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意外访客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一章 意外访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龙再兴。”江明宏联想到对方那双眼睛,就觉得有必要好好了解这个人。



  查看电脑记录,经过两个月对各个雇佣兵资料的继续收集,总算又增添了不少新的有用资料。



  关于龙再兴一栏里提到他有一个患有白血病的妹妹,也是复出成为雇佣兵的关键所在。



  白血病,记得博士提到过一次,只需要配型的骨髓移植就可。江明宏回忆了一下,这倒可以利用利用。



  龙晓蕴,这个名字有点诗意,江明宏很快调出了他妹妹的资料,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医院病人。病症: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建议治疗方案:造血干细胞移植。但由于华人圈的骨髓库过小,目前还未找到HLA配型完全符合的骨髓供体。(所谓HLA配型类似于输血时的配ABO血型,HLA代表的意思是人类白细胞抗原,即所谓的不同人个体之间免疫细胞之间进行识别的标志。这其实就是关系到两人的免疫细胞是否会将对方的组织器官识别的问题,如果配型一样,那么双方互不会攻击对方的器官组织或者免疫细胞本身,如果配型不符,任何一方的免疫细胞都会将对方包括免疫细胞本身在内以及其他组织器官发起攻击。造血干细胞作为一种祖细胞,能够产生大量的免疫细胞,因此要求移植的双方配型完全一致,才能保证移植入的一方能够利用这些新的造血干细胞重新建立造血功能和建立新的免疫系统替代原来的,当然这之前还要进行放疗和化疗以减弱原来的免疫系统。)



  本来同胞子女之间有1/4的机会配型一致,可惜两人恰好被那3/4的概率命中。





  “boss,对于白血病您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没有?”江明宏戴上脑波增幅器,在自己的房间内拨通了和薛云楚的通讯。



  “现在不是已经有了成熟的治疗方案了吗,使用配型符合的骨髓移植,我看就完全可以解决问题,只是还需要一些新的发展。”薛云楚恰好手上没事,便搜索了一下资料回答道。



  “一个病人找不到配型复合的骨髓供体,该怎么办?”他接着问道。

  “那也可以采用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虽然在提取时会携带一些恶性细胞使得复发率要比异体移植来的高。这是现在的设备和技术限制的,虽然已经有人开始进行净化的研究,但进展还不大,没有合适的过滤机制是不可能完全提纯的。”薛云楚没有不耐烦。



  江明宏看到刚才的治疗记录上的确有复发的纪录,心道这种方法还是不够完善。



  “复发后怎么办,病人不可能这样重复进行自体移植,每一次都要放化疗,正常身体承受不了几次。”江明宏提出这个问题。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利用病人的胚胎干细胞和去核的卵子用以产生新的造血干细胞,这种方法目前还没有多少人掌握,因为各种原因其中包括法律和人文伦理上的障碍,这种治疗性克隆也没有得到多大的进展。”薛云楚仔细地给他介绍道。



  “那boss能否做到这一点?”江明宏问道最关心的问题。



  “这倒没有什么问题,我手头上正好有这些设备和工具以及备用的卵子等,不过你要给谁做这个手术,你,不会得白血病的,我可以肯定。”薛云楚小小地开了个玩笑。



  “那倒不是,”江明宏连忙说,“有一个任务人选的妹妹需要做这种手术,您看?”



  薛云楚明白了他的意思,“好吧,你可以去做;不过也要等任务完成之后再说。”



  “明白。”江明宏得到老板的技术支持,一下有了底气。





  “老板,有人登门求见,对方自称是华人海外总商会的会长。”白人管家敲了敲门说道。



  江明宏披上外套,来到客厅,一边问身后的管家,“知道这个会长的情况吗?”



  “从上世纪50年代美国通过排华议案后,在旧金山的华人团体为了争取生存权,费了许多年的努力,才勉强集结成了一个整体,来拉拢议员,缓解排华情绪;但90年代到现在,这个团体随着美国国内环境的改善,有解散的趋势。很多商家已经退出,而且也很难吸引到新的人参加,大部分的华人聚集区内都是分散经营,多是血缘关系或者婚姻关系的联合,规模都不大。它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现在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没有多少约束力。”这个管家平时倒是收集了不少商场上的资料,不然对不起高昂的薪水。



  “嗯”江明宏满意地点点头,“既然同出一脉,于情于理似乎都应该见一见,不过你吩咐警卫,做好安全检查,来人不准携带武器。你去领他们进来,有什么异动,可以采取必要措施。”



  管家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出去了。



  陈仲林在高墙怀绕的农场外仔细地观察着这座世界知名的工厂,这里正在源源不断地生产着各种著名的药物,最富盛名的抗艾药物“萨诺”也是在这里出产。说它是工厂,不如说是一所军事堡垒,不过这个州没有不准这样建设的法律,除非它破坏了环境。



  一个白人管家打开了三重防护的钢制大门,将他迎了进去。



  然后经过了两道安全检查门,随行保镖的武器被没收了,虽然有些不快,他还是同意了对方的做法,毕竟这是私人领地。



  这座工厂并不是一览无余,实际上能看到的东西很少,很多建筑都隐藏在高墙以及乔木之间。完美的绿化措施,不仅美化了环境,也将那些地方统统遮掩了起来。



  沿着一条主道,坐着专门的接客轿车,他们行了大约10分钟,才来到别墅区。



  江明宏远远出来迎接,这让陈仲林稍稍满意了一些。在门口不能迎接,恐怕也是出于安全问题,毕竟最近恐怖袭击事件层出不穷,他这样的世界富豪是不可能贸然显身的。



  “江先生,初次见面,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陈仲林很老练地说道,“本人陈仲林,现任华人海外总商会会长,还是天齐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能见到江先生这样的传奇人物,真是无比荣幸。”



  “陈董客气了,你我同出一脉,身处海外,互相之间还要多多照应,说这样的话就太见外了。”江明宏一见对方,年纪大概四十多,保养得不错,看起来没多少皱纹,眉目端正,看上去不像工于心计的人,有了些好感。这几句话将双方的关系拉近了不少,正中陈仲林的下怀,他还正想说这番话。



  对方虽然年纪小自己几十岁,但成就地位无一不在自己之下,公司资产名声更远在自己之上。陈仲林自然也摆不了架子,连忙恭维道:“江先生年纪轻轻,就创下如此一番事业,确实是年少有为啊。”后生可畏的话就不要说了,那会显得自己倚老卖老。



  “你我二人就不要在这里客套了,来,江某多有不周,请快到屋内就坐。”江明宏说着将他请进了房内。



  陈仲林进入客厅,坐下后环顾了一周,一幅巨型山水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难道这就是……”陈仲林有些惊讶地说道。



  “没错,这就是4年前拍卖出国画最高价388万美元的张大千真迹《苍茫幽翠图》,这里还有他的印章‘迟秋m’。”江明宏略有得意地说道。那次拍卖他秘密派人将这幅画买来,存到了海外的瑞士银行,到美国后才取出来挂上。



  一听真迹,陈仲林立刻把注意力全放到这幅画上了,起身靠近这幅1.5米高、3.5米长的巨型山水画《苍茫幽翠图》。



  “好啊,难怪张大千的画一直在海外国画拍卖场上称霸,真是精品啊。”陈仲林赞不绝口,仔细地看起来。



  这幅画松峦叠翠,奇峰怪石,溪流潺潺,意境高远,充分展现了国画风姿。难怪就连毕加索看过他的画后也说,与中国绘画艺术比较,我的画甚至算不上艺术,真正的艺术在东方。(毕加索,1881-1973,张大千1901-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