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 阴云笼罩(上)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三章 阴云笼罩(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谈判已经陷入了僵局,姐姐,来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几乎没有什么进展。”叶方倩有些抱怨地在电话里讲道。



  “你耐心地等一等,普通的高端科技对方连谈判的机会都不会给,如果不是这次发布的生物技术事关整个国际社会医疗状况的改变,美国官方想必会拖迟很久才会发布正式声明,至于技术引渡的谈判更是遥遥无期。不过我得到一个消息,最近联合国将要召开的卫生会议有可能提出一项和这项生物技术有关的合作开发项目以尽快将它投入实用阶段,以便改善目前的各国的医疗状况,当然我想这里面肯定还有防止技术扩散的议题。”这个消息叶芳芸也刚刚得知不久,在美国华瑞没有多少势力,她无法提供给妹妹更多有用的消息。毕竟国内的情况决定了。那些和这项技术相关的消息,没有国家力量或者其他支持,单凭个人很难参与其中的竞争。



  “对了,有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这次谈判名单上出现的沈如雨在下了飞机后再也没出现在谈判团的队列里。”叶方倩将这件事告诉姐姐,本来她还有些事情想请教这个女人,不过一直找不到人,只能作罢,却因此提起了一点兴趣,枯燥的谈判工作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承担的。





  “你是问的沈家三小姐吧,那个人,你不要和她有太多交往,保持平常关系便可以。”叶芳芸对那个女人的活动还是有些了解,能量不见得比自己小,远不是这个刚刚涉世的妹妹可以应付的,最好还是保持距离。



  “你刚才说的那个联合国议题是怎么回事?与这次谈判有多少关联,是不是要由单对单的谈判变成一对多的局面?”叶芳倩问道。



  “这个议题据说是由欧盟的几个国家策划准备下次会议提出的,按照现在的国际影响来看,通过的可能性很大。但议题针对的对象能否答应还是个未知数,倒也不能抱有太高的期望。说到底,最先进的技术是不能依赖引进的,看来我也要在这个方面多收揽一些人,加大一些投资。你在美国那个地方顺便留意一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本国留学生最好,即便不是,技术过硬的也可以。”叶芳倩给妹妹的这个任务发掘人才倒不是主要目的,主要是想锻炼一下她的能力,毕竟不能任何事情都交给手下人去办,那会在无形中把自己架空掉。



  “那也好,反正我在这里一时没有太多事情要做,不过,要从哪个地方先入手好呢?”叶芳倩又问了一句。



  “你可以先去查查正在从事这个课题研究的留学生或者专家,弄齐他们的资料后,甄选出合适的人后,再分别单独接触,探探他们的意向,当然这些资料收集工作交给专门的公司来做就可以了,你主要是分辩那些人可以被招揽,而且发展潜力比较高……”叶芳芸不知不觉间又讲了一大通。



  叶芳倩一直和姐姐对话到她这里已经深夜才入睡,宁静的夜幕下,临时住处被笼上了一层雾纱。



  夜色之下,有些事情正在悄悄发生。



  “比尔,你怎么了?”正在通宵工作的索科,听见门“哐当”一声被撞开,比尔捂着右肩头闯了进来。





  “我没事,你赶紧把这个东西传到这次委托方那里。”他掏出一个小黑匣子出来递给他。



  索科接过后,刚要帮他包扎伤口,被他无力的阻止了,他指着电脑,又点点对方手上的东西。



  应该又是一些音像或者文本资料,不过看来事态过于紧急,不然这种和最后任务相关的东西是不能从公共网络上传送的,索科一边想,一边接入电脑,迅速加密好,找到那个秘密站点,登陆进去后开始上传这份资料,幸好大小只有数兆,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比尔捂住自己的肩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上传窗口,随着进度条的增加,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你要赶紧去医院,”索科弄完后发现了他的异状,血浸透了整整半个身子。他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从一旁抽屉里拿出一卷纱布,给他粗粗包扎了几圈,以尽量减少失血。



  “不能去,他们肯定会盯住那些医院,被查出来就是死路一条,你帮我拨一个人的电话,他是私人医生,可以帮我把弹头取出来。”比尔似乎用尽了力气,将一个号码低低地告诉索科。



  索科按照他的吩咐很快拨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对方并不罗嗦,在问明情况后,保证15分钟之内能赶的过来。





  比尔的脸色开始出现失血过多的症状,索科焦急之下,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一边祈祷那位医生赶快过来,一边尽力帮助他止血。但他平时又没怎么学急救的措施,此时后悔也来不及。



  正在焦急之中,时间过的很慢,但终于听到一辆轿车停在他们门前的声音。他通过摄像头看到是一辆橘黄色的小车。在通过门口的通话器对比过声音后,他赶忙遥控开了大门。



  那辆车缓缓驶进院子,停下后,上面下来一个拿着药箱的人。他穿着黑色风衣,在夜幕下看起来一点不突出。



  经过一阵忙碌的手术以及输血,在索科的业余协助下,比尔暂时脱离了危险。麻药过去后,比尔睁开了眼睛,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正在输液。



  “看来,你又救了我一命。”比尔有气无力地说道。



  “是你自己的血救的你自己,血库里可很难有你这种血型的存量。”那个人说这话的时候,没有露出什么表情,正在处理后续事情。



  “这也是你当初建议我按时献出一部分血储存起来。”比尔对他的表情似乎习以为常。



:“你这次的伤倒是轻的多,不过我怀疑还有谁现在能伤得到你,以前的对手不是死了就是退了。”那个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干完这次我是真的要收手,你的诊金不会少的。”比尔说完后感到气力不济,便不再出声。



  那人看看他的状况,便和索科关上门离开房间,让他一个人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