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意外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五章 意外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色微明的时候,渔轮缓缓靠上了码头,下锚后,一具梯子从船上放了下来。码头上靠过来几个人,手持着武器,相互间对过标志后,知道是自己人。



  船上的人员依次开始向下走,先是四名武装人员,薛江两人在中间,最后是押送六名专家的人。等他们上了一辆大客车之后,按照江明宏的命令,船员们把抢来的原料搬上了后面一辆货车。一切布置妥当,薛江两人坐进了单独的一辆车,这个洲的治安和环境一向不怎么让人感觉安全,他们还是要多加小心。



  这三俩车子在中间,前后分别有四辆军用吉普,加起来共有八十余名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在这一地区应该无人敢来一捋虎须。而且所有的车均经过防弹改装,轮胎也是实心的。实在是因为这里的持枪抢劫绑架等恶性案件层出不穷,而且多针对相对富有的外来居民。江明宏的分公司也因这个理由配备了大量的武装人员,这点没有任何人会产生质疑的念头。

  从码头距离分公司驻地还有近百公里的路程,路况不怎么样,要行驶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若是国内或者其他地方的高速公路,用不到半个小时。这一处小小的细节便能看出经济发展状况的一斑,无疑大大拖慢了物质交流的效率。当然这更主要是因为他们登陆的这个码头,相对偏僻。缺少开发价值,自然没有人在这里整修路况。



  道路崎岖的很,车虽然都是好车,但还是颠簸得很,除了几名专家身体较差,有的产生了呕吐的现象之外,其他人都还能忍受。道路两旁的丛林随风摇动,但他们无法感受到清风,因为所有的车窗都被紧闭。



  开着开着,似乎看到远处有阵阵火光,接着最前面探路的一辆吉普发了减速的信号。通过对讲机,得知前方数十里正在发生一场枪战。报告说看规模和人员,好像是当地政府军队在围剿自由运动解放组织的成员。道路被封闭了,应该是布置完了包围圈。



  “看来好运气没有持续下去。”江明宏对此倒不感到太多沮丧,能够平安无事的到达这里已经非常幸运,这个地方本来就乱,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战斗,他们同样不能事先挑选日子。



  “他们有没有提何时才能通行,”江明宏问道。



  “他们说最快也得一个小时,看样子还会更久。”探路的人员回答道,这里的反政府武装相当强韧,陷入包围后恐怕不会马上投降。



  “好吧,命令所有车停下,武装人员布好警戒,我们暂时等一下。”现在也不急于一时半刻,总不能硬冲过去,这里四围都是丛林,也没法绕道,只能等一下。江明宏让人在四围探查地形,布置警戒,车子暂时停到路边。



  江明宏看看时间,当地时间4点40分,还早,等他们打完估计天应该大亮了。



  薛云楚看看窗外的风景,绿色的丛林里不时窜出几只可能是被远处枪声惊动的野兽,没有什么意外,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六名专家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一路上的航行,似乎还没有这一个多小时来的辛苦。潜艇里虽然憋闷,但在海下行驶,却能避开不少风浪,没有多少颠簸,蒙上头睡觉就行了。



  他们在清醒之后,很快便得知了自己的处境,薛云楚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们。只是说,他们和他一样都被绑架了,想要活命,便要为绑架者工作,就这么简单。既然领头的博士都不得不屈服,他们也不会逞强,反正从事的也不是什么见光的工作,这辈子能不能看到承认还是个未知数。当然,对家人的担心是有的,但在几年前他们从事这项研究的时候,就知道家人在几年之内都不会得到真实情况。现在只能希望原来的老板理智一点,为难他们的家人对事情毫无帮助。他们毕竟是被动的一方,没有任何理由让家人因此受到牵累。





  看守的很严,虽然手脚都得到了自由,但面对这些孔武有力的大汉,他们可没有丝毫勇气作出逃脱的举动来。对方既然能从那个防守严密的地方把他们绑走,他们能逃去的地方实在有限,逃脱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更不用说,荒郊野外,缺少食物和饮水就足以要了命。现在只能老实的听从对方的吩咐,既然他们费了如此大的力气,肯定不会要他们的性命,这是唯一可以真正确认的信息。



  车队静静地停在路旁,所有的车还是窗户紧闭。除非遭受重武器比如火箭弹的攻击,普通子弹是不可能伤到车里的人。



  而四周戒备的警卫则个个打起了精神,虽然也都是荷枪实弹,穿着防弹衣,戴着钢盔,但这不意味着流弹一定不会取走你的命。



  “有情况,”一名警卫在对讲机里报告道,“前方好像跑来一个人。黑人,身高在1.7米左右,是否要将对方击毙?”这里杀人是很平常的,只要按上正当防卫的名义就行。而且在战斗区域,误伤也很正常,这是他们不靠近双方交火区域的一个原因。



  似乎感到眼前的持枪人员不怀好意,那名黑人兄弟高举着双手,用白生不熟的英文大叫着“Helpme”,估计他也来不及想什么语境的问题,总之对方不开枪就行。



  “我是自由战士,请帮帮我。”跑到近处,似乎看到里面有几个黑人同胞,他转成了当地土语开始解释。意思不大明确,但翻译给江明宏听得大体就是这个。





  “救下他,”薛云楚睁开了眼睛,在脑波通讯里对江明宏说道。



  “把他带到最后面一辆车上去。注意把地上的血迹清理一下。”江明宏只是给可能前来追捕的政府军一个理由而已,如何应付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看到对方把枪口稍稍偏离了一下,那人才松了口气,还是高举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敌意,让人搜过身后,登上了最后一辆吉普。同时几名人员用地上的浮土将血迹掩盖了一下,在他来的方向上中途制造出一个窜入山林的假象。当然如果真的调查的话,破绽很多,不过这里的人情他们很熟,只要给头领一些钱,若那人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基本上没人再去过问,就当成漏网来办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