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致命一击(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致命一击(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让你的人戴上防毒面罩,不要留下任何标记性的东西。”薛云楚在通讯里提醒道。这里处在军事卫星的重点监控范围之内,根据它们的分辨率,是可以看清人面目的。因此留下行动的时间并不长,等他们发现异常反应并赶来察探顶多只有数小时的时间。



  按照薛云楚的指引,潜艇避开水下自动报警装置,在岛上的码头旁露出头来。艇盖缓缓打开,鱼贯而出的是一队头戴防毒面罩的武装人员。江明宏领队,按照薛云楚的命令小心翼翼地躲开岛上的自动攻击设施。



  薛云楚此时还呆在地下室内,他可不想在航空照片上留下突兀的身影。等那些人来后,他扮作同样打扮便可以轻易骗过这些监控设施。这里的自动防御系统也需要人的控制,报警之后,如果无人采取措施,那些火力点也不会发起攻击,主要是为了避免误伤岛上人员。只有安全警卫确认为敌人后,才会输入攻击命令。这种情况下,正好让他们利用,不用担心会有太大的危险。





  二十余分钟后,江明宏和薛云楚再次碰面,两人没有多说什么,薛云楚迅速换上他带来的装备,带领他们去搜寻地下实验室的仪器材料,以及相关人员。





  在排除了战斗的可能后,这些武装人员变成了搬运工。对这里薛云楚昨天还刚刚巡视过一遍,自然再熟悉不过,又花去了半个小时,所有重要的仪器以及剩余的原材料,用岛上停车场的货车,都被搬上了潜艇,这些东西虽然贵重无比,却轻巧的很,对这些武装人员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鉴于时间相对充足,实验还有一些地方需要人协助,薛云楚挑选了六个陷入昏迷的专家,让他们一并送上潜艇。至于剩下的人,就呆在这里好了。





  从登陆到撤离,异常顺利,一共花去了不到半个小时。这些武装人员本以为要拿命来换之前收下的巨额酬金,谁知道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通过看岛上四处暗布的火力点,他们就知道,要想强攻,这三十人一个也上不了岛。这个许下任务的雇主果然神通广大,提前收买了如此高级的内应,内应的事情他们碰到过多次,但能发挥如此大作用的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当然这只是对他们而言,历史上因为内应等城陷国亡的事情屡见不鲜,却不是他们能亲身体会到的。





  潜艇在缓缓下潜中,薛江两人在通过脑波通讯秘密商谈。



  “岛上的那些人,留着会不会泄密?要不要全干掉?”随着位高财重,江明宏的心也越来越硬。本来他便是乞丐出身,平日里受尽了欺负和白眼,对他人有一种本能的憎恨。现在明里,在各国有近万名员工听从指挥,暗里,又能用巨额钱财驱使他人卖命。对普通人的性命他倒是没有多在意了。



  “这个倒不需要。”说出这句话并不是因为薛云楚和这些人同事有年,有些感情,而是因为他还要留着他们来证明实验接近成功,这样以后才有人上钩。不然无人作证,谁会相信他的脑移植术有效。他没有任何血腥的欲望,无谓的杀人是不符合他的思维逻辑的。





  “潜艇下次在哪儿上浮?”薛云楚虽然听江明宏说这是他买下的,但后来他解释说,怕保养以及其他方面的麻烦,使用过后还是停留在原来的军港,托那个后勤军官管理。其实就是变相的租用罢了。对于那名后勤军官来说,本来由于军费不足,这些老装备根本无法维修,又已经是退役的过时家伙,在拆卸掉攻击武器以及其他先进的系统后,私人来买还能顺便赚上一笔。这即便在上面也是心照不宣的事情,都可以从中获利。对他们来说,卖给他国和卖给私人财团,性质和影响差不了太多,反正对他们自己没什么影响,这就足够了。



  两人呆在单独的舱室内,这个待遇是他人没有的。江明宏铺开一张地图,指着非洲沿岸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说,“这个地方会有人用渔船接应我们。上了岸之后有直升机载我们到新的基地。一切都万无一失。任何势力都不可能发现我们的行踪。”江明宏说道。



  如果使用其他运载工具脱逃,都逃不过卫星的航拍。使用潜艇几乎是唯一的选择。进了茫茫的大海,航行上一段时间后,即便他们这伙强盗在岛上被拍下照片,也别想再次找到他们。



  “想来我们这个举动会出乎很多人的预料罢。”江明宏略有得意地说道。筹备如此一个完整的计划可不容易,还要避开他人的耳目。当然由于博士的内应,一切变得极为简单,但能够达成这样一个完美的结果,还是足以让他自豪。



  “事前做好精密的计算,将所有已知的因素都考虑进去,事情就更可能向你设定的道路前进,成功的可能性便会大上许多。”薛云楚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他满意的是没有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比如海啸之类天灾等等。也没有碰上其他军舰等巧合的事件。





  “想必葛朗伦特那个老家伙听了之后会马上见他的上帝,永生去了。”江明宏想起那个老家伙谈判时的嘴脸便有气。他得势之后,敢不客气地接待他的,老家伙还是头一个人。



  这个人,什么都算进去了,就是没有算到我并不是人,没有和他一样的思维啊。薛云楚对葛朗伦特并无任何成见,相互利用而已。只不过他还是没把握到自己的要害,以为那些平常的东西可以控制住他。真是笑话,经过了如此久的岁月,资料库里多的是各种生活享受的记载,没有一点乐趣。只有真切的体会到自己的存在,并以此来感受世界或者宇宙的变化才是最大的乐趣所在。这同时也是任何一种意识生物存在的根本意义。



  这些东西不用告诉江明宏,说了他也不会懂,这些人类既幸运又无知,可以不劳而获地得到宝贵的意识存在,却为一点点的利益冲突而争斗不休,互相残杀。不过认识中的所有智慧生物基本都经历了这个阶段,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外面那些为了钱不要命的家伙,便是眼前的例子。也许真的是因为他们生命相对短暂,才会对可以带来更多享受的东西拼命追求。所有的物质享受均是暂时的感官刺激,时间过去了,能留给他们的便是回忆。或许这种回忆便是他们继续生存的动力来缘。



  江明宏闭上了眼睛,躺在吊床上休息。博士想的东西他一点不知道,总之在他的脑子里,听从博士的命令,便能享受更多的人生,这是一条验证过的定律,而且在不断验证中。讨饭的记忆还保留在脑海最深处,那是任何东西也抹不去的,相比以往,即便做奴隶能够继续拥有这种生活也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