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侵袭者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侵袭者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晚静悄悄地,黄龙制药公司大门紧锁着。秋风吹动着高架线,发出呜呜的响声。
地下二号实验室。
一个人四肢被锁住,仰面朝天的躺在手术台上。这是刚刚被机器警卫捕获到的。薛正在询问对方,直到江来到的时候,对方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被抓的这个人面容坚毅,骨龄测试23岁,黄种人。薛不想暴露自己的异形,因此无法得到对方脑子里的资料。
江经过一系列的繁杂手续,进入二号实验室。见到这一切,没有多少惊讶。
薛朝他点点头,“这个是刚刚潜入我们实验室的人,连老方也被他打昏了,如果不是我警惕,真有可能被他得手。”
江心中一惊,老方是他特意找来的退役特种兵,一身本事绝对不凡,所经受的训练更是残酷,能将他轻易打昏的人得是王牌特种兵才能办到,除非这世上还有什么其它的奇人。
“问出什么来没有?” 江问了一句。
薛摇了摇头,“对方经过很多逼供训练,反讯问能力很强,而且意志太过坚定,我们现在手上所有的手段都不能起作用。”
江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沈如雨说得没错,现在我们处境的确不妙;没想到仅仅研制出一种救人的药物就引来这么多波澜,若是……”他看看还在昏迷的那个人,停住不再说了。
“那沈如雨提出什么条件没有?”薛问道,既然对方知道得这么清楚,肯定有信心帮助到自己。

“还没有,只是约定了明天见个面。”江摇了摇头。
“这个人,先放掉,实在不行,让叶家的人查查到底是谁要向我们下手,感觉这次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薛沉思着说道。
“那好,我们自己的警卫措施也该进行完善了,人手太少,虽然测试仪器已经做出来了,可是要进行大规模的人员甄选,我们现在根本做不到。”江考虑到现状,说道。
“叶家也许能办到,但肯定会引起他们的疑心,想来也不会白替我们做工;这样,就以招收实验助手的名义以高薪聘请,虽然招聘结果肯定不能太多,但暂时先这么做”薛想了想.

江点点头,时间已经不早,他还要回去重新整理一下沈家的资料,看来自己对于这些大家族的能量了解得还少得很,起码很多暗地的信息是无法从网络上获取的。
薛转了转头,看看还在昏迷中的人,摆了摆手,两名暗处的机器人相继出来。
“转移到1号冷库”薛指了指手术台上的人。
机器人动作非常敏捷,完全超出了普通人一般的概念,它们迅速将这个男子从手术台上解下,分别固定住手和脚,离开了实验室。

薛点点头,这两个改装的机器人可是花费最多功夫的,使用了多块中心处理器,关节,传导电路都经过优化处理,外体也安装了强化钢板。没有这两个,他自己肯定收拾不下刚才的侵入者。

当鲁烨清醒过来,第一感觉就是非常冷。他费力的睁开双眼,因为眼睛上已经挂上了薄薄一层冰凌。
身处一个玻璃棺材中,他一阵绝望,然后庆幸的发现自己的手脚还是自由的,使劲一推,棺材微微动了一下。他感到有门,起码没有锁住,深吸了一口气,用上腰腹的力量,猛地发力,如他所愿,棺材盖被他轻松地打开了。
从棺材里爬出来,鲁烨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不算小,70平方米的样子,四周角落里还摆放了类似的几具棺材。他走近一口口看过去,里面空空如也,但他掀开盖,仔细地观察了一阵,发现这几口棺材都有人停留过的痕迹。
来不及想这里是什么地方,脱身要紧,环境观察完了,只有一个小门。墙壁全是钢板做的,不存在突破的可能,唯一的出路就在于那扇小门。
鲁烨来到门口,一阵动作之后,非常失望,身上的工具都被搜走,房间内也没有可以利用的工具,只有那几口棺材。门也非常牢固,是推拉式的,根本没有锁眼。
难道我会被困死在这里,不对,鲁烨想了想,对方肯定会把他再转移走,因为另外几口棺材明显有人呆过。
鲁烨想着便躺回自己原来的地方,虽然冷得很,但他还能忍受,就看对方会如何处置他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鲁烨运用平时训练的调息法抵御着寒冷,直到门静静地开了才停下,做好了准备。
两名武装机器人迈着一致的步伐进来,抬起了盛有鲁烨的冰棺。
鲁烨并没有趁机脱逃,因为他对地下还一点不熟悉,在没确定自己非常危险的情况下,他还不想贸然行动。尤其对方不知道还有多少机关,在地下很容易被堵死。

过了一阵路,鲁烨隐隐感觉到来到了地上,他稍稍放下了心,起码脱逃的机会大了许多。

机器人将冰棺打开,然后退到一旁。
他听到一个声音,“ 不管你是谁,回去告诉给你命令的人,不要妄图偷取我的实验成果;你应该庆幸,我是个正统的科学家,不会杀人;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鲁烨听到一阵脚步离开的声音,才睁开眼睛,爬起来,自己现在已经在工厂之外。他拂了拂胳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如此轻易地放走。不过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没有轻易下结论,不过肯定的是自己拣回了一条命。要知道这种窃取机密的事情,一旦被发现,基本上都是死不见尸的,反正不可能有人明里向对方追问窃密者的失踪,那等于承认自己做的。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明白,但基于种种原因,这一行永远不会少人。
鲁烨叹口气,天色已经微明,他找了一家小旅馆,第一件事情,便是洗澡,将全身衣服换掉,免得对方给自己下追踪器。弄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不管这件事成败,起码命没丢。回忆起昨天的情景,自己竟然没有多少反抗的能力便失去知觉,这家公司的防备也太厉害了点。他隐约有了一丝洗手的念头,可是想到另一件事情,便按下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