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疑问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七章 疑问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虽然来到完全陌生的环境,但薛影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因为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表现出来,只好以无动于衷的态度来面对这一切。虽然这种态度稍稍让他们惊奇,不过他们也不可能想到真正的原因。到目前为止,薛影遇到的最大危机算是勉强度过,虽然无法准确预料将来如何发展,但总不会有生命的危险。薛云楚综合了一下目前得到的所有信息,开始进行分析。



  环境的更替暂时放在一边,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早有些预料,虽然仅仅是有些模糊的猜测,但现在已经变成了事实。有的研究,即便是由主权独立的国家来进行,还是会泄密,而且在外部的干涉下被迫中止,何况这次的合作者仅仅是富可敌国的一个人而已。完全保密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只有没发生过的事情,才能称得上完全保密,这个命题本身的矛盾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薛云楚暂时没有让江明宏去查问葛朗伦特的现状,根据传回的信息来看,这次的抓捕活动,应该是高度的国家机密行动,外人很难知晓这个消息。他还不想因此让对方怀疑到自己一方有什么特别联络的手段。否则无法解释他们那边刚出了问题,自己这边怎么这么快便得到了消息。



  这边的事情就先放着,让它自然进行,自己一方不能采取任何主动措施,以免弄巧成拙,现在表现出的事实已经证明,在情报收集手段极不完善的情况下,自己一方并没有多少优势,所做的事情,往往最后还是被他人并不费力地探知。除了一些超出他们想象的技术外,并没有可以在目前阶段转化为真正实力的资源。薛云楚看看手头上的工作,完成度还不到十分之一,加工设备还相当落后,想弄出功能勉强合适的零件芯片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他们那儿有什么目前社会中最尖端的设备也说不定,毕竟他们还要算是这个文明里科技最先进的地方。



  摇了摇头,薛云楚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给薛颖发了个自主处理的命令过去,便自己去休息了。在实验室已经连续工作了四十八小时,不能不考虑本体生理状况下降的问题,重换一具身体目前可是最不划算的事情。





  别墅里。薛影刚刚吃掉一大块牛排,智能芯体对味道刺激的处理是相当简略的,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好吃与否的问题。只能知道各种食物可以提供多少热量,含有哪些身体所需的微量元素以及营养物质等。





  用过饭,看看时间,已经是当地时间十一点五十分,休息的时间到了,薛影站起身,之后的清理工作和自己无关。薛影没有这个自觉,既然对方已经承认是佣人,那么这些杂事自然是她的工作范围,现在应该给躯体下的指令仅仅是睡觉以及之前为了维持生理状况进行的洗漱。卧室他已经参观过,知道具体的位置。这点不用对方再次提醒。



  上楼,进入自己的卧室,铺盖什么的看来已经被整理好,洗澡,刷牙漱口,然后睡觉。一连串的流程中,女仆玛莉一直等在门外。直到听到里面传出均匀的喘息声,才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似乎心中放下了什么。











  “这位博士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和档案资料中记载的性格以及行为方式,暂时表现得完全一致,看来冒牌货的可能性又低了一些,虽然他们可以在技术复制出一个同样的人出来,但想要在短时间内输入人格,记忆这些东西,那种技术应该还只能存在于幻想之中。”乔治看着监控录像说道,里面显示的地点恰好正是薛影现在所住的别墅。“哦”劳恩捂了一下嘴巴,带些困意地说道:“虽然你对今天晚上的顺利会谈还有些疑问,但事实已经如此,如果想要再次验证他身份的真实性,只要观察几次他进行实验研究的过程就可以了,和我们以往的录像对比一下,就能直接知道真伪,要知道一个人在这种高级的实验活动中表现出的细节动作和习惯等,是不可能被复制出来的,因为想要找到同样的天才是不太可能的,何况如果找到了也不可能舍得拿来当替身来用。另外,我很怀疑,有没有人能够为一个顶级科学家训练一个合格的替身来代替他本人进行研究活动,那样的事情,我干这行十年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乔治点了点头,将怀疑暂时放下,总统也有替身,但仅仅用于出席一些危险的公开场合中,显然做决策的还是本人。如果这个博士是个冒牌货,相比于其他行业,只要很短时间就会漏马脚,如果不是本人,是不可能详细了解整个实验进程并且继续下去的。这是最好的验证方法,也是无懈可击的地方。



  “不过这样的安排还真是有些浪费,我倒是颇知道有几个学术界的家伙私生活很烂,相比来说,从记录上来看,这位博士还真是一个纯洁透顶的人。或许是他们那里的教育不错的原因。”劳恩翻了一下罗列一旁的档案,无聊地发了一通感慨,本以为还能监视到什么刺激的镜头,算了,还是早早睡觉,今天就让乔治值班好了。



  “或许他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诺贝尔不就是个终生未婚的家伙吗?那可真是一种痛苦和无聊的人生。”乔治盯了一会监视屏,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出现,回头说了一句。



  “那几个家伙,又出去休假了,今天我很累,先替我轮一天,明天他们就该回来了。”劳恩捂着嘴巴,推门出去,也没管对方是不是答应。



  好吧好吧,反正有自动报警系统盯着,我最多就再睡一次这里的沙发好了。乔治默念了几句,这些小事还不用在意。转过头,盯着监视器又看了一阵后,乔治突然有一种很不舒服的念头。在他的记忆里,出现这种感觉,往往是碰到一些自己无法理解,无法解释,而且又想要拼命弄明白的事情。不可能用错觉来解释,肯定是自己大脑今天处理的信息中有自相矛盾,无法圆通的事情出现。但刚才可能不知不觉被自己的同伴给压制下去了,直到同伴离开,以个人独处的时候,脑子里才冒出这种念头。



  乔治不知怎么恢复了精神,重新将全天的录像看了一遍,没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现在的画面也很正常,并没有意外的事情发生。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一直以来从未出错的直觉也出现了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