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医学界的革命(上)
章节列表
第八十章 医学界的革命(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个胚胎干细胞定向培植技术应该是个副产品才对,薛云楚很快来到了格伦德所主管的实验室。



  “博士,这是我们的实验成果,现在人体绝大部分组织器官都可以独立的培养出来,周期不超过两周,这是一个震惊世界的发明!”格伦德非常兴奋,身为这方面专家的他明白要做到这一步有多么的困难,如果不是眼前的年轻人在许多地方作出了指导,想要在短短两年内取得这样的成果,根本是天方夜谭。



  薛云楚走过一排排浸泡在特制营养液中的人体各种组织器官,肾脏、心脏、脑等等许多重要的人体器官都有完全的生理活力,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可以改变目前医学界状况的发明。



  看过一遍实体成果,然后又记下了他们通过电脑演示的全部培养过程以及相关的技术资料,这些事情花了整整一个下午。



  最后薛云楚点点头,“你们做得很好,这个实验室以及这个项目的相关人员,在不久后就会得到属于你们的奖励。”



  格伦德明白这个奖励会很丰厚,但他最在意的却是什么时候在世界范围内宣布这个研究成果的发明。



  “博士,我们现在仅仅是在实验室里培养出了各种器官,至于它的活性和作用还需要临床进一步验证。”格伦德提出了要求。



  “这个我会向项目赞助人提出的,相信很快能够得到回复。”薛云楚心里却想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个成果不过是个附属品,只不过更容易让克隆这件事情披上合法的外衣罢了,看来葛朗伦特还真会钻法律的空子。



  格伦德想不到这位博士还在转着别的念头,跟在后面,还止不住兴奋,“这项成果绝对可以打破人们现在对克隆的限制,想想那些因为器官昂贵以及免疫排斥反应而无法通过移植存活的病人吧,相信即便全面禁止克隆的美国政府也抵挡不住他们的压力,克隆合法的法案很快就能通过。”



  过了一会,他自言自语道:“这项成果是这几年那些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取得的成就所不能比较的,也只有博士在三年前研制的抗艾药物具有同样的地位,起码价值五个诺贝尔奖。”



  薛云楚又亲身体会到人类一个特点,对荣誉看得特别重,即便是格伦德这样的人,虽然嘴里在贬低那些诺贝尔奖获得者,语气里却有掩饰不住的羡慕。他对这种带不来实际效益的东西并不在乎,不然1年前就可以获得,听江明宏说是因为对方无法联系他,而取消了这次得奖资格。江明宏自然不会泄漏他的行踪,葛朗伦特更不会暴露他的存在。



  对于那些诺贝尔奖获得者他还是非常肯定的,毕竟是代表了人类最高创造力的一群,在没有一个超前指导下,独立的摸索和验证,要花费的时间和资金多上数十倍,爱迪生发明灯丝就实验了1000多种材料,如果事先知道钨是最适合的,专门研究这一种材料,其难度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离开了格伦德的实验室,薛云楚想起他说的临床应用上,这点还要问问葛朗伦特的意思。







  “胚胎干细胞定向培植获得了成功?!”史密斯在听到这个报告后表现得和格伦德没有多少差别,这个成果和他们见不得光的永生研究可大不相同,这可以获得国际医学界肯定的,何况许多国家都支持这种研究的开展,英国、华夏、韩国等等是目前在全力进行这种研究的主要国家,他们的主要研究课题也恰好是这个,因为这个是目前临床医疗上最需要的。



  这可意味着巨大的荣誉和收益,史密斯不禁动了心。



  “这项研究有那么让你吃惊吗?”葛朗伦特作为一个标准的资本家,看重的是它的价值,最近几年内还没有什么医学界上的发明能让这个心腹如此惊讶,除了那次抗艾药物的出现,这也是他向自己提出招揽那位科学家的最初动机,看来自己当初下的这个决策真是一如既往的正确无比。



  “当然值得吃惊,这意味着人类的医疗技术将迈入一个新的世界!它是里程碑式的科学成就!”史密斯接连应用了好几个感叹句。



  听他这么一说,葛朗伦特有了极大的兴趣,“那你仔细地说说将会带来什么变化?”



  “当然,首先现在的器官移植的现实状况可以得到根本改变,其医疗成本将降低到一个普通家庭正常承受范围之内,仅仅这一项,就可以说是伟大的成就!”史密斯仔细的看过整个培养技术,里面的成本并不高,只是硬件设施的先期投产相对高一些,还有需要对每个需要移植的病人进行器官专门培养。



  “最关键的是,病人再也不用担心器官移植后的免疫排斥,用的本来就是同出一源的器官,其契合度即便是孪生兄弟之间的移植也无法比拟的。”史密斯接着说道。





  “还有,许多其它的疾病也可以通过这一技术解决,白血病、神经性疾病诸如因为神经受伤而导致瘫痪等等其他各种疾病。可以说它的发明可以彻底引起一场革命!”史密斯最后下了一个断言。





  说到最后,史密斯带了一丝颓唐之音,“提到这里,我不得不觉得这世界上真有所谓的天才,虽然那个人之前发明的药物已经让我很吃惊了,但却不能与这次他主持下的成果相比,抗艾药物毕竟针对的是特定少数病人,这个成果却可以面向整个医疗界!甚至许多因为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的人也可能得到延续生命的机会。”



  葛朗伦特并没有被史密斯那些感叹的话打动多少,这项成果如此重大让他即喜又忧,喜的自然是自己没做错决断,光凭这一项成果自己也能够得到延长生命的机会,忧的自然是这会不会引起他人的觊觎,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灾祸,前提是假如公开的话。



  “那我们要不要公布?”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要,当然要,这项可以改变医学界现状的成果如果埋没在实验室里,人类的医学发展就要慢上10年!在科技如此迅速发展的今天,10年就代表着现代与近代的差别!”史密斯今天激动的次数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



  这个人即便是自己的心腹,但骨子里还是个科学家,以科学发展为自己的目标,虽然他同意那位科学家的研究项目,也仅仅因为确实是医学一直以来的终极目标。医学归根到底还不是治病救人,治病救人还不是为了延长人的生命,相比这点那些实验过程中的牺牲和投入也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罢。虽然两人在秘密电话里通话,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葛朗伦特还是非常明白此时史密斯的心情。



  到底该如何做,葛朗伦特在通话完后陷入了长久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