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看不见的长路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看不见的长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发生了这个插曲之后,又等待了半小时后,果然有一队士兵向这里巡查过来。江明宏可不会亲自和他们打交道,手下有几个是本地人。相互间说了几句话后,塞给对方一笔钱,然后就被告知封锁已经解除,但要他们小心漏网的人。毕竟黄龙公司在当地也是少数有名的国际大公司,官方关系还是处理的不错。



  车子缓缓开始开动,江明宏突然捂住了嘴,感觉有些恶心难受,想来是这么久的长途奔波让身体有些吃不消。普通的总裁哪里会做这样的长途苦力,能撑到最后已经很不容易。只不过很久未有不舒服的感觉,乍一来真不适应。



  “怎么了?”薛云楚看出对方有些不舒服,这时候再用脑波通讯会给他的大脑增加负担。



  “可能是刚才一阵颠簸,现在发作了。”江明宏有呕吐的感觉,但还是强忍了下去。



  看来当初出于节省能量的原因,没有给他身体作太多改造,但即便这样按理说一般的疾病也不会发生在他身上,难道是失效了?



  “下去透透气,可能好一点。”薛云楚觉得应该没什么大碍,人的身体本来就相当脆弱,他又没有经过长期锻炼,如此久的海上旅行,身体方面发生点问题,比较正常。



  江明宏点点头,推开车门,下车后,让随队的医生拿过一些抗晕药物吃下,感觉舒服了一些,这个地方不能久待,虽然还有些头晕,但还是回到了车上,命令开始继续前行。



  没想到博士的身体还真是好,江明宏有些羡慕地看看一旁闭着眼睛的薛云楚,他好歹也经常运动,这么久的长途航行还不适应。博士按理整天呆在实验室内,居然若无其事的到了这里。最后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那一段回忆不可避免地浮现到了脑海中。



  冬天的大街分外寒冷,畏缩在墙角里,裹着捡来的破棉袄,发着高烧。破碗里的钱并没有因此多上一角……



  似乎脑袋更难受了,江明宏很快从回忆里摆脱出来,眼前有些发黑。快点到吧,我也好休息一下。





  好在接下来的旅途没有发生再一次的枪战,上下颠簸的车子拐进了一个城镇,最后停在了一栋大楼前。城镇的规模不大,只有几万人在居住,只不过这里距离原料收购地比较近,交通上已经是附近这个地区内最好的。隆隆的车声倒是惊醒了不少人,不过对这种规模他们还没感到有多少意外,不做好安全防护,这样的大公司早被人半路抢了。



  “总算到了,”江明宏下了车子,安排了一下,便和薛云楚一起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走进客厅,女仆替他换下大衣,又砌好了茶,便在一旁恭敬地等待其他吩咐。



  坐在沙发上,江明宏挥了挥手,女仆会意地下去。



  “长的不错。”薛云楚坐在对面,捧起一杯茶说道。



  “装点门面罢了,”江明宏倒是知道博士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不会有拉皮条的念头,这样问只不过在提醒他这个人是不是可靠。



  休息了一阵,感到舒服了不少,江明宏打开了音乐,放的是时下流行歌曲,反正博士对这方面又不在意,没有什么要注意的。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提工作上的问题,看来他的精力快到了极限。薛云楚看看闭上眼睛听音乐的江明宏,奴隶也要有喘气的时间才能发挥更高的效率。



  拿过桌子上放的一张早报,薛云楚浏览了一眼,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消息,不过是哪里又发生了灾难,某某名人又爆绯闻之类的。国际时事上还是那些久拖不解的谈判问题,只不过又多加了一条和自己有些关系的话题。



  似乎有些无聊啊,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感情的自己对那些平常事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下一步也没有多少必要去制造什么高新技术出来了,免得被那些保护者们发现什么异常。经过了这么久都得不到母船的联系,他早就推断出肯定是发生了问题,而发生问题的可能性只有一个。普通的天灾肯定不可能威胁到母船的安全,那就只能是那些自命为文明保护者的家伙,这个名词也是被他们输入进去的,目的是要他在行动中更加谨慎。想来这个星球也纳入了他们的保护范围,从这点上讲自己倒还要感谢他们,否则,自己现在做的一切很可能在将来只是个笑话。没有他们,帝国军舰任何一艘都可以轻易毁灭这个星球。只不过资料库里有关他们的信息太少,具体的思维逻辑如何还无法推断,只能知道他们对于一切拥有智慧发展潜力的生物都持不干涉的态度,但这里面是否包括自己还不能肯定。但从这么久都没人来毁灭自己来看,只要不作出扰乱举动,应该不会对自己这个曾经的工具有什么惩罚措施。以他们的科技,想要探查到自己的存在并不是困难的事情。



  这还都是一些推测而已,事实如何,还无法断定。想要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还有极漫长的道路要走。这些普通人类倒没有这个顾虑,反正他们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在星际时间中根本就是一个瞬间,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想自己每天都要进行繁琐的例行演算。





  “那些专家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妥?”江明宏总算感觉舒服了许多,便拨了一个电话。



  “都很老实,没有异常举动,有几个待在我们病房里,看来身体方面撑不住了,老板。”手下人报告说。



  想来他们也受不了这个苦,“好好给他们治疗,尽快让他们恢复,来我这里可不是白吃白住的,我没有养闲人的爱好。”江明宏吩咐道。



  “我们用了最好的医生,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们恢复。”手下人不敢轻视,绑架的内幕他们不清楚,但知道这些专家都是大有价值的家伙,不要一病不起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