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 黄雀在后(上)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七章 黄雀在后(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想要避开这些人的视线,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们就像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开。想来想去,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底下的那些员工顶多让他们知道一些普通商业机密就是极限了,想要参与到这种事情上来,还真找不到一个人能够完全信任,这件研究的事情只能向后再拖一拖了,现在这种技术刚刚出现,正是饱受关注的时候,想得到它的人会连一点露出来的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反正看他们谈判的架势,没有个三年五载,想要达成一致意见是不可能的。江明宏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一则新闻:“两股游行队伍在美国白宫前发生了激烈冲突,缘由是,一个由数个慈善团体以及医疗机构的研究员包括部分病人家属所组成的队伍,主张政府应当公布新发现的生物医疗技术,取消这项专利保护,以造福全人类,降低目前高昂的医疗费用;另一股则是由知名伦理学家以及其他一些曾坚决反对一切克隆的社会人士,反对这项生物技术的传播。双方在游行的尽头碰面,打着不同的旗号,开始时发生了严重的口头争论,伴随着争论的激烈化,双方开始动手,交手不久,闻讯赶来的警察和卫戍部队为制止冲突试图分开双方,却被激动的人群同样殴打,场面一片混乱,碍于游行队伍中有不少知名人士,军警无法使用常规手段驱散人群,只能调集更多的人手来制止这场冲突的蔓延。”

  江明宏一边看着电视,拿起一份报纸,上面专门开辟了一个版块,来登陆各方的评论。可以看出的是,认为这项技术应该公布并且取消专利保护,用于各种疾病研究的人占了上风,反对克隆的一方也只能提出要进行限制,防止滥用的危险,而不是像原来一样反对一切形式上的克隆技术。

  这些天来,类似的报告和争论随处可见,但反映的观点和刚刚那则新闻里的如出一辙。看来这项技术的影响还真是有点出乎意料,连如今比较现实理智的美国人也如此激动。仔细想想美国现状完全可以理解,尽管在此之前美国就拥有一套在世界上看来是非常先进的器官移植系统,负责全美的器官获取以及配型选择受体的工作,能够满足大部分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需要。然而一个非常客观,令人无法避免的事实就是,接受器官移植后的病人存活率并不容许乐观,在术后1年之内,以肾脏移植的死亡率最低,大概在3%左右,而心肺联合移植的死亡率接近一半。而且随着年限增加,死亡率会越来越高。在各种器官移植中,存活最长时间的是肾脏移植,活体供肾,继续存活了41年,短的如小肠移植最长也不过11年左右。一句话,即便接受了合适的器官移植,想要拥有正常人一样的身体健康和寿命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是在医疗保险和个人保险以及社会福利相对完善的美国,器官移植费用相对来说构不成太多的障碍,其他国家连拥有合适器官移植以及可以承担这项费用的病人都要少得多。

  有可能完全打破这一医疗现状的克隆技术出现,也无怪乎能立刻压过原来众多反对克隆的声音。

  人毕竟是现实的动物啊,江明宏感叹了一句,在实实在在的好处面前,还能有多少人会能看到它存在多少风险,想来这种器官移植的服务很快便能扩展到全世界,即便美国方面不会轻易泄漏技术,也不可能有禁止向他国提供器官培养服务的说法。

  这项专利的所有人,葛朗伦特这个老狐狸可真是赚到了,江明宏有些不平,却也无可奈何,不过老板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流失如此大的市场,虽然技术一时之间不能自己重新研发。

  江明宏有些意外地是,在听了他对这段时间外界现状的报告后,老板并没有让他采取什么行动,反而命令他对那些正在监视他的人多加注意,把握那些人的行踪并且找出具体的负责人来。

  听了这个命令后,江明宏一阵头大,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活,手下训练的那帮人不知道能不能顶事,算了,也只能让他们去办这件事,另外再向那些组织重金悬赏,以保万无一失,根据老板的口气看来这件事非常重要。

  那些组织正是一些为富豪和上层人物办事的地下势力,他们的服务方式是江明宏在纽约参加一次高级俱乐部活动的时候,有人私下送给他的。他们的服务条款里面有一条:不接有可能引发官方敌意的业务,至于有多少组织愿意遵守就是个未知数了。和这个高级俱乐部相关的是,俱乐部设有一个公共账户,用来存放各个委托人转来的保证金,同时向这些组织提供任务。当然这些服务都要拥有一张代价高昂的会员卡才能享受得到,这个俱乐部又有一个别称:“亿万富翁俱乐部”,有近百年的历史。当然客户保密工作要做的完美,否则不会有人买他们的帐,俱乐部也不可能长久的办下去。

  身家过百亿的江明宏自然也取得了这个资格,可以来办一些平常觉得棘手的事情。

  “比尔,又来了一项委托,最终报酬1千万!”一个正在笔记本电脑前面工作的人略有兴奋地说道。

  “1千万吗?即便是亿万富翁也没有几个能随随便便地拿出来吧。”被叫做比尔的人接道,虽然近些年来有些亿万富翁为慈善事业捐款数十乃至上百亿美元,但那是正规的投资或者说事业,和私下委托是有极大差别的。

  “虽然这笔数目并没有前些天那些委托来的高,但难度完全不一样。”那个人接着说道,此时比尔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的确不太困难,原来是要查一伙人的动向,难道是有人眼红这个富翁,想要绑架还是抢劫?”委托上说得不太清楚,但按照委托发布的规定还是注明了详细的任务目标以及其他情况。

  如何在这里发布委托也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起码不能在委托里泄漏出自己是谁来或者被执行者在任务过程中发现委托人的具体存在。因此俱乐部有一个很小的部分便是专门处理这个委托发布的,可以根据会员的大体要求进行仔细地制作,以确保他们的隐私。

  前几天有几笔委托比这个高的多,最高的达到了三亿美金,,但那是一个要获取眼下被炒得最热的生物技术,其难度可比登天。而且那些委托也都是通过其他途径发来的,可信度上和这家委托的发出单位相差很大。根据发布者的代码来看,应该是那家曾经发布过无数次类似任务的俱乐部。这家俱乐部的任务一向是他们这行里的最爱,因为一点,决不会发生赖账,或者出卖双方中任何一方的事情,而这两种则是他们这种暗下组织最忌讳的事情,很多委托是一些圈套,或者完成后根本得不到酬金。

  这个俱乐部对完成他们任务的组织都有一个特别的纪录代码,每完成一次,都会有相应的信誉积分,这个积分可不是象征意义,它有一个重要作用,每一次发布的委托都有一笔预算,每一个在他们那里有记录的组织接下这个委托,都会根据积分不同得到一笔可以算得上行动资金的款项。当然了,也不要想着白接了不干,没有任何成果的将扣除相当部分的分数,基本上三次白接,以前的信誉积分不管多高,都会归零。相反,即便有些组织达成不了全部任务,这笔预算也不会收回,即便没有最终报酬,积分也能得到一定的增加,也就意味着下次可以拿到更多的预算。如果积分到达一定高度,则能每半年拿到一次额外奖励。当然这些任务也根据报酬不同有分级,只能信誉积分达到一定程度才能接下来,不会出现一窝抢的情况。当然会出现一些委托人自认为难度比较高,出了比较高报酬的情况,虽然有俱乐部的人在修正,但一般来讲是就高不就低的,报酬低了他们会向客户提出有可能无人来接的情况,高的话只要不离谱,一般是不会多加提醒的。

  说白了,就是这家俱乐部在变相的养着一帮地下势力,如果没有这个规定,很多组织如果经常完不成任务只有最后解散,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很多事情,牵涉到方方面面,需要不同特点以及不同行为方式的组织来完成。至于这家俱乐部如何辨识这些组织,以及他们的联系方式和付款方式,自然有完善的体系。

  因此这家俱乐部隐隐然有一种地下垄断者的态势,只不过他们从来不去干涉这些组织的运行和内部情况,也就无人去计较这个所谓的垄断。

  所以这次的任务在比尔和同伴看来并不困难,却能得到1千万的巨额报酬,无疑是一件喜事。

  “如果能单独完成了这一件,我们就可以洗手了,移民到其他国家做个百万富翁也不错。”比尔分析了一遍,确定这并不是件太难完成的事情,当然难度和风险还是存在的,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非常之大。但相比于那窃取技术的事情,难度就低得多了。窃取技术,即便成功了,自己也成了众矢之的,能不能拿到报酬都说不定。这个任务,只要找到那些人的来历,跟踪他们最近的行动,找出他们的目的所在,对于精通网络以及行动力超人的自己这方来说,在不被对方发觉的情况下,顺利完成的可能有六成之多。自然完成不了也有自己的方式安全脱身,不会因为失败而死亡。这才是最关键的。窃取技术,对方防守严密,武力强大,连脱身都是个问题。

  任务完成不了无所谓,前提是不能死,这才是他们这个地下组织的生存之道。要是每次任务都要用人命当代价,他们顶多完成几次就该散伙了。他们又不是一些大组织,有完善的后备人员培养体系。

  比尔想了想,还是把剩余那5个人召集起来,那些小任务暂时放一放,先把这个任务做了再说。这次即便不能抢先完成,按照他们这个俱乐部的规定,任务只要完成,如果不止一家,第一个可以享有六成报酬,剩下的不论先后平分。而且积分上还能按名次和完成情况有不同的增加。

  “索科,给其他人发秘密邮件,让他们三天后在新的地点集合。”比尔将地点和代码告诉索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