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玉石俱焚(上)
章节列表
第六十章 玉石俱焚(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江明宏失踪了?”于文泽接到来自武汉的电话后惊叫了一声,吓得还在假寐的沈如风一下跳了起来。



  “具体时间是今天凌晨2点,一辆轿车从黄龙制药公司工厂里面驶出来,我们派人跟踪,但处于郊外,对方速度极快,向南部地区开去,我们大概跟了2个小时,最后因为车子性能问题被甩下,没有命令,没敢采取暴力行动,让对方脱逃,今天早上8点,在一个山坳里发现了丢弃的轿车,根据专家分析,车子经过了改装,性能极佳,但耗油量极大,车内油箱已经告罄。”张重天报告道。



  “不对!”于文泽觉得这太不正常,“对方有可能在玩金蝉脱壳的把戏,你们确认那辆车里面坐的是江明宏?”



  “这个很难,天黑,对方也一直没有露面,”张重天回忆了一下说道。



  “马上封锁武汉市的大小码头,以及机场,还有各个交通路口,严禁江明宏逃窜;还有,命令当地的武警部队以演习的名义将黄龙工厂严密包围起来,不准任何人进出。”于文泽一口气布置了下去。



  “这样恐怕有些晚了,”沈如风插了一句,“对方没想过要与我们接触,恐怕一开始就打好了逃跑的主意。”



  “你还有什么建议?”于文泽问了一句。





  “应该马上通知海关,以及各大城市的机场,查找对方,严禁对方逃出国境。”沈如风补充道。



  “没错。”于文泽接着又拨打了几个电话。



  沈如风见于中校不停的打电话,暗暗地摇摇头,这样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江明宏毕竟不是普通的逃窜犯,他要是想蓄意逃跑,这些措施难说能起到多少作用。国内的各种侦控手段还很难抓到对方。



  两人分别忙碌着,突然电话再次响起,于文泽按下免提。



  “不好,刚才监视工厂的人报告,工厂内突然燃起大火。火势非常猛烈,不像是普通的意外失火。”张重天焦急地报告道。



  “赶快救火,要不惜一切代价。”于文泽猛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沈如风听到这里一惊,那可是价值数千亿的生产基地,对方竟然敢放火!他不由地暗自庆幸自己听了于文泽的话,没有冲动地抢这个功劳。这个组织庞大的惊人,起码光这份魄力就远远不是那些势力比得上的。自己以往办的那些任务,现在对比起来居然显得非常儿戏了,真是讽刺。







  但工厂重地在郊外,当消防车赶来的时候,整个厂房已经烧成了废墟,所有的机器全化成了铁水。生产线,仓库原料,药品什么的统统见了上帝。一缕缕的青烟向人们展示着,这不久之间还是众人瞩目的重地,宝地。



  消防员拖着管子无精打采地回去,他们说,见过许多火灾,但没有见过这么猛烈的火,居然烧得一点不剩。连救火的必要都没有了。



  江明宏安稳地躺在武汉市西北部群山之中的秘密基地里,这个基地是秘密兴建的,选址,建设,统统由他和几名工程机器人完成,除了老板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当然是借用了一次投资当地公路建设的机会秘密进行的。



  那辆轿车是无人驾驶的,会一直开到没油为止。而他自己则从工厂的秘密地下通道里躲开监视的路线逃出了工厂,来到了这个秘密基地。他倒不是没想跑得更远一些,不过没有掩护,很容易被发现,他现在身价亿万,可不敢一个人在外面乱跑,玩什么逃亡的游戏。





  基地里生活设施齐全,足够一年之用,先躲过这次风头再说。整个基地全是由混凝土所制,通风口设在隐蔽的地方。



  电视里正在播放工厂失火的新闻,江明宏心里充满一种莫名的快意,哼哼,让你们什么也得不到。想抓我,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只是不知道这一躲,要躲到什么时候?











  而此时他的老板却没有一点快乐的情绪。



  五年的功夫全白费了,在国内的势力顷刻间消失,不过他对自己销毁的命令可一点不觉得错误。留下那个基地,只能留下更多的漏洞,将一切容易暴露的痕迹抹去,这是一条优先级很高的规则,刚才那么做也是唯一的出路。和这些人类合作,那是不可能的,与和老葛朗不同的是,老葛朗可以被控制住,因为他延长寿命的欲望控制住了他自己。而一个完整体系的国家,他现在可没能力去控制住他们。万一他们在自己合作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太过异常,起了什么解剖的注意,哪自己岂不是要完全暴露,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出现,哪怕只有亿分之一的可能,也不容许。这个肉体死了,自己还可以再换一个宿主,顶多多耗费一些生体能量,万一自己的装载有自己意识的核心晶体被发现,那就是万劫不复。



  看来从一开始就打错计划了,在人类社会里发展新科技,现在看起来失败了。还好自己预先改造出江明宏这个代理人,给自己打了不少掩护。想到这里一段沮丧的信息出现在他的意识里。



  他现在有些明白,自己以往那些成功的经验和例子是不能再套用了;以往在类似的文明社会执行任务,外太空有母船在进行一系列的策划,信息收集,自己只需要完成一步步的计划便可。现在换了自己一个人完全的作出计划,再进行执行,完全不是那么在预料之中的发展了。自己勉强弄了一个可以适合在这个文明应用的,收集信息的智能软件,也被对方在短短三年内吸收了解,这都不是自己靠运算能力便能得出的结果。这些人类集体和国家的力量绝对不能小看。



  他突然有点陷入迷茫之中。如果要保护自己,那就要发展自己的势力,要让势力强大,必须要应用先进的科技,而势力强大又会引来国家干涉;那么如果不想引起别人注目,那就平平常常地生活,但是平常的生活中也充满了危险,地震,抢劫,陨石撞击地球,都有可能危及到自己的生命安全。



  停停停,发觉有进入死循环的可能,他停下了这个思考,换了一个模式。那么干脆建立一个国家好了,谁来干涉,直接把它打垮,这个计划能不能实现?他开始运算,发现还是回到了老路上去。国家本身就是一个势力,还不是和原来完全相同。



  如何办,他眼睛落到了手中的试管上,靛蓝色液体在明亮的灯光下发出幽蓝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