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控制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控制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请坐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 ,就直说吧。”薛云楚根据自己以往表现出的性格,推算出让薛影说这样的话还是合适的。



“谢谢,您的好意我完全理解。不过,我今天前来,只是来见您一面而已。没有其他的事情,如果对您有什么搅扰的话,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小川千代子坐在了对面,垂下了眼神。





“哦,这样吗?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被带到这个地方来 ,不过如果以后有事情的话,可以来找我。一般的情况,我还是可以处理的。”薛云楚想尽快把对方打发走,便开了一张免费支票,反正真要出力的时候也不是自己来。



“谢谢您的关照。您看起来似乎很忙,我便不多打扰了。知道这里有熟人,让我放心了不少 。再次感谢您的关心,我这便回去了。”小川千代子站起身来,鞠了个躬,低声的说道。



果然经验丰富,这么容易便从我表现出的神情中看出我的想法。薛云楚想到,控制薛影同样站起身来。



“那让我送送你,不知道你住在哪里?”薛云楚问道。



“谢谢,我就住在附近,麻烦您了。”小川千代子这次没有拒绝,两人并肩走出了别墅。



玛莉刚刚把茶沏好,来到客厅却看到两人已经不在,皱了皱眉头。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的住所就在前面”两人一路无话,走了大概十分钟,小川千代子说道。



“好吧,那我回去了。无论如何,人,还是活下去比较好。”薛云楚说了一句略带安慰意味的话,也不再表示什么,便转身向来时路走去。





完全控制模式解除,离开了对方视线后,薛云楚立刻更换成委任模式。还好时间很短暂,前后只有不到三十分钟,薛影仅仅是感到头有些昏,一天后便能恢复。



“博士,您的茶。”玛莉还没有忘了递上刚沏好龙井。





“那一杯你喝了吧。这种茶可是很贵的,不要浪费。”薛影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随意地说道。



“好的。”玛莉端起另外一杯,轻轻地泯了一口,一种与咖啡截然不同的味道,清涩后,有一丝甘甜。











“查到了,在以前的三个月中,曾经和葛朗伦特秘密会面的人,便是曾经以研制出抗艾药物而声名大噪,黄龙药业的董事长,江明宏。”刚刚订下了详细计划,总要先清除潜在威胁才能正式开展计划。刚刚集合了一批同样赞成该项计划的人,神秘的中年人现在正在听取下属的报告。





“这个人,还真不能轻易动他。”中年人皱起了眉头,对方不仅仅是世界名人,而且与那位博士的关系还没有查清,考虑到所有因素,是不能使用暗杀等手段的。



“既然暂时不能清除掉所有不在控制中的知情人,那么为了更快获取成果,我们可不可以先进行这些迂回的研究呢?”一名带着厚厚眼镜的人说道。



“说下去。”中年人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根据之前他们获取的资料,我们进行了仔细的研究 ,这项计划,可以拆分成许多零散的技术研究,这样可以更加保密,当然最后综合起来会麻烦一些。”那人将他们制定的一份详细报告递了过来。



“医学仪器改进,基因研究,”中年人一边看,一边不自主地读出声。



“很好,看来这些天你们没白费,那么便把你们认为必须的研究,以合适的理由,立项申请吧。”中年人终于看完了冗长的报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样也可以减少很多我们私下的投资,不错,你们做的很好。”中年人仔细思考了一下,果然没有白花那么多钱养这些人,用整个国家的力量来为自己服务 ,那还不是更快吗?



“谢谢您的赞扬,阁下,有很多需要的技术是掌握在其它部门或企业中的 ,我们没有必要自己去研究,但是对方是不可能随便提供给我们的,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那人接着说道 。





“这个问题我会派人解决,你们只要列出具体的技术需要便可以。那些家伙,还不放在我的眼里。”中年人眼睛眯了一下,散发出一束慑人的光。



“真是期望看到计划成功的那天,或许现代所有的发明成果都比不上它带来的改变。”另外一个头发花白的专家略带兴奋地说道。



我也有同样的期望啊,这个赌上了我全部生命和荣誉的计划,中年人并没有露出同样兴奋的神情。他并不是喜欢赌博的人,委实这个计划的诱惑之大,让他不得不豁出一切。假如失败了,最多让我像下面的蚂蚁一样死去而已。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另外,国内有一股间谍势力正在频繁活动,会不会对我们现在进行的计划造成影响?”一个人接着报告道。



“他们的目标是那项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的生物技术,不用管他们,何况他们还能吸引走更多的注意力,对我们也有好处。”中年人没有感到会有什么麻烦,对此没有什么关注。



“还有,我们对那位博士的控制仅仅在身体上而已,如果无法取得对方的认同,我认为这会对我们的计划还会造成一些难以明辩的影响。”一位心理专家皱着眉头说道,他面前摆放了厚厚一沓资料,全部是这些天来的分析报告和原始档案。



“这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既不能用任何过激手段引起对方的反感,也不能靠什么洗脑的手段,万一影响了对方的思维功能就没法挽回了。”他接着说道,对方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弱点,对外界事物一直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兴趣来。有这样 性格的人虽然见过,但具体情形又有很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