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悟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应该不假,只不过对我们下一步的调查工作并没有太多帮助,那些人我们是接触不到的。”明河对这个消息不太感兴趣,事实上每一次行动任务都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和人力才能有些成果,这次的目标价值如此巨大,对方的保护手段又非常齐全,耗时许久没有成果是比较正常的。否则如果派出几个间谍就能轻易完成的话,那美国的各项先进军事技术还不是满世界飞,哪里还有什么保密性可言。一般来说,取得成果往往是在对方有了漏洞和破绽或者大意的情况下,否则一般是拿不到什么东西的。



  其他两人默想了一阵,也拿不出什么太有价值的建议出来。毕竟他们这里没有超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对方严密的防护网,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要想有所收获,得长时间盯住一个目标,做各种后备工作,找寻对方存在的漏洞,抓住任何一点有价值的信息。情报战中,防守往往要比进攻容易得多,毕竟是在自己的主方战场,可以轻易调动其他支援。进攻一方却只能凭借自己,在暗处攻击。



  四人讨论了半天,无奈情报太少,委实推测不到什么东西,只能将原来的计划改变,重新布置了一番。造成现在的局面实在是条件所限,一则当初没有特别的重视,二来对方的防御也过于严密,进去的内线仅能在外围活动,提供不了多少情报,更不可能策动同样的计划。









  薛江两人自认为做的非常巧妙,但还是很快被葛朗伦特抓住了马脚。他住进了医院,脑子还没糊涂。很快在手下人的调查报告中,找到了事情的关键。很简单,失踪的人中,与外界势力有过联系的,而且地位高到可以了解到岛上防御设施的只有薛云楚一人而已。其他人原来或者在某些研究机构任职,或者在某大学里任教,所有的经历和档案均清白的很,而且家人均在自己的控制之中,不可能有机会或者动机作内间。而他请来的这位薛博士,在之前便在江明宏的手下任职,并开发出过世界震动的抗艾药物,黄龙公司的规模虽然根本不能和他手下的几家公司相提并论,不具有进行这种行动计划的实力。但谁能肯定,他们的背后,没有其他人的暗中支持,虽然还有很多难以想通的地方,但这是唯一一条可以想下去的思路。



  “这些东方人,果然一个比一个狡猾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只能怪当初没有更彻底地将他们调查清楚,由于条件局限,他的调查也仅限于官方资料和一些其他通过收买来的情况,而这些也未必不能伪造。本以为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天才科学家,又哪里能有那么多的心计,却没想到居然在他的眼皮下导演了一出精彩无比的盗窃。从官方对他的询问中显示的航拍照片来看,这伙人对岛屿的布置,以及所有安全自动系统都了如指掌,除了身为总负责人的这位博士平时有可能接触到这些东西以外,其他失踪人员是根本没兴趣去接触也不可能接触到的。



  平白地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他还是没有将对这件事的猜测通告给官方,只说是被一伙国外组织盗窃走了时下的生物技术资料,饶是如此,那些人已经有些乱了手脚,谈判还在进行,这里已经捅了篓子,势必会陷入被动。提出的那些外交条件,肯定会受到更大的抵制,如果消息传开的话。



  如果当初不是怕内容暴露,申请了军舰巡洋保护的话,他们也不可能轻易地进入。自己的想法似乎都落入别人的算计,从这点来看,也不是一家普通跨国公司能拿出来的手笔。尤其是敢拿如此一个天才的科学家来做内应,即便美国也不敢如此作,谁敢保证事后就能安全回来。



  所以,即使自己现在想到和他们有关,又能拿他们怎么样,不能请求官方帮助,别人既然可以轻易地做到那样的行动,要自己的命也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只不过那样做对他们并无好处罢了。



  葛朗伦特躺在私人医院的病床上,近一个月来,才联系前后,清理出了这些结论。先派人探探他们的口风,既然已经得到了这项技术,总要拿出来使用,如果是要钱的话,只要不太离谱,倒可以满足他们。否则,死后还是只能白白捐献出去,对抗显然太不明智,先不说还有没有那个精力时间,毕竟一直以来还是一个合法的商人,地下的东西掌握得并不多,多数是拿钱去做的,要想和这样的组织相抗,是不可能的。



  葛朗伦特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妥协一条路好走。这真是无奈加讽刺的一种决定,自己花费巨资研究的成果,却还要向盗贼付费使用。而且一旦暴露,首先倒霉的还会是自己这个主导者。



  “索利,去帮我预约一下黄龙公司的董事长,我想找他谈一谈。”葛朗伦特说话也有些费力,这个时候只能再亲自劳动一趟。





  “好的,老板。”秘书很快去办理,虽然他也有些不明白已经很早就放弃公司经营的老板怎么又想起了和别的公司董事长谈生意。



  闭上了松弛的眼皮,葛朗伦特无力地叹息了一声,他实在是没有精力在和对方斗下去,身边的人心腹也好,都不是可以全权委托的人,现在只想安安稳稳地多活上一些时间,留下的钱还非常多,投资的钱其实是不亏的,因为已经拿过了一项非常有用的成果,从这点上看,对方也没有让自己白出力气。但这项成果对自己却没多少意义。身体早已经不能再承担移植手术了,老化的身体术后根本恢复不了。







  “您好,董事长已于一月前外出到非洲公司视察,预约的话很难定下具体时间。”索利的办事效率很高,但得到了一个不怎么愉快的消息。



  “那请问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或者现在在非洲的哪个城市?”索利继续追问,起码得有个详细下落才能回复。



  “这些董事长没有提过,非洲的分公司位于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但董事长是否在那里我无权得知。”黄龙公司的接待员回答道。





  一无所获,索利让对方传达自己一方预约见面的消息,然后把具体情况回报给了老板。



  “继续和他们联系吧,有了具体行踪再告诉我。”想来不久他们也就会找上我的,葛朗伦格转过一个念头,这是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