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突击行动(下)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二章 突击行动(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但是你……”索科知道比尔曾经是他们这一行的佼佼者,但后来受过一次伤,便不再亲自出手过,后来召集了他们另外几个人,组成了一个团体,在其中扮演分析决策的角色。建立在他以往丰富的工作经验之上,一直以来的任务没有出现大的纰漏,才有了名气,能在那家俱乐部上挂上一号。这本身已经是个不小的奇迹,那家俱乐部即便在广大的地下组织里也是卓有名声,是一个暗中评判的标准之一。除非有利益冲突,不然这些暗中生存的组织是不会为了无聊的理由去较量一番的,这家俱乐部暗下公布的资料无疑成了他们之间实力和信誉的比较标准。



  “没有关系,做过这一次我们就可以解散了。”比尔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



  索科对这个决定倒没感到意外,这次的报酬丰厚,如果成功完成后基本上这个团体的人每人能分到近百万的巨额报酬,加上以往的积蓄,足以移民到欧洲或者其他国家过上丰足的生活。美国的人平均年收入也不过三四万而已,百万富翁数量也仅仅占人口的一小部分,虽然有七百万以上的家庭资产超过这个数目,但和近三亿的人口相比,不过十分之一二。



  这个行业不能干得太久,根据普通的风险积累公式,是有一个年限的,时间越久,越容易出现意外,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但有决心而且能够及时抽身的还是不太多,投身在大组织里面,往往一辈子脱不了身也是正常的。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该采用最后一套方案了。”索科和比尔在制定计划之初便做了数种应备方案。



  “嗯。”比尔应了一声,将手**裤袋里。



  “他们传回新消息了。”索科接到了新的邮件通知。由于地处美国境内,电话通讯受到官方的监控,不能传递重要的消息,他们便通过加密后伪装成普通通信的网络邮件来互相传递消息。当然大组织自然有另外一套更严密的通信方式,那是他们无法比拟的。他们这种方式虽然也有泄漏的可能,但成本低廉,因此自成立起沿用到现在。



  比尔站在他的身后,等待索科将邮件解密。



  花了一阵功夫,新的邮件解密完毕。索可皱了下眉头,说道:“消息上显示,目标似乎已经转移了注意力,正在进行一项新的准备活动。难道这就是那项委托的最终含义?”



  “应该是这样没错,看来委托方似乎也有自己的渠道,不然不可能发出那种委托出来。”比尔略作思考,作了一个推论,“按照这些组织行动的一般规律,行动前会执行一项清理工作,先命令他们几个停止监视,以免暴露自己。”



  做出这个命令也是出于谨慎,虽然无法得知这个组织到底何时进行新的行动,如何进行准备,但先要放松一下,麻痹对方的警觉,再进行新的跟踪活动,才能尽可能的避免风险。



  索科按照吩咐发了回复邮件,让另外几人暂时放松对目标的跟踪。



  比尔看着索科发了回复,脸上放松了一些,插在裤袋里的手却握的更紧了,似乎下了某种决心。只不过这一切都不是正在紧张工作的索科所能发觉的。





  距离克隆体加速培育成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岛上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有少数几个人才得知这一情况,外界的喧闹与这里完全绝缘。初夏的阳光洒在绿荫丛丛的岛屿海滩上,留下了点点金色。



  薛云楚正在利用两具尸体作脑移植的准备手术,几名实验助手同时也熟悉着正式移植手术的所有程序。默契度已经达到了相当水平,不愧是挑选出来的精英分子。



  薛云楚肉体经过简单改造,精力还充沛的很,助手们在做过这项手术后已经精力不足,暂时在一旁的休息室里休息。这些助手年龄最大的也没有超过35岁,最年轻的只有27岁,不然也无法胜任如此繁杂而且是连续的术前训练。他们在休息之余,交谈起来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薛云楚在自己专门的休息室里,翻看着手术资料,一边等待助手回复精力,以完成下一场的术前训练。两间休息室是靠着的,以他的耳力,轻易地听到了那些人正在休息之余的谈话。





  “这位博士的技术真是高明,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精细和准确,难以想象会出现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一个带有些感慨意味的声音。



  “天才和凡人的差别正在这里,所谓的天才不正是可以轻易地做到凡人看起来很难的事情吗?”另一个声音接到。



  “如果没有这位天才的出现,恐怕我们也不能亲身迎接一个新的人类时代的到来。”这是一个略带兴奋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



  “没错,通过这段时间的训练,我有很强的预感,我们下个月的手术一定能取得成功!”那个声音坚定地道,“常规方法再怎么延长寿命,也无法解决由基因中与生存相并存的毁灭机制带来的死亡。而人的大脑之所以在老年退化和衰亡,却主要是受到身体器官的衰竭带来的供养不足,还有感知刺激的退化。我们这项手术却能解决掉后面一个问题,作为脱离了免疫排斥系统的大脑这个特别的器官,它的寿命是非常长的,有一些脑细胞是伴随人一生的,没有受到新陈代谢的制约,足以将人类的寿命上限增加一倍甚至数倍。”



  “不仅能够长生,最重要的是可以不老,后一点估计是所有女人最想要得吧。”另外一个声音插了一进来,将本要变得庄严的场合打乱了。



  “不过你们担不担心这项手术会不会不被人们接受或者承认?”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哼,不被接受的可能性为零,仅仅为了获取木材,人便可以肆无忌惮地采伐森林,造成无数生物源品种的灭绝,相比于毫无生命意识的克隆体,那些能够依照本能行动的动物应该更高级一些吧。”听起来这像一个动物保护者。



  “可能暂时不会被接受,不过如果看到确切存活的例子后,想来他们也不会在乎所谓的尊严了吧。”那个声音接着道。



  “这倒也是,恐怕到时候第一个接受的正是这个社会的统治者吧。”有一个声音附和道。



  “好了,这个关于人性的话题就不要提了,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唯一工作就是尽力的做好训练工作,保证下一次正式手术的完全成功!不管历史如何评价我们,起码我们知道,我们是在做如何挽救人生命的事情,而不是每年投入巨额资金研制杀人武器的战争贩子。”最后一个声音给这场短暂的谈论下了一个定语。







  人类自己对自己的批判,还真是一件别有意味的事情,薛云楚合上资料,闭上眼睛开始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