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两难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两难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葛朗伦特自然不会轻易上当,但对方表现出来的科技实力,和行动力,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他,可靠的成分有多高,这不是普通的靠说大话可以完成的。看看国际上因为生物医疗技术发生的种种争吵便知道,对方不经意抛出的一根骨头价值有多高。有什么欺骗团伙可以拿得出这样的手笔么?起码在他七十年的岁月里,没有见过哪个骗子有这个能力,假如他们有的话,根本没有必要行骗。只有一个解释,这些人的确是在做普通人不敢想象的事情,那便是超越生死。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宗教或迷信,而是有着可靠的科学数据作证明的,虽然成果大部分已经被盗走,但每年的例行报告中,明确无误地告诉他,对方并不是无中生有,空说大话。

  对方之所以会花费如此大的周折,肯定是想把整个实验的一切都掌握在手中,所以才会实验结束之时做出了那样的举动。或许这也是他们避开世俗政权,暗地搞研究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一切并不重要,关键是自己是否要答应对方的要求。葛朗伦特苍老的脸上神情不住变幻。



  江明宏没有打扰他的思考,谈话的房间连一间窗户也没有,四面上挂着厚厚的壁毯。寂静地可以清晰地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难道你们不担心我会将你们组织的秘密泄露出去?”葛朗伦特并没有直接答应,反而问了这么一句。



  “哈哈,”江明宏笑得肆无忌惮,眼神带了一丝轻蔑,“假如你能忍受,数年后,孤零零地躺进坟墓,再也无法呼吸到这个世界的空气,再也无法控制其它人的生活,这种场景的出现的话,那么便去泄密好了。放心,我们不会采取什么人身威胁的下等手段。”



  “你想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武器是什么吗?”江明宏突然转了话题,让对方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葛朗伦特还能迅速稳定下来,常规的回答肯定不对,那么便听听他的意见。



  “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武器,不是核弹,不是金钱,更不是人心!”江明宏脸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神采,话音一落,“而是时间。”



  “时间这个往往被人忽视的概念,它能将美的变成丑的,邪恶的变成善良的,卑下的变成高尚的;再强大的国家,再团结的民族,都将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化为一朵不起眼的浪花。有本书上说过,打败一个人最简单的方法,那便是努力的比他活的更久。”



  这种感叹不应该是这种年龄段的人发出来的,葛朗伦特对这些道理自然清楚的很,只是眼前的年轻人三十不到,似乎不应该有这种感想。



  虽然清楚这个道理,但他还是下不了决心,并不是他不想长生,而是无法保证加入之后,对方是否会提供相应的服务,他们肯定不是什么讲究信义的家伙,否则也不会偷走技术。





  “这个,假如我加入阁下的组织,在我履行义务之后,如何保证我的权利?”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葛朗伦特也不想多绕什么弯子。义务是什么他自然明白,对方既然说资金和原料有困难,无疑是要利用自己的网络来解决。



  “这并不是问题,即便加入组织,我们之间也是平等合作的关系。只要您作出了贡献,自然会得到相应的服务。”江明宏说得并不是很清楚,“当然作为加入组织的最基本待遇,便是长生五十年。”



  怎么感觉有些讽刺的意味,葛朗伦特听到这句话,感到不怎么好受,这不正是拿自己资助开发的技术反过来卖给自己吗?



  江明宏看出一点苗头,说道:“看来您还没有摆脱心结,实话说吧,您资助开发的技术,是极不完善的,顶多能够延长二十余年的寿命而已。人大脑机能退化的问题,根本没有解决,这是制约脑移植技术的关键所在。我们将它拿回来,只不过因为目前有暴露的迹象,而且凭借您手下的专家,是无法克服这个问题的。”



  葛朗伦特对这个问题也询问过剩余的知情专家,他们的确提到了这个问题,这也是在总负责人下落不明后不得不中止的一个重要原因,毕竟下一步还需要总负责人进行指导。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葛朗伦特还是迟迟下不了决心,毕竟这种事情,关系很大,不能轻率做出决定,但又不能找别人商议。他也不想因为自己泄密,而让对方关上谈判的大门。那意味着不得不面临和普通人相同的人生落幕,这才是他无法忍受的根本原因。



  “看来,您需要一个人单独思考一下,时间还早,我先出去一下。”江明宏看老人闭上了眼睛,说了一句,便推门出去。









  “还没有同意吗?这么明显的选择,还要思考如此久,看来是很难相信我们。”薛云楚接到江明宏的通讯时,正在指导几名专家,将剩余的研究完成。



  “这种事情,普通人听后,根本不会接受,他能够考虑下去,还不是因为我们之前进行的研究具有可行性,”江明宏认定对方最后肯定能答应下来,毕竟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



  “假如没有那些研究报告,他根本不可能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只不过到时候,博士能否真的让人长生下去?”江明宏虽然按照之前的计划编造了一番谎言,但对这个可行性也有所动心。生存总是第一欲望,这是极难改变的生物本能。



  “长生吗?倒可以做到,让人活三五百年的药物我倒可以发明出来,这点倒没有欺骗他们。但要想永生,那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目前基础科技还远远达不到我的实验要求,无法完成研究。”薛云楚从各种资料中得出结论,要让人类这种生物服从命令,总要有一个宏伟的目标来做指引,然后辅助以实际能看见的利益,才能让他们更好地发挥能力。单靠威胁、利诱等等那些不入流的手段,是不可能达到很高的目标的。



  能活三五百年,那便是当皇帝也不换啊。江明宏闪过这个念头,既然如此,那下面的工作便容易多了,没有人会对此不动心的。这是真切的科技手段,而不是虚幻的想象和信仰。人类的寿命由远古的十几、二十几年,延长到目前七十到一百之间,根本上还是科技发展带来的生活提高以及医疗服务改善等,而不是其他什么原因。



  “但这种药物成本很高,是不可能推广的,”薛云楚接着说道,以便江明宏具体行动的时候能够注意,“还需要配合刚刚得到的技术使用才行,单靠药物是没有效果的。而且考虑到目前社会的现状,是不能扩散出去的,否则会引发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