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谎言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谎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江先生,我们已经谈了两天,希望你今天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当葛朗伦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江明宏便知道对方忍耐不住了。



  双方都没有带翻译人员,谈判的地点是葛朗伦特临时买下的一个郊区别墅。在语言翻译器的帮助下,以两人的语言能力还不会出现误解的情况。每人带的警卫数量事前都协调一致,谁也不会在这方面耍什么花样。根本上来讲,葛朗伦特是有求于人,不管道义上是否有理。在人身安全上采取什么手段,根本无益于问题解决。对方有可能仅仅是一个表面人物,扣下了他也不可能换到什么。



  这些问题只要稍微考虑一下便明白,不需要花多少的心思。



  对葛朗伦特来说,这场谈判是丝毫不对等的,他并没有证据证明技术失窃事件是对方的所为,只是多年积累的经验和阅历让他明白了其中的关联。一名如此有价值的科研人员,对方在数年前却轻易地放手,要说其中没有什么蹊跷,难以让人相信,只是当时他太过自信,认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对方不可能脱离掌握,这才最后出现自己种树,别人摘桃的结果。这不能不说是近些年来犯下的最大错误之一,但这并不是自己一方考虑不全的过错,对方的能量远远超过了他的预计才注定了这样的结果。



  而从江明宏的反应上来看,起码证实了他的猜测并没有错,虽然这对事件解决并没有任何直接的帮助。



  “好吧。葛朗伦特先生,这两天口头上的互相刺探已经浪费了我们太多的时间,假如不是您这位富豪,我是很难提起兴趣来的。”江明宏倒不客气,无论对方曾经是多么厉害的狐狸,又或者老虎,但他的致命之处却被自己一方牢牢把握住。



  虽然吃了一个哑巴亏,但葛朗伦特却不能把这当成谈判的筹码,不能因为技术是自己一方资助研究出来的,便要求如何,那只能让对方嘲笑自己的天真。在利益编织而成的地下世界里,是没有道义生存空间的。对方现在处于优势地位是不可争议的事实,谈判只能在己方做出更多让步的基础上进行。



  “那么,您需要我付出什么才可以换来相应的服务?”事实已经很清楚了,那么明白地说出来的,便是自己这次谈判的最终目的所在。



  “呵呵”江明宏轻轻笑了一声,空阔的房间内似乎起了一丝涟漪。这个老家伙终于不得不向自己一方低头,提前问出了这个问题,这种感觉还真是非常舒爽。丧失了尊严的乞命行为,也出现在这么一个人前地位尊崇的老人身上。



  江明宏树起一根手指,没有再弄什么玄虚,“只要付出一半资产,那么便可以加入我们的组织。”



  没有看葛朗伦特吃惊的面容,江明宏自顾自地说道:“人只有活着,所做的一切才有意义。我所在的组织,便是要以科技之力,扼住死亡的车轮。”



  葛朗伦特正要接着听下去,看对方还有什么惊人之语,虽知对方却停下话头,不再往下讲了。



  “果然年轻可畏,只是生死乃是上帝控制的,凡人怎么可能逆转这一切?”葛朗伦特当然不信奉空虚的上帝,否则也不会支持这个计划,只是他并不相信现在能有人做到永生的地步。这点他还是头脑清醒的,不会因为对方几句话便掉进去。



  “呵呵,”江明宏对于这种怀疑的话并没有任何生气,这才是正常的反应,“组织早知道这种事情,常人不是那么容易理解和接受的。好吧,在听我讲下面的话之前,请您保证不要将听到的任何话在没有我许可的情况下转述给第三人。”



  保安都在外面,谈判的只有单独两人,当然每人面前都有一个报警器,以应付意外。



  这种保证肯定算不得数,但葛朗伦特还有好奇的心理,便说道:“以上帝的名义起誓,在没有眼前先生许可的情况下,我绝不把将要听到的话转述给第三人,否则死后便不能进入天堂。”



  “葛朗伦特先生到现在肯定还认为是我们偷走了您资助的计划项目吧?可是您又没有想过,假如没有组织派出的科学家的话,凭借您聚拢的那帮专家,能得到什么成果?”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葛朗伦特心里一惊,仔细想想,的确一切的实验研究均在那名天才科学家的引导之下,就连每次的试验手术也要依赖对方来完成。难道说,他想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可能。



  “我在这里稍微向您透漏一点吧,您看到的研究,只不过是我们为了让你们采信才稍微泄漏的一点技术而已。像薛博士这样的专家,组织里还有相当数量。而区区一个附属的研究成果,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一根骨头而已。但这块骨头,却让眼下的各国像疯狗一样互相抢夺。”江明宏略带讽刺地说道。



  “既然你们组织如此厉害,做这一切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世界上的重大问题,终归还是要在“利益”两字上解决,只要把握住了这点,无论多么复杂的策划和阴谋,也能看得明白。葛朗伦特深信这一点,多年来也是这么做的。



  “不愧是我们看重的人,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很简单,我也可以明白地告诉您,那就是资金。”江明宏没有再让对方发什么誓言,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资金?”葛朗伦特毕竟经历丰富,这种理由并不能让他轻易采信,“按照你的说法,凭借你们拥有的技术实力,想要弄到钱,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他直接指出了这个最大的破绽。



  “呵呵,”江明宏第三次发出了同样的笑声,“您说得没错,凭借我们拥有的技术,想要弄到钱的确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我想先指出一点。弄到钱,和弄到很多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另外恐怕您也早就注意到了,不过是一项普通的生物医疗技术,便让各国间谍机关费尽心思。假如他们得知我们组织还有更多的技术,以您的头脑,应该想像得到是一个什么场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葛朗伦特想起了一句最贴切的东方成语。但他很更感到兴趣的是,对方提及的更多先进技术是从哪里来的?但显然这个问题决不是发誓对方就能告诉自己的,他也不会明白的问出来。



  “世俗的政权,总会阻挠我们的追求。但研究所需要的原料和基础工业,却又离不开世俗政权的掌握,这么说,您应该能明白一二了吧?”江明宏进一步解释道。



  这么看来,他们这个组织根基并不深厚,而且掌握者是一个疑心极重的人,葛朗伦特面上不动声色,脑子里在急速的推测着,但很快,精力的不足,让他无法猜到更多的东西。



  道理还有不通之处,但他已然明白对方如此做的目的何在,而且根据刚才得到的信息可以知道他们的研究并没有获得最终成功,而且遇到了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必须借助于更大的网络来获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