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机锋暗藏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二章 机锋暗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没想到江先生也是个雅人,幸好我也对国画比较热衷,若是江先生不嫌弃,不如我们两人讨论一番如何。”陈仲林正想找些由头拉近私人关系,当然不会提之前邀请被拒绝的事情,这也不是自己遇到的第一回了。



  “不过附庸风雅罢了,我看陈董才是真正的风雅之人,还要请您多多指教。”江明宏也不多作推辞,两人便讨论起来。



  谈了一阵闲话,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很快便以兄弟相称了。江明宏无意地问道:“陈老兄,不知道你这次专门来找兄弟,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呵呵,江老弟说这些话就见外了,这次只是专门来拜访江老弟,顺便感谢江老弟做出了如此大的贡献,也让我们这些海外华人感到增光不少。”陈仲林言词倒是相当的恳切。。



  “哦,这些成就,只是兄弟一时运气而已”江明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谦虚地道。



  “江老弟的运气可是许多人都羡慕的。”陈仲林客气了几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嫉妒的神色,接着道,“每年海外华人都要捐款支援国家建设,国内有些地方还是相当落后,我们这些海外游子,是义不容辞的。”说完他特别留意了一下江明宏的表情,令他略略放心的是对方脸色没有丝毫改变。他说这番话心中也是有些苦涩,其中原因不言而明。



  “呵呵,陈老哥是爱国商人,我又怎么能落后,看在陈老哥不辞辛苦,远途来我这里做客的面子上,这些事情我一定给老哥一个满意的答复。好了,这些事随后我会让手下人处理的,时间近午,陈老哥想必还未用过午饭,我就做主一回,请你在寒舍用餐吧,陈老哥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江明宏热情地道。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多麻烦了。”陈仲林拱了拱手。









“爹,你回来了。”陈仲林回到家,儿子陈峰迎了出来。



  “嗯,我在外面吃过饭了,叫你妈不用忙了。”陈仲林点了点头,进屋后,将大衣递给儿子。



  陈峰接过大衣放好,进里屋对妈说了几句。



  陈仲林坐下,喝了口热茶,暖了暖身子,问道:“那两个人今天没来吧?”



  “嗯,没来,不过打了一个电话,问您在不在,我说不在他就挂了。”陈峰有点不明白那天的那两个人是干什么的,看起来不像普通人。



  “哦,我知道了,你去做功课去吧,马上快开学了。”陈仲林吩咐道。



  陈峰应了一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陈仲林正想着事情,一碗热气腾腾的燕窝银耳汤放在他面前。



  “我不是说吃过饭不让你忙了吗,还弄这些干嘛。”陈仲林嘴上说着,手里却拿起了勺子。



  “你那次在外面吃饱过,回家还不是再做一次”妻子谭小惠抱怨道。



  “嘿嘿”陈仲林笑了笑,开始吃起来。



  “昨天你去见了什么人,用了这么长时间。”谭小惠不明白丈夫昨天急匆匆地赶飞机为了什么。



  “见了一个亿万富翁,”陈仲林觉得这事情也没什么好瞒得,顺口说道。



  “你开的不过是一个小公司,亿万富翁有这么好见?”谭小惠有些怀疑。



  “别人好见不好见我不知道,不过对方对我倒是挺热情,年纪很轻,比峰儿大不了几岁,真是年轻有为啊。”陈仲林感叹了一句。



  “你说的是新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那个同胞?”谭小惠很快明白过来。



  “嗯,没错,几年时间累积了过百亿的那位。”陈仲林说了一下。



  “比当年的盖茨还强,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厉害了,不知道峰儿能不能有这个出息。”谭小惠跟了一句。



  “峰儿人老实,能安安稳稳地把我创办的这家公司继承下去我就知足了。”陈仲林倒没有太多的想法。



  “那倒是,钱多了也不是太好的事情,能跟你过这样的生活我就很知足了。”谭小惠说着收拾起丈夫吃完的餐具。



  “你这句说得没错,别的亿万富翁过得怎么样我还没见过,这位江老弟住的地方可真是防备森严,”陈仲林兴致一起,便和妻子谈起了这次见闻。



  当陈仲林谈到对方随便在客厅里摆放着一幅花了近400万美元拍卖到的山水画时,谭小惠感到自己家虽然也算得上富裕,但显然是小巫见大巫了,公司一年的销售额才一千多万美元,利润还没有人家一幅画多。



  谈兴正浓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阿成,去看看什么人?”陈仲林吩咐了一句。



  保镖阿成是在唐人街里长大的,为人憨厚,这也是陈仲林看中他的地方,好歹也使社区里小有名气的富翁,不作好保安工作是不行的,尤其近年来华人社区内频频发生一些其他国家移民摩擦事件。



  “知道了,老爷。”





  阿成透过窥视孔向外看了一下,是两个人,身强力壮,看起来不必自己弱,一个人比较年轻,另一个就大的多了,有三十多。他提起一丝警惕,通过一旁的话筒问道:“请问两位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一个人上前来,拿起外面的话筒说道:“告诉陈仲林,就说张长贡找他。”



  阿成虽然憨厚人却不傻,一听这个人的口气,就知道这个不会是对方真的名字,恐怕是老爷的旧识。



  “你们两位等一下,我回去告诉老爷。”阿成快步返回客厅。



  “是叫张长贡么?”陈仲林听了阿成的报告,阿成点了点头,他们两人来到门前。



  陈仲林同样向外看了一眼,确定没错后才打开门,将两人请了进来。



  “两位,有话请到书房里谈。”陈仲林让妻子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将二人请进书房,又吩咐阿成守在门口。



  将书房门关紧后,陈仲林请两人坐下,开口道:“张老弟,这位是?”



  张长贡看了看四周,说道:“这位是我的同事,姓沈,单名一个封字。”



  陈仲林对这位张老弟的来头并不太清楚,但对方对自己有恩,这次托自己办事也不能不帮忙,开口说道:“张老弟托我办的事情有了眉目,过几天便能让老弟与对方见面。”



  “那太谢谢你的帮忙了。”张长贡客气了一下,“不知道陈老哥以什么名义将我介绍过去?”



  “谈话的时候,听到这位江先生正在募集保安,以张老弟的身手应该没问题吧。”陈仲林问了一句。



  两人脸上闪过一阵喜色,但随即而逝。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我的身手老哥也是见识过得,这次的事情多麻烦老哥了,以后如果老哥有什么麻烦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张长贡打了个保票。



  陈仲林心里在欣喜之余也感到一阵担忧,自己这么做也是担了不少风险的。虽然这位张老弟口上说是为了查办一件案子需要自己帮忙,而且拿出国家的名义出来,对自己又有恩情,不得不答应。但根据自己昨天的观察,那位江老弟倒也显得非常真诚,不像个狡诈之人,怎么会牵涉到这种说不清楚的事情上来。算了这些事情不是自己能承担起的,还了这个人情,以后他们就不会来麻烦自己。还是老实的经营自己的公司罢,妻子孩子都靠着这个公司来养活,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想到这里他松了口气。



  “老弟太客气了,不过这位江先生选人的标准非常严格,恐怕我也不能完全保证。”陈仲林给自己留了一丝余地。



  “这个就不劳陈兄担心,只要陈兄愿意引见就行。”张长贡并不把这点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