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初次相识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六章 初次相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川千代子看到男友这番表现,脸上一阵诧异,好奇地望向这个年轻的男子。



  格伦德见状,忙介绍道:“这位是我工作上的上司,我正在进行的项目研究的总负责人。”格伦德明白自己所参与的克隆研究,所遇到的难以解决的问题,在这位博士的指导下,才很快得到突破,所以丝毫不敢怠慢,只有深为内行的人才明白这其中的难度。



  “薛云楚,初次见面,你好。”薛云楚见两个人都认识这位小姐,站起来自我介绍道。



  “我叫小川千代子,薛先生,您好,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小川千代子非常有力的鞠了一躬。



  “不必客气,好像你们的菜上来了。”薛云楚看了一下说道。



  “我们就不打扰您用餐了,杨小姐,再次感谢你以前的照顾。”小川千代子说完后便和男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转过身后,脸上闪现出一阵不悦,小川的男友竟然是那个家伙,记得第一次来这里还被他无端指责,没想到这么快便不认识自己。她吃了两口菜,感到索然无味。



  “怎么,你似乎不太高兴,是因为格伦德的事情吗?”薛云楚看到对方的表情,问道。



  “你怎么知道?”杨静怡先是一阵惊讶,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色,“哦,他是你的下属,这也难怪了。”



  “这个美国人,我也不大喜欢,不过他的业务水平还可以。”两人此时用的是中文,也不担心被他听到。



  “是吗?不过我担心千代子,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值得依靠的人。”说这话的时候,杨静怡脸上挂上一阵忧色,为这个平时给自己排除了不少寂寞的同事担忧。



  “呵呵,这个就没必要,你的同事看起来是个聪明人。”薛云楚脸上挂上了一种莫名的笑意。



  “这倒不假,”杨静怡想起平时许多工作她都完成的井井有条,但还是说道:“但她太善良了,她的身世很悲惨的。”



  说到这里,她犹豫地向千代子的座位看了一眼,两人正在用英语愉快地交谈,便住了口。



  “哦,还有这回事。”薛云楚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她原来是不是在韦林酒店工作?”韦林酒店便是格伦德以前经常去的那家。



  “你怎么知道?”杨静怡又吃了一惊,不过又释然,“你连我的工作都能调动,想来这里的人事安排很熟悉了。”



  薛云楚没多做解释,想来这个女人恐怕是被葛朗伦特拐骗过来的,这种肮脏的事情在人类社会里真是屡见不鲜,普通的繁殖行为被他们发展到如此地步也真是文明社会中少有的类型。



  “这里的工资很高的,工作几年后她就有足够积蓄可以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了。”薛云楚说道。



  “这也是。”杨静怡想起自己在这里不过工作了两个月,就已经攒了六千多美金,又没有花费,连服装化妆品之类的也因为他送给自己的卡完全免费,几乎相当于父母在国内一年的收入。难怪当初那么多人报名,不过最后自己能入选,想来也够幸运的。



  “对了,我还要谢谢你。”杨静怡略带神秘地说道。



  “谢我什么?”薛云楚想不出还为她做过什么。



  “我听院长说再过一个月,我实习期满就提我做门诊护理组这个科室的副护士长。我刚进医院,又不认识什么人,想来这也是托了你的福。”杨静怡说道,看了这么多的书,这些简单的社会道理还明白,那么多人竞争,副护士长的职位怎么会轻易轮到一个刚入医院的新人。



  “我并没有打过招呼,这也是你工作努力的原因吧。”薛云楚想了想,自己并不认识那位院长。



  “我工作可一点不努力,想努力也努力不起来,这么大的医院,设备那么完善,每天只有两三个人,要么是研究员,要么就是这岛上的服务生,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硬件。”杨静怡一阵惋惜地道。



  还没到那个时候,薛云楚心里念道,想来不久后这里恐怕会成为世界上最繁忙的医院,如果葛朗伦特是个标准的资本家的话。



  两人吃过饭,又谈了一阵,天色还早得很,刚刚下午两点钟,不过薛云楚要回去休息一下,便分手了。





  杨静怡今天轮休,在个人的公寓里闲着无聊,便去找自己的同事小川千代子,她觉得还是得提醒一下对方。



  “你是问今天我的男伴吗?”小川千代子非常高兴地将杨静怡迎进房间,在听完对方的提问后说道。



  “是啊,那个人我见过一次的。”杨静怡刚要说出来,便被千代子下面的话打断了。



  “他可是个好人,我跟你讲过我的母亲患了重病,听说这里有一份待遇非常好的工作,便报了名,谁知道会遇到那种情况,还好让我第一天便碰到他。”小川脸上洋溢起一种光彩来。



  杨静怡在美国读书的时候,经常听同学提起那种地方,知道这种事情是自己无法制止的。可轮到自己的好友遇到这种事情,还是禁不住的愤怒,但又无可奈何。



  并没有停下,接着说道:“不仅如此,他还给我的母亲寄去了一笔医疗费,并且告诉我说等他的实验成果通过临床试验,便给我的母亲动手术。”说到这里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怎么了,”杨静怡关切地看着对方,连忙要去拿药。



  “不用了,我只是胸口有点痛,一会就好的。每次想到母亲正在承受比我还要重十倍痛苦的时候,我的心便止不住的疼痛。”小川脸上一片黯然。



  杨静怡听她提起过母亲和她都有先天性的心脏病,治疗心脏病目前疗效最好的便是换心手术,但这种资源实在太过稀少,又不像其他器官有广泛捐献的可能,只能等意外身亡人的家属捐献或者出售。其实又何止这一样,许多人体的器官疾病都可以通过移植来治愈,不过鉴于免疫排斥反应以及器官来源的局限性,医学界在这个方面一直没有巨大的突破。



  想到这里,杨静怡也忘记了再说那件事情,问道:“那你知道他在从事什么实验吗?”



  “这个我没有问,”小川说道,“有可能是他们的研究机密,我不能问的,不过我相信他说的话。”







  薛云楚回到休息室,调出电脑里的人事资料,查到小川千代子一栏,这是自己的权限,作为基地研究的总负责人,总不能不了解基地的人事情况。



  小川千代子,父亲小川野,早逝,母亲小川惠子,东京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病人。所患病症:先天性心脏病,重症患者。小川本人也患有较轻微的先天性心脏病,有继续发展的可能。………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前些天第一阶段试验结束的时候,格伦德提出将实验结果用于临床的建议。薛云楚看完资料想到,不过史密斯却拒绝了,恐怕是想等到整个研究结束后,免得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