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进展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进展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般人是不可能相信存在这种药物和技术的,只要我们注意保密,想要扩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江明宏站在院子里,这里的天气还不算炎热,虽然现在北半球已经进入盛夏的季节。



  数十名警卫面无表情地在执勤,防止有可疑的人进入。实际上以这里的治安状况,远不需要如此,但这次谈判关联重大,决不容许被外人探知。江明宏看了一圈,没有什么异常出现。



  那个老家伙还不知道要考虑多久,江明宏和博士进行完短暂的通讯后,感到有些不太耐烦,得想个办法让对方相信才行,或许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太贸然。这个家伙还是看过了博士的能力并且亲自资助了整个研究,还不能下决心,换了其他人,更不可能相信这种技术的存在。



  不过如果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的话,倒可以理解。要加入一个一无所知的组织,仅仅是听了一些最简单的介绍,而付出的代价又是如此之高,这应该是对方难以下定决心的关键所在。看来这件事还急不得,估计对方还要调查一番才会下决心,但调查一个无中生有的东西,肯定是没有什么结果的。





  在院子里呆了一阵,江明宏又回到原来的房间里,葛朗伦特的表情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只能从紧皱的眉头上看出对方正在紧张的思考。



  “看来今天的谈判只能到此为止了,既然您还下不定决心,那我们只好在明天的会面中谈这个问题了。”江明宏顿了一顿,以略带威胁的口吻说道:“顺便说一句,假如您还有合作的念头,最好不要把这次的见面经过向第三人谈起。假如我们组织的存在暴露的话,您这位预备对象便失去了资格。”



  欲擒故纵,先用这一招好了,江明宏根本不担心对方会泄漏出什么,因为本来就不存在这么一个组织。正如刚才所说的,只要对方不想平常的度过余生,那只有选择合作一途,这其实是个单项选择,除非不去答这道题。



  “好吧,谢谢阁下能给我这个机会,我想不久之后便能给您明确的答复。”葛朗伦特有些缓慢地吐出了这句话,算是结束了今天短暂而意义重大的会谈。



  表面上看,这种威胁对他还起不到作用。两人前后见面的时间算起来虽然有两天多,但今天才谈到最关键的话题,真正有意义的会话仅仅有几十分钟。江明宏想了想,面对这个经验丰富的老人,光靠言辞是没有多少用处的,只有让他亲自得到的信息才能让他做出决定,即便面对如此大的诱惑,仍然能克制下来,保持理智的态度,这可不是平常人可以做到的,也难怪他能一个人不为人知的积聚起如此巨大的财富。





  “今天晚上在这里有一场克瑞斯特拍卖行举行的拍卖会,不知道江先生有没有兴趣参加?”正式的谈判结束了,可以稍微谈一些无关的话题,葛朗伦特随便提了一句。





  “抱歉,我对普通的拍卖品没有什么兴趣。”江明宏可不会为了炫耀财富而去花高价买什么没有实际价值的东西,那种事情太过无聊。



  “那太可惜了,听说这次他们会有一些新玩意出现。不过对此感兴趣的人倒不少,欧洲几个家族都会派人参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会引起他们如此大的兴趣。”葛朗伦特若有其事地说道。



  这些消息江明宏从来没有关注过,自然不会知道。“哦,这倒有些意思,有没有具体的消息?”正经的谈判过去了,一些休闲的话题上场,江明宏倒不在意浪费这点时间。



  “好像是一伙考古家又发现了一些从未有过记载的东西,太详细的资料没有,具体情况只有今天晚上才能知晓。”葛朗伦特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继续介绍道。



  “是吗,看来您对此还颇有研究,不过我晚上还有其他事情便不奉陪了。”江明宏想起公司有些业务还要处理一下,晚上是不可能出去的。事实上来到这个有着“和平之都”称号的城市后,他并没有去游览,一则为了安全,二来处理一个月来积攒的各种事务。何况对于看风景这些生活娱乐,在博士的不知不觉影响下,他也提不起什么兴趣。



  两人又谈了一些时事话题,便前后出了房间,在警卫的陪同下回到各自的住所。







  “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能期待对方能下定决心的,”薛云楚正在秘密地下室内,两人再次进行了一次通讯。



  “是啊,但按照今天对方的表现来看,答应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估计他要进行一调查,或许还有可能找人商议。”江明宏还是抱着很大希望的。



  “假如他看不到确切成果的话,是不会答应下来,看来需要有实例才行。”薛云楚指出了这个关键。



  “那么说的话,必须选择一个人来应用这项成果,而且还必须在对方的监控之下,才能彻底让他相信,我们拥有完善的技术,而不是半成品。”江明宏联想到对方的表现,感觉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打消对方存在的疑虑和不信任。



  “没错,只不过这个人的选择看来要取决于对方,否则是不可能相信的。”薛云楚补充道。



  “对了,刚才看了一下秘密报告,似乎有人又在调查我的行踪,这可真是件麻烦事。”江明宏刚刚处理到的文件中,有一份报告指出,有人在秘密调查他一个月以来的行踪。



  “是吗,看来,经常需要出头露面的你,还需要一个替身的存在。这不是什么难题。”薛云楚听到后,觉得那是一个极大的破绽所在,如果有人调查清楚江明宏这一个月的行踪,便能发现其中的问题,难说不会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再加上又与葛朗伦特的会面,虽然机密,但如果有心跟踪,并不是绝对保密的事情。



  “有什么好办法没有?”江明宏感到现在确实需要分身,有些秘密事情,只能他亲自去做,而不能委托他人,而要避开别人的眼目,又需要一个在明处得自己。随着事业越做越大,而且越来越需要隐秘,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九天左右便能做好,主要是程序的调控需要花费一些时间,不过这不是大问题。”薛云楚说比较含糊,但江明宏应该明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