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玉石俱焚(中)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玉石俱焚(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黄龙武汉总公司发生大火,所有生产车间全部化为灰烬,江明宏下落不明,你们怎么监视的,一群饭桶!”沈兆福咆哮道。



  于文泽和沈如风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大气不敢出一声,他们也是刚刚接到这个消息,便立即报告给了沈兆福。





  “参谋长,您听我的报告”于文泽也感到无奈,和沈如风分析了一通,没想到对方连接触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放了一把火跑了,真TMD干净利落阿,他忍不住地想骂一句。



  “说吧,我倒要听听你们有什么解释的”沈兆福喘着粗气的声音清晰可闻,令两人战战兢兢,还好不是当面报告,不然就是两个耳刮子加一腿了。



  “这个对方根本没有和我们进行接触的意图,我怀疑对方是从某个环节接到了我们行动的计划,故而提前逃窜”于文泽胆战心惊地说着。



  “你是说我们这里有内奸吗?”沈兆福气小了一点。



  “那倒不一定,不过对方既然有那种监听芯片,恐怕能有很多渠道得知我们的计划”于文泽分析道。



  没错,沈兆福承认自己当时心急了,也难怪他不心急,发现对方拥有那种程度的科技,他能不马上派人去监视取证?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对方的反应这么快,这么大,直接烧毁证据出逃。



  “看来在扫除这次监听芯片的影响前,我们还不能做出任何行动了?”沈兆福说道。



  “恐怕正是那样”于文泽同意对方的看法。



  “那好吧,你们继续监视他们的公司成员,联络当地警方,另外我会通知海关,务必要查到江明宏的下落。这次的事件极其严重,虽然根据你们的报告火灾里并没有发现人员伤亡。”沈兆福最后说了一句。





  应付完这位沈参谋长,他们两人相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这个江明宏属兔子的,一有风吹草动,便四处乱窜。他们见识过的人也不少了,能有这种反应的可还是头一次见到。平常人怎么着也要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然后见招拆招吧。哪有这种还没有过招,就烧了自己老窝逃跑的。









  “看看吧,这是今天的报纸头条!”赵成山主席将几份报纸扔给了他们。



  叶昊天早在家里便第一时间得知了武汉市黄龙工厂发生大火的消息。此刻,他也只是瞄了一眼。



  “惊叹!最近两年内声名卓著的黄龙制药工厂突发大火,生产厂房化为灰烬!究竟是内奸,还是外部势力,请看下面报道。”





  “社会的舆论非常不利,国际影响非常之恶劣,同志们,你们怎么办?”赵成山的声音抬高了不少。



  几天前还趾高气扬的郑兴宝这时说不出话来,对方敢于采取这样的断然措施是他想象不到的。



  叶昊天此时可不会说自己早有先见之明的话,他开口道:“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处理这场大火的事后问题,我的看法有四点:”



  众人将目光投向他,他松了松领带接着说道“第一,先处理好媒体那一边,将舆论引导在这仅仅是一场生产事故上;”



  赵主席点点头,这点所有人都知道。



  “第二,据我所知,他们公司所生产的抗艾药物其实生产地只有武汉一个,另外两个动工了1年多还没有进行投产,也就是说现在开始,国际上已经没有抗艾药物的来源了”



  众人脸色有点凝重,这他们也知道,媒体的关注其实就在这方面,人们最不能接受的便是曾经拥有的突然间又失去了,哪还不如一直没有过。



  “第三,对方是在向我们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合作可以,但绝不容许被吞并,也不会把技术无偿拿出来。他们宁可把它烧成灰。”说到这他看了郑兴宝一眼。



  郑兴宝没回话,他知道此时说什么也不管用,估计大家的气都撒到他头上了,可他也觉得有些冤枉,他说了那番话不假,可是离具体执行还老远着了,除非,他转了转眼睛。



  “第四,具体事件的起因我大概也清楚一些,特种指的沈兆福参谋长曾经在报告之前采取了一次授予A级权限的监控行动,恐怕是这件事让对方起了疑心。”郑兴宝才明白问题出在哪儿,对这个沈兆福贸然的举动感到一丝不满。





  叶昊天大体上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众人接下来便是讨论该如何应对。



  不过这也没花多少时间,各位都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这点事情,说大也大,说小其实没有什么。



  他们达成了结论,首先,控制媒体导向,这次本来就是一场工业事故,但幸运的是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



  其次尽快地找到江明宏,达成不干涉的合作协议。差不多是他们提供技术,我们享受服务这种模式,至于他们的技术来源什么的先暂时不加以追究。



  最后,哪位科学家跑哪儿去了,失踪了近一年,这是怎么回事。这件事要由叶昊天同志全权负责。



  弄到最后,叶昊天发现事情到了现在一步,还是自己的错,如果早一步把那位科学家笼络到手,也就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从根本上讲,国家并没有什么损失,但总是有人将可以得到的东西划到自己身上,似乎不得到便成了自己的损失。叶昊天想到了这一句话。







  外部的舆论被迅速平静下来,这样的事故每年都要发生几起,这次又没有什么人员伤亡,普通人没多少兴趣。但是与此相关的一部分人在继续关注这个事件的发展,看官方能做出什么解释。





  “爸爸,怎么处理的这件事”叶芳芸对上头这段时间的变化也有所了解,江明宏纵火出逃,这是内部人才清楚的事实真相,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她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大吃一惊,这个江明宏,一点点动静就怕得逃窜了,一点不符合他平常的表现。如果他是正常起家的肯定不会如此表现,现在的表现只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工厂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才要毁掉证据。对方经过了这一件事,以后恐怕很难再出头了,他现在也有数百亿的身家,现在想想,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低调处理,尽快找到江明宏,恢复药物生产”叶昊天在那边说道。

  “那这次的事情就算完了?江明宏岂不是白白烧掉了价值千亿的工厂?”叶芳芸不敢相信地问道。



  “这可不是白烧,我到现在才算看清了这个人,确实不是一般的人物,光是这股魄力就没几个人能比得上。”叶昊天淡淡地说道。



  “他这一把火,就把被动转化为主动,不管如何,国内外的矛头都指向我们政府机关为什么没做好安全工作,他的责任反而没那么突出,等到药物断产,国内外的压力会更大。”叶昊天慢慢将这一番道理讲给女儿听。



  “现在我们公司还有些存货,估计可以应付半年的需求,我想他们公司的其他地方的药物仓库也会有些存货,暂时还不会发生缺药的问题,如果早点把生产技术弄到手,也不会有今天的被动局面。”叶芳芸说道。



  “估计对方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步,才不把技术交给我们,作为最后的要挟手段,用得还真是不错。对了,你去与他们公司里的人交涉,最好让江明宏能自己出来平息事态”叶昊天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