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垄断的终结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五章 垄断的终结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到美国纽约时报今天的头条了吗?”叶芳芸对刚刚走进房间的妹妹说道。



  “看到了,世界知名医药公司黄龙公司正式在美国设厂投产,看来江明宏终于耐不住性子,又跳出来了。只是这次却跑到了美国,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也在姐姐的预料之中。”叶芳倩踢掉鞋子,躺在了柔软的沙发上,顺手拿起了一个橘子,掰了一瓣,吃了起来。



  “看来下午我要去他们上海分部一趟,现在还联系不到对方。”叶芳芸觉得对方有很大可能会断绝与自己公司的合作。



  “那好吧,想来爸爸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叶芳倩将一瓣橘子扔进嘴里。



  “能有什么反应,估计高兴不起来。”叶芳芸也有些无可奈何,谁能事先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根本原因还在于一些人的观念问题吧。总想着垄断一切,不过话说回来,江明宏即便在美国也不会受到多好的待遇,尽管哪个是标榜自由市场和最注重知识产权的国家,利益面前,美国政府不会眼看着这么一大块蛋糕不去咬上一口,当然了国情不同,他也许只要喂饱那些贪婪的州议员便可以安心的继续发财。









  正如她所料想的一样,美国政府的医药官员确实出面干预,但他们采取的手段的确巧妙,在打着维护知识产权的旗号,要求江明宏为一直没有申请专利的抗艾药物“萨诺”在美国专利局申请专利,以免被其他公司研制出类似的药物抢先注册专利。



  江明宏明白对方打得什么注意,专利权是有年限的,而且生产技术要在申请过程中详细的注明,这就意味着美国政府在不知不觉中就可以享有这项技术,只要冒着违反专利法的风险就可以私自生产这种药品。何况美国的可口可乐饮料便没有申请专利,采取的便是是唯我独知的策略单独生产。这也是江明宏前两年的做法,显然给他带了了惊人的垄断利润。



  当然他也明白对方这样做的原因,毕竟虽然已经出现了两年,但这两年内还没有一家医药公司可以独立研究出拥有相同疗效的药品,使得许多国家对于某个公司垄断这种药品的局面感到不满。



  再三权衡之后,考虑到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再作更多的让步后,江明宏还是被迫选择了申请专利。当然更多的还是考虑到自己已经积累到了足够的商业资本,完全可以开展其它的业务。何况整天被一群担心国家卫生安全的美国官员惦记着决不是什么好事。在提交了专利申请书后,专利局以最高的效率检索到没有类似的发明申请过专利,实际上根本不用检索,如果有的话,早就打破他的垄断地位了。



  自然在这个被迫之中,江明宏还是在专业律师的指导下,和美国政府签订了一系列的商业合同,并达成了一些安全防卫上的秘密协议,确保政府部门对他的公司业务开展要提供优惠条件等等,以作为对他的补偿,专利权限同时也缩短到了前所为有的五年时间,这是鉴于艾滋病在两年来并没有因为这种药物的出现而被消灭,反而还在蔓延。当然这里面就是因为高昂的药价问题,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病人根本无法承担,还有就是西方腐朽生活方式在一些国家的越来越大的影响,导致这种病如同感冒一样,可以治愈,但不能避免被灭绝。





  申请下来专利权,江明宏便以许可生产这种药品作为条件,从美国其他医药公司换取了不少先进医药的生产专利许可。



  至于江明宏为什么不在国内申请,那么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是在国内申请了专利,那么根据专利法,生产技术必须要充分的公开,即是别人也可以利用这一技术制造出同样的产品。那么按照国际上专利保护力度,可以说他根本不可能赚到现在的资产。总之是这就是现实决定行为的最好诠释。当然这不是说美国就没有仿冒的行为,,其实在他这种药物出现之前,许多国家就开始不顾专利权的限制,开始仿制诸如鸡尾酒药物等抗艾药物了,仅仅是由于工艺流程复杂才很难仿制成功,而他这种疗效彻底的药,而且生产起来也非常简单,根本不要谈什么垄断市场赚取暴利,恐怕连研究成本也收不回来。



  叶芳芸在得知对方在美国申请专利也是有些无奈,这种方案她不是没提出过,不过显然对方对当时情况非常了解,是不可能在没有赚够之前公布技术的。





  总之在商业竞争对手眼中的一块巨大蛋糕因为江明宏申请专利而告结束,转为一种普通盈利的药品。只要支付专利费,每个公司都可以得到许可生产。而原本看起来庞大的患者群在将要泛滥的药品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了。可以轻易地预见到在两年之前还是世纪绝症的艾滋病终于可以像治愈普通感冒一样被治愈,只不过这到底是对人类生活进步的促进,还是对腐朽生活方式的一种变相鼓励?还没有人可以预见到。





  江明宏的这种行为并没有得到医学界的赞扬,反而引来一番痛骂。原因是在在得到生产技术,医药生产厂家发现只需要抗生素的生产成本,却可以卖到比黄金还要贵得多的价格。显然这里面江明宏到底赚取了多少他们可以清楚地根据他们的销售额算出来。江明宏再次成为一个站立在无数人血泪中积累起来的垄断资本家的代表。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这就是科技带来的财富,再次体现了那一点,结果看起来简单,但分别就在于别人看到了那一点,而你却没有发现。





  这和画一条线一万美元的事例同样一个道理。故事是一家公司的一部昂贵的机械出了故障,一个工程师在检查一番后在故障部位划了一条线,要求将这条线上的线圈减少999匝,结果机械修好,他要收取1万美元,对方不解,他说道,画一条线1美元,知道在那里划9999美元。和这个故事一样,江明宏公布出来的生产技术很简单,只是利用了一种人们平时没有认识到的微生物。但发现这种微生物的存在,并且能够利用它制作出具有神奇疗效的药物却是无比的困难。虽然说到这里好像是江明宏的发现一样,其实这一切完全归功于他下属的天才医学家——薛云楚博士。美国纽约新闻报道,撰稿人亨利.罗伯特





  美国人总是崇拜这些能够发现机遇的强者,因此江明宏在美国还没有遭受到其他国家内的类似人身攻击。而他的名字和肖像也分别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榜的第9位和时代周刊10月的封面。







  总算摆平了一件事,可以放放心心的在这个花花国度里逍遥一番。江明宏想想前几年的辛苦生活,得到老板放假的许可,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又不必担心商业对手再来绑架之类的事情。唯一还有顾虑的就是国内似乎并没有因为他出国而放弃他。这不,来自国内总公司的电话又响起了。



  “江总在吗?”助理华月悦耳的声音再次传来,让江明宏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找个老婆或者是女朋友之类的。似乎自己今年已经是25岁了,或者是24,也许还不到23,作为一个孤儿,他对自己的生日也没有搞得太清楚,或许这也是一个悲哀。



  “在,有什么事情?回国的事情就先不要提了,这里还有很多业务需要我去开展,国内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们了。”江明宏有些不悦地说道。这两天来,好几次国内都有人邀请他回去合作,在自己已经申请专利,抗艾药物不再成为垄断产品后,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是冲从自己公司员工身上发现的芯片而来,他可不会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