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规划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规划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半路救的那个家伙,给他一笔钱,放掉好了。”薛云楚在旁边搭了一句。这倒不用担心那边的人会听到,声音不大,使用的电话又不是普通货色,没这个问题,耳机电话同样能做到这一点,但江明宏还没必要时用那种东西。



  江明宏点点头,接着说道:“半路上搭车的那个家伙,查查他的底细,拿一笔钱打发掉。”普通小混混自然不能靠钱打发,得用枪。看那个人的表现,不像个普通敢死队员,少说也是比较精明的家伙,留个人情以后说不定能用着。扣下和窝藏自然会让他失去了潜在价值,还会带来额外的麻烦。



  “知道了,老板。”这人是他费力培养的心腹之一,现在的社会,个人想要培养几个死忠又有能力的人可不容易,这点上是不能和国家以及根基深厚的家族相提并论的。



  挂了电话,薛云楚斜倚在沙发上,问道:“吩咐的那人是谁,可靠不可靠?这些事情可不能曝光。”尤其那六名专家,更是重要,有心人如果得到他们的消息,不难推算出大体经过来。



  “博士,跟我来。”江明宏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这么多年他也摸清了一些上司的思维,更喜欢看客观的材料,而不是旁人的推论。



  来到书房门口,输入密码,验证指纹和虹膜,进去后,又按下一个开关,出现一道暗门。薛云楚见状,点点头,做得很好。毕竟公司有许多内幕都不是可以见光的,这种安全防备在他的想法里从来不会嫌麻烦和多余。也因此许多公司发生过的技术或者商业机密盗窃案,很少发生在他们这个公司里。当然这同样意味着普通公司无法承担的安全成本,也只有少数一些跨国公司有这样的安全经费支出。



  中央放着一台不起眼的电脑,当然是不联网的,发送电子邮件,召开网络会议,都是在书房的那台上进行。这种最基本的常识肯定不会犯错的。



  薛云楚看了一眼,“检查过里面的各种零件么?”



  “这是用博士最初配置的机器上的零件重新组装的,”火烧武汉工厂,他自然要把一些技术资料带出来,顺便把存有各种资料的计算机拆掉带走了,何况功能强大,不是能买到的。至于倒计时用的机器,顺便哪台电脑设置了程序都能完成,那不是什么问题。



  “很好,”再次点点头,薛云楚问过他密码,快速打开电脑,再让他输入指纹验证,进入浏览系统。



  “所有秘密人事档案都在这里,包括他们的各种资料,家属、血型、DNA等等详细的资料,而且均经过反复长期的试验,但总觉得没之前使用的芯片管用。”



  “那种芯片副作用相当大,暂时还是不能使用了。”薛云楚一直都没说明白真正原因,他是担心江明宏使用上瘾,大面积扩散出去,万一被认定成搅乱文明社会秩序的行为就太过不妙。当然这个问题,之所以一开始没仔细考虑,那是因为刚刚进入这个文明形态,缺乏外界帮助和指引的前提下,适应性上还有相当大的问题,只有保证了暂时的人身安全,才能考虑到更长远的风险。这是一种正常的思维程序,他也不认为自己当时的做法有太多不妥,毕竟没有参考。

  现在就不同了,在人类社会中的人身安全得到了相当大的保证,即便不慎被其他势力抓到,也不同像开始之初担心有人身和身体上的危险,最多为他们工作。而假如不作出这些成就,受到人类的看重的话,说不定哪天遇上危险,人家可能按照正常的程序或者暗地的规则把自己料理了。又或者遇到自然灾害,或者大规模战争,想来也应该是头号保护对象之一。



  这种思维方式在普通人看来自然不可思议,但在精密的计算之中,却是权衡了无数次的。自然灾害或者大规模战争这些以往人类的例子中,可以很轻易地发现,普通人的死亡概率要比重要人士高上许多。极端的例子就不用举了。当然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下,有些淡化,却是不可否认的。这也是许多行为不能被常人理解的,自由虽然美好,但和生命比起来,还是放在后面。



  现在的人类社会,在演算中,继续保持长久和平的概率并不能算高,而且近些年来频发的自然灾害也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更何况许多地方战火不断,那天波及到了自己,绑架总比杀了有价值的多吧。



  因此,对于地球文明之外的考虑便占了例行演算的一大部分,只不过和人类社会比较起来,信息少的实在可怜,演算下去的结果不能作为最后决策的根据,只能暂时尽量不再去干扰这个社会的文明。再观察个一段时间,或许当初自己陷入休眠的那数百年正好避开了他们的搜索,也有这方面的可能,他们的行事应该非常慎密才对。最大的可能便是陨落后,长久没有扫描到自己的活动,便暂时停止了无谓的时间消耗,当然有可能每隔一段宇宙时间便来扫描一次也说不定。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亲自登陆察看并且销毁自己的遗骸,这个问题,已有信息不足以得出结论。只能等待以后。





  薛云楚一边自我思考,一边飞速浏览所有的秘密人事资料,这里的秘密人事,都是关于一些有可能接触到他们公司内幕的人。



  “其实我们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会被缉查的可能性并不高,”不但不高,基本上没有,国家和其他地区对他们这个跨国企业待遇上还是相当好的,安全人员的拨给,政策的倾斜,都受到了不是一个先进私营企业可以享受到的待遇。江明宏连续数年进入全球富豪榜和风云人物排行榜,个人待遇自不容提。普通官员从不在他面前摆架子,耍威风,当然这里有公关的因素,但哪个跨国公司不搞这套。



  “这个是吕文照的档案,就是我刚才发布命令的那人。”博士浏览的速度非常快,他当然知道,自然一开始不会专门搜索那一个人。等浏览完了之后,他才将光标移向那人的档案。



  短短五分钟,薛云楚将所有人事机密资料全都记了下来。吕文照,男,三十九岁,汉族,出生地,家庭……这些资料迅速浮现出来。





  “所有经历都非常完全并且真实,可以排除间谍特工的嫌疑,人还算老实,没有多少私生活”能做到我这个程度的老板也够辛苦的,江明宏解释的同时转了个念头。既算计商业对手,还得算计手下员工,其他老板也会,但肯定没有我强度大。



  “当然还做过一些特别测试,虽然没有全通过,但也证明了他不是那些特殊训练的家伙。”江明宏口中的特别测试,薛云楚是知道的,只不过这种事情既不能明说,也不会见文。忠诚的测试手段还能有哪些,无非是利诱、威胁等等。这自然很不光彩,但有相当一部分家族和公司都会采取类似弱化的手段,比如有些公司会故意用些金钱,来测试员工的品质等等。



  “暂时用着吧,找个合适的人不那么容易。”薛云楚也不想一来就做什么变动,免得招惹无谓的疑心。何况这些拿钱卖命的人都不怎么容易,看看这人的档案,便能知道这一点。当然他倒不是有什么同情心,只不过是情绪模拟系统的一个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