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 实验瓶颈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八章 实验瓶颈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最近有原来的工作人员从这里调走了,不会引起什么泄密的问题吗?”薛云楚刚看完这里的人事资料,前一段时间的技术让渡工作让这里的许多工作人员去了新开设的实验室。对于倾向于绝对控制的他来说,是一个不太能够接受的安排。



  “这些人员的所有活动都有录像监控,可以确保他们对整个计划毫不知情,这样也能够打消外部的盲目猜测。”米斯塔费力地解释道。做好后期的安全工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处在了半曝光的状态下。不过即便不曝光,世界上无孔不入的特工,想必对这个地方也不会拉下,毕竟这里的人还需要外界提供生活物质和能源供应等。秘密保守的越严密,越会激起人们的好奇心,假如这个人们是一些手握重权的家伙,处境就不那么美妙。



  按照这种情况,似乎危险正在一步步的靠近。薛云楚分析了数种可能性,假如当初自己没有受到致命损害的话,现在不至于如此束缚,起码可以改造一个更适合的目标。但现在的情况,即便拥有超出正常人范畴的身体,也很难避开这个社会的正规防卫措施,去找适合的目标下手。载有意识系统的核心晶体虽然可以抵御高温高压以及其他伤害,但具有行动能力的肉体却无法抵抗,丧失了行动能力,就和死亡没多少区别。



  以现在的科技水平以及发展速度,数万年之内是没有修复的希望,眼下能够选择合适目标的机会便在于正在实行的手术研究,无论哪个社会,上层阶级总是更怕死一些,只要他们躺到手术台上,即便有全息录像监控,想怎么处理还不是自己一手掌握。



  那种凭借绑架等一些手段弄取合适目标的可能自然也估算过,只不过可能性太小,而且直接与这个社会对立,会引来毫无退路的问题。现在这种手段,即便他们觉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可能放弃这种诱惑。



  所以对这次计划的安全性他格外看重,毕竟如果这次失败后,再想取得如此好的机会,可能性会大大降低,即便有某些无法预测到的地方,导致计划全盘暴露,根据他们这个星球的历史来看,自己这个研究的主持者也不会受到生命威胁,最多换一个合作者,继续主持研究。这便是最坏的可能性,而且最后也能达到相同的目标,只不过会增添更多的变数。这里面唯一要保证的便是不能出现暴力冲突波及到自己的本体,以免出现最糟的结果。





  “希望你的保密措施能够发挥最有效的结果,但最根本的一点,不能给这座基地带来任何武力威胁的风险。”薛云楚着重指出了这一点。



  “我会保证所有人的人身安全,这是最基本的安全要求。”米斯塔倒是很快领悟了这位博士的意图,那便是必要的时候放弃一些东西也是可以的。在这位博士看来,只要人还在,研究就能继续下去,假如人死得差不多了,留下的资料再多,想要继续下去,又得花费更多的时间。毕竟要后人理解之前的研究数据是一个相当困难的事情。



  根据秘密消息,似乎问题有复杂化的倾向,看来想要平安渡过这最后一个阶段是件非常棘手的事情。米斯塔回忆起老板布置给他的任务,保证计划的严密性,必要时不惜一切手段。



  两人在不同地方交换了意见,确保整个项目的隐秘,新的措施也很快施行下去。给平静的群岛增添了一丝凝重的气氛。



  薛云楚和对方交谈过,已经能够推断出事件发展到最后,肯定会有官方的介入,现在他们也不过是在拖时间罢了,只要能够提前得到成果,那么美国政府也会顺水推舟地加以承认,并自动地为他们做好掩护工作。失败的话,就有可能消除一切痕迹,资料和人员当然不会销毁,他们还没有那么奢侈,应该是转移到他们控制下的研究中心来重新开展。



  这种结果的话,只要能够达到最终目标,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情,然而落入他人的控制之中,总归不是一个满意的处境,虽然他丝毫不相信以目前人类的科技水平可以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但不能确认自身的安全,却是无法忍受的一件事。





  反复推演了多次,还是应该尽快加速研究的进展,避免风险的扩散,同时还要预留下退路,这才是相对完善的应对方案,绝对的完善是不可能做到的,单靠一个不完全的功能体,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想必以前那些飞船上的同行也没有这种纪录。



  “新进实验体的克隆培育正在进行,由于生长素的供应不足,预计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内部秘密通讯频道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高效生长素虽然研制出来,但是制造材料相对缺乏,一时之间不能够批量生产,想要弄到更多的原料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才能办到,这又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这个问题先放一放,昨天刚刚进行过的对比实验手术,实验体的现状如何,又没有清醒的迹象?”昨天的对比手术完结后,数据收集已经交给他们去做了。



  “情况比第一次的略好一些,但还是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了同样的意识混乱情况,但已经有明显的神经反射存在,但无法确认是否大脑在正常工作。或者仅仅是躯体残留下的本能反射。”



  关掉了通讯,薛云楚来到了实地观察室。两位试验体在不同的房间,均在维生设备下正常生存,但意识同样无法清醒,第一位试验体已经过去近两周的时间,这意味着再次清醒的几率很低。





  没有道理,他在其他的文明里面不是没有做过类似的神经中枢替换试验,虽然也有失败的情形,但起码智慧生物的意识还能够清醒地探知到,难道这些人类还有所不同?或者说是离开了生体能量的支持,便不能够实现神经传导线路的完美对接?但按照神经扫描结果,所有神经通路均能正常工作,那会是什么原因在抑制着试验体的意识无法控制新的躯体?来自躯体本身的抵抗,这个早已做过假设,但看这两个试验体的结果,似乎没有太多的不同,看来还有一种未知的精神机制在影响着这一切。





  没有飞船上提供的设备支援,想要靠这些落后的仪器来弄清这一原因,似乎有些困难啊,薛云楚看着杂乱无章的波形图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