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父母会面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父母会面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薛换掉实验服,来到江的办公室,推门进去。正中央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大概四十多岁,带着一幅眼睛,很明显是个学者的样子。女的三十多岁,端庄正统,不过眼神有些迷离。
薛进来的时候,两人就站了起来。 薛云楚的个子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在1米77左右,和他父亲差不多高。
薛云楚来到两人面前,“请把手伸出来,”他接着说道,“ 哪只手都可以”。
两人有些莫名,但还是伸出了右手,薛飞快的从口袋里拿出两只探针,在两人手指上各扎了一下,然后匆匆地转身走了,留下两个诧异的人。
十分钟后,正式的DNA亲子鉴定最快也需要数天的时间,薛自然是利用了自己这些时间来改进的设备完成的DNA扫描测定,才能如此快速的确认。

薛再次推门进来“两位的确是我的生理上的父母,不知道两位前来,有什么事情?”
两人虽然在事先预料了出现的各种情形,甚至对被直接赶出门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对方冷静的态度却让他们异常的心寒和悔恨。有人说,恨并不可怕,那说明还存在爱,最怕的是犹如陌路人一般的漠视。
薛绍宾嘴唇嚅动了几下,但还是没说出话来。此时此刻,他还能说些什么,从他出生到现在的世界瞩目,作为父亲见过他的次数却可以数出来。当年为了自己的研究,为了国家和工作,可以抛下对方,现在又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对方原谅自己。
“请你原谅我们……”杨桂芳开始呜咽道,眼睛里开始流出泪来。
薛摇了摇头,直接说道:“ 我们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简单的说,你们作为完全独立的社会个体,已经完成了你们该有的抚养责任,起码每月的抚养费是付到了18岁,这就足够。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生理上的世代关系,就这样,两位也不用动什么情,因为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培养情”
不理目瞪口呆的二人,薛对待在隔壁的江说道:“ 江总,接下来请你招待这两位吧,试验还有些要改进的地方,先走了。”
薛杨两人对视一眼,明白这种结局是无法改变的,对方已经不再把他们看作是父母,这真是无声却最厉害的报复,如果对方恨他们,他们的心里反而会舒坦的多,起码对方一直在记着他们。可是看对方的表现,明明是将自己二人作为普普通通的人来看待。这又能怪谁,年少时逃避责任,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舍弃自己的责任,他们早该预料到这种情况,却不愿意承认而已。
薛绍宾从黄龙公司出来,和杨桂芳坐上了同一辆车。
“当年的事情,我们真的做错了”薛绍宾无奈地道,他深深地失望,本来以为自己这个父亲还能引起对方一些回忆,却被视同路人。
“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先提出离婚的人可是你”杨桂芳在商界打拼多年,此时却无颜面对儿子,这对她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 他今天肯见我们就不错了,许多人想见还见不到。”薛绍宾沉默了一会,自嘲地说道,显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真傻,真的”杨桂芳语无伦次地说道,“如果我没那么虚荣,也许不会丢下孩子,可是”
“人的一生可以犯下许多错误,有的错误犯了可以改,但有的错误,犯下了,就一辈子才能摆脱。”薛绍宾突然冒出一句来,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


这样有些讽刺意味的结局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有些人失望,却有些人在拍手叫好。

“真是可怜,父子相见不相识,天才果然寂寞阿”叶芳倩在姐姐的别墅里听到这个消息后,叹息地说道。
“别在这儿装老成,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等你嫁人后自己去体会吧。”叶芳芸教训道,她当然明白妹妹的心情,不过这种事,外人是管不了的。何况她心里暗暗觉得这样才是对他们的最好的惩罚,薛云楚的家庭遭遇只不过是改革开放后年轻一代责任与价值观丧失的一个后果。现在有多少未婚少女在堕胎,她们和她们的男朋友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那都是一个个生命,仅仅为了自己的一时欢乐,无视生命,最终他们将无一不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也是叶芳芸迟迟没找对象的一个原因,能够担负起她所在家族的责任的人太少,趋炎附势,浮躁,这些人都不在她的考虑之中。

“不愧是天才科学家,涉及到父母生身的问题,都能如此理智,”沈如雨得到下人的报告后,不由地感叹道,自己以往笼络了不少科技界的人士,能和这位相比的只有廖廖数人,但他们显然没有对方如此高的资质成就,仅仅性格上相似罢了。这样一个人,想抓到手实在是太难。那个江明宏,真幸运,难道他能有相人的能力?沈如雨找出对江的调查报告,又仔细的看了一遍。
终于让她发现一丝蹊跷之处,这个江的崛起,俨然是一个传奇,丝毫不比薛突然间就研究出这种震动世界的药物来的低。也许那位博士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是花费了许多的功夫,但研究经过还是一个秘密,这点已经很难查出来,毕竟平时没有人关注到这位三年前还是一位学生的人。问他周边的人也没有多少收获,显然对方是秘密进行的研究。而这位江的崛起也是在秘密中进行的,金融市场上的每一次投机,总能未卜先知一般,规避风险,谋取暴利。有证据表明,即便现在对方还在秘密进行这种投机。

可想而知对方有一个严密不下于自己的情报系统,不然无法发现像薛这样的人才,也无法在金融市场上收集如此宝贵的消息。然而平时却没有发现这位与什么人有特别的来往,难道对方掩饰的如此巧妙?沈如雨陷入了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