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平静下的阴幕
章节列表
第六十九章 平静下的阴幕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好了,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吃过一顿饭后,杨静怡觉得心里畅快了许多,在坐上了车后问道。



  “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薛云楚没有明白地告诉她,反而引起了她的好奇。在车上他拨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杨静宜听不太明白的话。



  薛云楚驾车来到生活区的东部,停在了靠海不远的地方,这里有一个码头,码头上赫然停着一艘豪华游艇。杨静怡不由地捂住了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奢华的游艇。



  这艘游艇呈流线型,体积非常大,有二十来米长的样子,最宽处看起来也有五六米。乳白色的外观,在夕阳的余晖中,反射出阵阵柔和的光线,给人安静祥和的感觉。



  薛云楚踩着踏板凳上游艇,然后把手伸给她。



  杨静怡还有些不敢相信,小心翼翼地踩上踏板,担心一不留神会掉下去。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她没有多少犹豫地握住了。一阵温暖有力地感觉随即而来,脸上不自觉地涌上了一丝红色。

  对方将她扶上游艇,随后松开了手,让她放松的同时,隐然有些失望。但很快这种失望就被眼前游艇的豪华冲淡了。



  薛云楚领着她进入游艇内部,比起外部来里面的设备更是极尽奢华之能事。里面厨房,卧室,客厅,酒吧台,卫生间,种种生活娱乐设施都可以找到。如果说还有些遗憾的话,就是这里面没有任何无线上网设备。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并不是那些看起来非常昂贵的设备,而是两间卧室内都有一张看起来庞大无比,躺上去很舒服的席梦思床。这两张大床让她看得面红耳赤,让薛云楚疑惑不解了许久。



  “这艘游艇是项目赞助人送给我的,功能还挺全,平时也没用到,上次见面正巧有工作,没有好好招待你,这次就算补偿好了。”薛云楚若无其事地说道。



  “这么说我是第一个登上这个游艇的客人?那还真是荣幸。”杨静怡心情平复了下来,并没表现出多少受宠若惊的神色。她早就脱离了小女生的时代,这种奢华的用品虽然让她吃惊,也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就比对方低上一头。



  情绪变化得这么快,薛云楚暗暗地摇摇头,心道还是不要再分析了,这根本就算不出结果。他领着对方来到驾驶室下前方的瞭望台,大概就是游艇中心偏高的位子,当然驾驶室处在最高。这是一个游艇上观察海上风景最好的地方。杨静宜站在上方,迎面吹来湿润的海风,海面上波光粼粼,远处还有不知名的海鸟起起伏伏,不由地有些心醉。



  薛云楚进了驾驶室,缓慢地发动了游艇。两人由此开始了单独而短暂的海上旅行。





  “对方又上了游艇,和我们刚聘请来的那个华人女子一起。”史密斯通过秘密电话向葛朗伦特报告说。



  “好像这艘游艇自从我送给他后还是第一次使用,看来他对这个女人的感情还不一般。”葛朗伦特在另一头说道。



  “沃克,你将这个女人招进岛来是不是有些草率了,万一她是间谍,即便不是,她要是发觉到什么也很不好办。”史密斯有些疑惑,这个女人又不是多么突出的学者,虽然成绩不错,但这样就进入实验室基地,也太贸然了。



  “史密斯,我的老朋友,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老葛朗闭口不谈这个问题,反而转开话题。



  “什么话?沃克,”史密斯顺口问道。



  “一个男人,只有有了女人,心才能真正安定下来。”葛朗伦特略带深意地说道。



  “那为什么不用我们手上的人?”史密斯问道,虽然他也有了些答案,但还是想听听葛朗伦特的解释,免得他出现什么错误。



  “如果能用的话,我早就用了,你难道没发现他对我辛辛苦苦从各国搜集来的顶级美女都没有什么兴趣吗?我询问了一下手下的心理专家,他们说这是一种自我保护心理的表现,这点应该和他以往的生活经历有关。他们建议说这类人大概面对那些以往熟悉的人能够略微放松一下,你也知道,现在华夏国力日强,即便是我,也不能随便地做出绑架的事情,只能通过一些比较合法的手段做到这一点。还好让我发现他有一个以往的高中同学正好在纽约毕业,这才能将她招到岛上来。”葛朗伦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抽了一口雪茄。



  “当然,事先我调查过她的底细,所有的生活经历和时间没有空白,这排除了秘密受训的可能,一个弱女人,在我的地盘上还能翻出什么浪来,不过你要注意保护她一下,不要让一些无关的人骚扰她,免得引起我这位博士的任何不快。”葛朗伦特似有所指地说道。



  史密斯知道有人向他另外报告过,开口道:“这点我会注意的,你说得没错,沃克,这个人一定要抓住。用什么手段也可以,他前一阶段的实验成果我全都仔细地看过一遍,只有两个字的评价:天才。天才的指导者,天才的组织者,天才的实践者。即便是爱迪生,或者爱因斯坦,在他这个年纪,要做到这一点也根本不可能。”



  “呵呵”老葛朗略有得意的笑声从话筒里传来,“幸好这位天才和我有类似的欲望,否则这样的人才根本没有可能在我的手下工作;想来他肯定明白那些愚蠢的政府和议员是不可能支持他这种研究的。”



  “这倒没错”史密斯说了一句,“不过随着实验研究进入中期阶段,我们的保密级别还要进一步提高,斯文森群岛周围30海里以内最好不要有人经过。免得发现这里的异常情况。另外英美两国政府的间谍卫星也要注意防备,免得被他们无意间拍到照片。”



  “嗯,你的要求我会帮你办的。对了,我查到最近欧洲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似乎要到斯文森群岛观察他们放养的动物生活情况,这些家伙又不能粗暴对待。你注意一下,当然我会以私人领地的名义阻拦他们登岛的。”葛朗伦特想起手下的一份报告。



  “好的,对话就到这里,沃克注意一下你的身体,不要再抽雪茄,这会伤害你的脑细胞的,要知道,这次的实验也仅仅是做到脑移植。”史密斯提醒了一句。



  “好吧好吧,我的老朋友,这最后的嗜好我就戒掉它。希望你能尽早给我带来研究成功的消息。”葛朗伦特最后说了一句。





  游艇缓慢地绕岛航行,杨静怡终于对自己生活的这个地方有了一个直观地认识。一些地方曲折蜿蜒,水相当深,游艇可以离岸稍微近一些。岛上的植物仍然繁茂,并没有因为人们的到来而受到伤害。在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下,虽然仅仅是初春,但仍然抽出了绿芽。在两座岛交接的地方,薛云楚下了锚,也爬上了瞭望台。。这里的环境虽然早已看过,但他还要注意一下有什么变化。



  “这里的空气真得很清新,一点都觉不得寒冷”杨静怡对着他说。



  “是啊,这是洋流的影响,国内这个纬度现在还非常冷。”薛云楚观察着周围的海面环境,似乎没什么变化。岛屿上明处的警备位置也没有改变。从下锚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



  “唉,除了新年的时候乘机回家了一趟,现在也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杨静怡发愁地说道。



  “父母吗?”薛云楚没有搭话,自己根本没有所谓的父母,也就没有最亲近的人可以依靠或者记忆,还是说思念比较好?



  “对不起,我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不愉快的事情?”杨静怡似乎记起了这位同学的父母很早就离异,转头望向他。



  “没什么,这么多年,早习惯一个人了。”薛云楚没有看对方的眼睛,目光停留在不远处一只奋力捕捉海鱼的海鸟身上。如果没有猜错,它此时正为窝里刚刚度过冬天的孩子补充营养。



  两人一阵无语。天海间只有偶尔起伏的海鸟,以及海浪拍打岛岸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