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故人再会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 故人再会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么说,你现在还没有脱离开他们的视线?”薛云楚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看着资料,一边与江明宏通讯。



  “没错,虽然不在国内,但是还是能感觉到有人在跟踪我,另外根据国内公司人员的秘密汇报,对方已经在公司内部发展了内线。看来想平静下来发展还是有些困难。”江明宏无奈地道,一边端起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既然这样,你暂时不要考虑回国的事情,另外我交待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人员可靠不可靠?”薛云楚看看研究进程,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大概召集了30名左右,每个都是从雇佣兵组织以及保全公司中精挑出来的,花费了巨额金钱,不能说他们一定可靠,但做那件事情还是没有问题的。”江明宏仔细地想了想。



  “好吧,这项工作一定要秘密进行,不要惊动其他人,尤其是我们的葛朗伦特先生。”薛云楚再三叮嘱了对方。



  “我都是以公司召集保安的名义办的,应该不会有人在意。”江明宏觉得不会发生什么差错,这在国外大公司中是很寻常的事情。



  “好吧,事情就这样,你平时注意一下安全,不要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低调一些,有什么慈善活动也可以参加一些。”薛云楚想了想暂时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对方去办。



  江明宏答应下来,便开始了在旁人看来悠闲的美国生活。







  “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薛云楚感到自己的计算和判断似乎很难预测清楚事态的变化,当然他明白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是自己并没有怎么经历人类社会,对于人的主观情绪方面掌握得非常之差,尽管从许多资料中知道人类所具有的特性,但这些并不足以作为他进行准确判断的标准。比如上次事件,他明白人类的贪欲很强,也因此开始出让了四成的商业利润给合作的公司。然而这并没有满足对方的欲望,在得知到他们还有更高的科技时,还是准备采取暴力措施对待。恐怕这里面包含不仅仅贪欲,还有他们内部各个部门的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总之这些东西,想到是一回事,具体到如何做,如何把握其中的度量和标准又是另外一回事。不是简简单单的模糊运算便可以得到的。



  难道只有冒着生命的危险去亲身体验这些人类社会生活?薛云楚反复思量了一番,觉得还是不能冒这个险,毕竟以往执行任务有母船支援,现在可以完全依靠的人只有自己一个,一旦出现万一,那自己辛辛苦苦获得的生命便彻底消失。



  还是呆在安全的一旁观察江明宏的行为与遭遇?这种旁观虽然会带来不少经验,但其中的限制也是清楚地很,对自己智慧的进化不会有太多的帮助。



  似乎产生意识之后这种两难的问题越来越多了,果然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人类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在自己体验过来也觉得深刻非常。自己现在空有远超常人的计算能力与科技水平,做起事情来还是坎坎坷坷。这个问题还是暂时搁置好了,将来可能会有办法。

  薛云楚回到研究基地,听到一阵推攘声。好像还有自己非常熟悉的声音在里面。



  “看看你怎么做的,这几种试剂的添加顺序完全颠倒,实验说明不是明明写着的吗,史密斯怎么会让你这种废物进到实验室来”一个美国专家正指着一位女助手的鼻子大骂,“你们华人……”



  他刚说到这儿似乎听到了什么,突然停止了叫嚣“好了,你赶紧出去,我要求史密斯再给我换一个,至于你,回你的纽约医学院继续学习吧。”



  那名女助手眼中含泪,踉踉跄跄地跑出研究室,正好和过来察看情况薛云楚撞在一起。



  女助手低着头连声说对不起,便想绕开对方,谁知胳膊却被对方抓住了。



  她抬头一看,脸上还挂满泪水,口中却止不住地惊呼起来,“是你?”







  “喝杯茶吧。”薛云楚给对方倒了一杯茶。两人现在坐在他的休息室里。



  “谢谢。”杨静怡低着头,不敢看对方,今天白天的事情显然让她感觉很丢面子。



  “你怎么会到这个研究基地里来的?”薛云楚心里虽然隐约明白一些原因,但还是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我大学读了两年,便去了美国纽约医学院留学,在那学习了三年后毕业,后来看到一家当地的医院招收实验室助手,便报了名。很快便被录取,然后乘船到了这里的实验室。”杨静怡心情略微平复了些,将这几年的经历简单地几句话就说了出来。



  这么私密的事情,葛朗伦特竟然敢随随便便地招收人进来?薛云楚本能地产生了怀疑。恐怕他不是那么傻的人。



  “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高中的同学会邀请了你几次也没有到,你现在的名声可大了,就连母校也立了你的雕像。我在纽约读书的时候,听说你获得了美国国家最高医学奖,可真厉害。”杨静怡掩饰不住羡慕的表情。



  “呵呵,”薛云楚自从来到这个岛后很少和普通人讲话,还好情绪上还能模仿过来,“开始研究出来一种药物,后来就到了美国,然后被一个实验室招揽,就是现在这儿一干就是两年。”听他说得这么简单,不知情的人以为他的生活太平谈了。



  “对了,你怎么会被选作那个专家的助手的?我看似乎不太符合你的专业”薛云楚知道刚刚发了一通脾气的美国专家其实是一个动物学家,和她的专业似乎不太相符。”



  “我也不太清楚,来招收的负责人把我分配到那儿去的。”杨静怡皱了皱眉头,一时之间忘记脸上还挂着泪。



  薛云楚并没有那么知趣,他喝了一口水,想了想这件事情我就是这里的总负责人,她进来竟然没有通知我,这种低级错误也会犯?或者说这仅仅是一种试探,一种美国人习惯用的威慑?真够无聊。







  “好吧,我去和他们说一声,你就到研究室的附属医院去工作吧。”薛云楚考虑一会说道。



  “能行吗?如果可以的话就太谢谢你了。”杨静怡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其他的话好说。



  “嗯,对了,你这里有没有电话,我想给家里人说一声。”杨静怡擦了擦脸,开口说道。



  “他们招你来的时候没告诉你吗?”薛云楚疑惑地问道。



  “告诉什么?”杨静怡不解地问道。



  “像这种私人实验室,出于保密的考虑,是不允许随便打电话的,你要和家人联系,恐怕得写航空信件才行。”薛云楚缓缓地说道。



  “好像在哪儿看到过,”杨静怡想了想,“对了,是在签工作合同的时候,上面似乎有这么一条。”



  “那就没错。航空信最快也要一周才能到国内,考虑到意外情况,你要收到他们的回信恐怕要等一个月。”薛云楚告诉她。



  “谢谢你帮忙,我先回去了,我要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一下。”杨静怡说道。



  在临走的时候,杨静怡似乎停留了一下,嘴里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薛云楚看在眼里,有些奇怪。



  不用说,这些信件都会经过核查,一丝一毫有可能泄漏地址以及其他内容的东西都不会流出去。薛云楚觉得还漏了点什么似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没有考虑到。





  薛云楚送走同学,再次回到了实验室,路上碰到一个回去休息的黑人专家,他在用本国语言嘟囔着“什么东西,下流的美国佬,种族分子。”



  恰巧薛云楚懂得地球上能够查到的所有语言,便拉住了他,“塔姆,怎么回事?”



  “哦,博士”塔姆看看周围没人,低声说道,“刚才格伦德骚扰新来的女助手,等到我赶过去的时候,为了怕发现便斥责她弄糟了实验,将她赶出了实验室,我正要找您报告。”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她最后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恐怕这种事相当难开口在她看来。这些美国人还真是难伺候,难怪葛朗伦特要在另外一个岛上建了生活区。看来人类的这种欲望还真是特别,竟然连我平时的规定都敢不放在眼里。



  “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不要传出去,这样对她的名声不好。”薛云楚考虑了一下说道。



  “明白了博士,我回去休息,这件事一定不会乱讲的。”塔姆对这位年轻的博士倒是很服从,因为对方发明的抗艾药物的使用使他的故乡非洲可以摆脱缠绕多年的顽疾困扰,这让他对对方感激不尽。虽然说那家生产公司在两年来一直保持高价的地位,但这与博士显然没有多少关系。同为科研人员,他明白有时候科学家是不可能独立对自己的成果做主的,比如制作原子弹的科学家们。最近更是通过电视新闻得知这家公司已经申请了专利,并且开始了转让,想来不久之后,故乡的经济和社会状况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改善。何况在科学领域中是达者为师的,在最近一年中的研究中他充分展现自己超出常人的能力,让他佩服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