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实验的后期(下)
章节列表
第七十九章 实验的后期(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只要葛朗伦特不把这里的事情泄漏出去,他怎么凑齐清单上的材料薛云楚一点也不关心,实验助手来了报告,第一个实验体现在各项生理指标均表现正常,看来是到时候将它放到野外,观察是否还能和以前一样生存,。



  他和相关三名实验人员以及保安带着实验体来到最初捕捉的地点,准备放生。研究基地所在的岛屿大概有数百平方公里,驱车只用了几分钟。



  斯里芬在笼子里,焦躁不安,数周前在捕食雪兔的时候被人用枪打昏后,本以为会没命的,没想到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身体似乎被换过一样,变得和年轻时候一样有力,但却没有了往日熟悉的味道。



  它扑在笼子上,磨砺着爪子,略带惊恐的看着外面穿着白色衣服的人类,不知道自己离开家多长时间了,不过妻子把多数食物都储备了起来,应该饿不到家里的孩子。



  等了不多久,笼子们便被两个全副武装的人员打开了,那几名穿着白衣服的人类躲到了一旁,不过他们根本不用担心,自己没有一点要报复的念头。作为一条经过了13年的老狼,他已经没有那种年轻的冲动了,这种情况下,有任何攻击的态势都会受到那两支枪的招呼。



  笼子们一开,他便飞快地跑了出去,似乎腿脚还有些不太听使唤,远远达不到自己年轻时候的速度。



  回头看看那些人类,他们又上了那种古怪的车子,自己是跑不过那种四个轮子的家伙,但在本能的驱使下,还是尽力远离这些东西,还好他们没有再追上来。



  “博士,看实验体的行动,还在正常范围之内,可能还得一段时间才能完全适应原来的野外生活。”一名实验助手说道。



  薛云楚点了点头,看着那头狼跑出了视线,吩咐道“要保证无线电追踪器和野外监控摄像仪运作正常,所有关于实验体的行动都要记录下来作为分析数据。”



  这片岛屿已经被完全监控了起来,任何鸟动虫啼都逃不过录像头的范围。



  在车载电脑上切换出来那头狼的监控摄像,目标体正在向自己的巢穴奔去。



  斯里芬用最快的速度奔回自己的窝,远远地便看见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正在进食,不由地放下心来。



  它很快地靠近,妻子却在朝它嗥叫,警告他不要靠近。



  斯里芬吃惊之余,用夫妻间特有的联系方式说明着一切。



  但妻子显然没那么容易接受,它慢慢地靠近,用鼻子不停地嗅,似乎嗅出了一点熟悉的味道,然后停了下来,惊疑地看着。



  斯里芬用尽了全力去解释,但连它自己也不明白的事情只能模糊地说出曾被人类捉去,刚被放了回来。







  薛云楚在电脑前观察了两头狼之间的行为,问道:“丝米尔,你看他还会不会被那头母狼接受?”



  丝米尔认真地想了一下,说道:“狼,尽管是一种群居动物,但也有感情的存在,其中雌雄成对的也会生活很长时间,甚至会是一生,当然这是哺育子女所需要的。母狼为了保证食物的足够供应,往往逼迫公狼尽力的猎食。这个岛上狼的数量不多,没有成群,是分散生活的。公狼失踪了数周,想来食物已经快耗尽了,母狼出于养育小狼的需要,应该会最终接受这头看起来陌生但又懂得它们之间联系的公狼。当然如果是完全陌生的公狼,恐怕不太可能,因为有可能会危及到小狼的生命,”



  “哦,看来和人类社会也有些相似。”薛云楚说了一句,继续观察它们的举动。



  一天过去了,似乎情况没多少变化,母狼不允许公狼靠近它的巢穴和小狼。



  将观察工作放给助手,薛云楚回到实验室,准备下一场手术实验。



  斯里芬回不到自己的窝,便找了一个洞穴临时住了下来,肚皮的饥饿让它不得不冒着再次被人类抓走的危险去捕猎。



  新的身体非常有力,但却似乎遗忘了以往的技巧一般,每当要做出一个平时熟悉的动作时,便会不自主地迟滞一下,而灵活的猎物就这样跑掉。过了一整天,它什么也没有捕捉到。



  第二天,它又试图靠近自己的妻子,但还是被无情地赶走。捕猎还是一无所获。



  直到第四天,它费尽力气才抓住一只兔子,按照以往的记忆,它最多只能吃到一小部分便被妻子夺走埋藏起来。



  吃掉了一只后腿后,它将那只兔子丢在了自己原来的窝不远处,然后跑掉了。







  “这只狼的举动还真有些奇怪,要记录下来,这可是宝贵的野生动物研究资料。”一名助手说道。



  “能看到这一幕还真不容易,看来我们是第一个。”另一人带点幽默地说道。





  薛云楚这几天除了分析观察人员传回来的录像外,就是在准备下一场手术。这一次的对象是一头成年的狒狒,是从他们基地动物园里挑选出来的。这个动物园和基地一起建设的,里面购买了各种动物,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在某些方面有人类社会的特征。



  狒狒是和人类基因比较近似的一种哺乳动物,根据目前的科学结论应该是有着一种共同的祖先。相应的实验准备时间也需要长很多,了解各种资料,以及对神经系统地分析,如果不是薛云楚来主持以及雄厚的资金保证,普通科学家恐怕要花上数年的时间来进行一次他们正在进行的手术。



  正在准备期间,电话响起,薛云楚接过电话。



  “格伦德,有什么事情吗?”原来是那个美国专家。



  “博士,胚胎干细胞定向培植技术已经完善了,通过了各项测试,是不是用于临床试验?”对方语气里似乎有一丝焦急的意味。



  “你先等等,我亲自去看看实验情况。”薛云楚挂了电话,准备到格伦德所在的实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