世,宣布了这种困扰人类长达近半个世纪的超级绝症成为可治之症。这种药物是由中国一位天才科学家研制成功,……”这是一份美联社的报纸上的报道。

在叶氏公司的运作下,发布新药的程序被大大加快,两个月后正式的医药发布会便开始了。作为药品的主要研发人,薛云楚也上台,解释和介绍了该药的原理,当然核心技术和菌株他是不会公布出来的。这样由黄龙制药公司生产,叶氏集团公司委托销售的抗艾新药“ 萨诺”便迅速推广到了世界范围。
这种药物对各种变种病毒都极为有效,许多病人都因为这种药物而解除了痛苦。然而正如叶芳芸事先料想到的一样,针剂1万美元的定价引来了众多非议。


“ 澎”这是沈三小姐摔坏的第三个瓷器,当她看到早上的报纸,便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本来她已经打算好接触那位博士,结果却没想到对方一直待在实验室里,对她的请柬理也不理。与那个江总谈话,他也百般推托,从不进入正题。而以往自己想要用的那些招数,却发现对方周围有叶家的人在保护。虽然明白叶家的势力在自己之上,却没想到会被完全压制住,连根针也插不进去。不过她也清楚这次的结果其实在预料之中,毕竟她主要看重近年来高速发展的计算机领域,而不是一直都没有什么作为的医药领域,对方没有和自己合作的意思也是很容易就能猜到的,毕竟自己没有叶家那样广泛的医疗合作单位,而且还有国家背景的支持。这很容易取舍,不过她还是不甘心,主要的不是因为失去了一次极好的合作机会,而是无法和这次事件的核心人物,那位天才的博士搭上线。估计他已经处于软禁的状态中,沈如雨恨恨地想到,不然怎么会连回执都没有。你们想安稳地赚钱,也没那么容易,沈如雨想了想,很快就想到一个自己擅长的方法。

沈如雨想的一点不差,薛云楚此刻的确处在半软禁的状态。发明震惊世界新药的人虽然不多,但前例还是有的,比如弗莱明,青霉素的发明者,但他却没有申请专利,无私的公布了全部研制成果。而且当时由于他经费紧张,没有助手,无法解决提纯强化的问题,并没有引人注目。直到钱恩解决了这个问题,青霉素才震动了世界。艾滋病在临床上被一种新药完全地克服了,这不可不说是一种奇迹。因为这样,薛也受到了国家的关注,这种必要的保护自然是不会少的。

在这种新药面世后,许多人以为他会申请专利,成为一个富翁。这很正常,那些仅仅是可以抑制艾滋病毒的发作的药物,就已经申请专利,而且以昂贵的价格出售。这种可以完全治愈的药物,要申请专利再正常不过,也因此1万美元的价格虽然昂贵,但却是被社会接受了。


然而薛拒绝了申请专利,同时拒不公布研究经过,也不提供研制技术,把它当成中药秘方一样垄断起来。这种条件下,只要仿制成功,就可以免费使用,而不需要支付昂贵的专利费。这个地方,已经被许多人看到了。在申请专利的时候需要将自己的技术细节写出来,很明显这会泄漏这种药物的生产方法。
医药本来就很难仿制,没有生产工艺和流程,之前一些受到专利权保护的抗艾药物,许多国家还在花费许多功夫进行仿制。何况是这种毫无技术细节的产品。

然而这种药物实在是贵,南非有600万以上的携带者,那么需要的药费就是600亿美元,进口药还要加上一系列的其他费用,最终必然还是没有多少病人可以享受到这次福音。
国家自然想要得到这项技术,然而看到滚滚而来的金钱后,江已经拒绝了那种交换条件,因为新药已经发布,自然不想为自己增添竞争对手。
自然,迫使黄龙公司降价便成了另外一种途径,但在这种新药发布之前,许多世界大医药公司都没有对他们之前的抗艾药物作出降价举动,现在要对一种已经相对便宜许多,而且还是根治的药物进行降价更加显得不合理。
江丝毫不在乎这些压力,他说了一句话:“降价可以,不过我们的成本只允许我们生产出降一次价的成药。”这明白着告诉对方,成本太高,总不能赔钱生产吧。这也是医药公司常用的借口,但所有人却对这种借口无能为力,医药公司不是慈善机构。
在这种背景下,无数人开始劝说薛将研究技术公布出来,以造福全人类。江再次发表言论:“即便是技术无偿公布出来,基于制造成本的原因,这种药物的价格也不会降低,正如无偿公布青霉素发明弗莱明,等青霉素成功投产后,它的价格当时也是贵比黄金;公布镭的提取方法的居里夫人自己也买不起一克镭,这是我们商业生产的成本问题,与技术的保密无关;大家可以根据之前的抗艾药物对比我们的价格,就知道绝没有靠垄断谋取暴利。”
话说到这个地方,已经太直白了,何况这些人的干涉力度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毕竟企业对产品进行保密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而且研究出这种药品的科学家隶属于企业,基于商业保密的一贯规定,是不能以普通标准来对待的。因此在公布这种药物后,薛本人并没有受到什么责难。
价格降低与否是企业的问题,但薛对人类的卫生做出的巨大贡献是不可否认的,这种行为开始受到广泛的关注与赞扬。不过已经重新进入实验室的薛无暇去关注这些外部的消息。

这一天,薛正在紧张地试验,一个头上带着奇怪仪器的年轻人正躺在手术台上,旁边的仪器上不停的显示着他的脑电波图形。
这是薛根据自己的感觉系统作的一个实验仪器,用来测试正常人的智力水平。只能大致的描述一个人的脑域电波活动强弱能力,以反映他的思考水平和最高强度。对一些学术问题,有些人可以连续思考几天几夜,有的人连10分钟的注意力都无法集中。这与他们对科学创造本身不同的兴趣和天赋有关。
智力水平118,普通,不符合标准,薛看看仪器上显示的结论,看来是成功了,和传统的智商测试出入不大,这个更实际和准确一些。
让年轻人起来,拿着一张开好的单据去财务处领取实验费用。他开始进一步的分析,还需要添加那些常规的衡量变量,来更好地测定这些人的具体能力。
这个时候,江通过脑波给他发来了秘密信息,“boss,有两位自称是您的父母的男女,要求和您见面。”在脑波通讯中,江用的是敬称,而且用的是boss来代表他的身份,而不是别的。
薛沉吟了一秒钟,“好吧,让他们在你的办公室等我,我一会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