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混乱的烟雾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八章 混乱的烟雾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实验既然已经取得关键性突破,那么自己做的准备工作也快到发挥作用的时候了。这些天来,薛云楚表面上一如既往地进行着研究工作,在监视网络控制不到的地方却开始布置一切。



  薛云楚对自己将要采取的做法没有任何常人可能具有的心理负担,这在他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兔死狗烹,这是他认识最深刻的一个道理,因为在降临地球之时排除的控制程序中便有一条最终自毁的命令。很显然,在完成了所有任务后,假如他没有意识的存在,便会在别人的命令下启动这条程序,自己毁灭自己。可见这并不是人类的专利,而是所有智慧生物的本能。对自己已经用处不大,存在又成了风险,最好的做法便是将其毁灭。



  这种可能性只要存在,他就会做接下来的事情,而不管它到底会不会通过验证。有风险的事情都要考虑排除。



  当然这些工作最后还少不了江明宏的配合,薛云楚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地推算了一遍,还有一部分因素由于信息不完全还无法考虑进去,会不会产生意外情况还无法断定,但做肯定还得做的,总不能将命运再交给别人来管理。





  薛云楚的心思这里没有人知道,和他有过过多接触的人不多,大部分也是工作上的交往,真正进入私人生活里面的还没有一个。何况在别人看来,这位博士似乎没有什么爱好,或者私人乐趣。这要算得上一个稍微异常的现象,普通的研究员有的喜欢音乐,有的喜欢高尔夫等体育运动,还有些喜欢打牌等等。总之他们虽然对自己从事的行业有相同的热爱,但总有自己业余放松的方式。然而这位博士除了吃饭睡觉卫生等日常生存必须作的事情之外,还没有表现过对某种事物或者人有过特别的兴趣,在多数人看来这或许就是过于聪明的结果,在这一点上,已经找不到可以感兴趣的其他东西。如果事情总是轻而易举的完成,以后也不会对这类事情再发生多少兴趣。



  “病人开始接受现状,并且努力恢复身体其他部分的功能。”在例行会议上,被指定的心理专家先报告了一个令人兴奋的结果。



  至于这位专家使用了什么手段,在座的人除了少数几个他的同行以外,其他人没有多少兴趣,这种手段在某种意义上讲是行业机密,或者说吃饭的饭碗,这里的人不会贸然提问这种问题,当然为了研究的需要,他必须将自己整个的心理治疗过程写下来,以作为下一步的参考资料,这些资料自然也会加密,只有拥有足够权限的人才有权察看。



  “在第一次接触时,病人有很强的抵触心理,……”心理专家开始将他的工作经历以及使用的手段一一陈述出来。



  “最后我告诉他,能活着比什么都强,病人最终开始配合。”一长串的报告让许多人都开始犯困,心理专家终于结束了他的发言。



  这也难怪,能在这种可以划开时代的研究中证明自己,不说的详细些,以后的记载就有可能略过自己,想来这位专家也有这个想法,很正常。



  “根据病人现在的生理以及心理情况,估计最短三个星期就能够开始恢复部分行动能力,可以做一些日常事务。但是我们还将面临一个新的问题,”薛云楚顿了顿,指着投影屏幕上的一幅脑部透视图说道。



  “做到现在这一步虽然已经可以避免人的躯体上的疾病以及衰老,但我们也都能看出,根本问题其实还没有解决,如何利用新的身体使接受移植后的大脑重新恢复活力,很快将是我们新的课题。”



  众人点点头,这种问题他们当然都想得到,但能够做到延长生命已经是相当困难的一个问题,他们暂时还没有精力顾及根本的方面。



  在一旁观看发言的米斯塔默不作声,实际上他一直没有多少发言权,他的权力肯定不能用在学术领域上,这里是达者为师的,而不取决于权力、地位抑或财富。



  不过他好像从刚才博士的发言中提出了别的意味,但具体是什么有说不上来,难道是提醒我要增加预算申请,以开发下一个课题。虽然整个计划拨款有150亿之巨,超过许多小国的年国民生产总值,或者相当于一个世界排名前10的富豪的全部个人财产。但真正投入到这方面的研究上来,仅仅是勉强够用。工作人员的高额薪资只能算是一个小的开支,许多特别设备仪器的制造,合成新药物的稀有原料,安全以及其他方面的开支等占去大部分。以他们以前使用的强力生长素为例,其中的几种成分的提取代价非常昂贵,往往从数吨原料中才能制取十分之一克。



  不过好在这些原料的生产地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宝贵的用途,提取虽然困难,但原料来源上却便宜得很,和普通的矿物价格相仿,而且也没有国家将它们列入战略资源进行限制,没有断乏之虞。



  米斯塔刚刚走神了一会,下面的话没有听得清楚,只好在回去之后看录像回放。揉了下因为这几天安全工作缺少睡眠的眼睛,他强打起精神,听博士如何对下一步的研究工作做出部署。



  “鉴于我们实验进行了最后阶段,为了避免以后受到外界的遏制,我们需要从现在开始加强囤积原料的工作,”薛云楚继续讲道。这点所有的知情人还是明白的,如果暴露后受到政府的征用,很有可能对某些他们认为是必需的原料进行市场配额限制以迫使他们做出让步。这样他们的研究工作可能无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了,虽然之前有不少储备,但大量的实验消耗,已经所剩不多,何况另一个方面也可以在所有人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以低廉的价格占据未来数十年的用量。



  这些问题本来不在这些专家们的考虑之列,但有些试验产品由于需要极度保密,避免外人通过他们使用的原料成分等获得进一步的资料,防止在这一技术成功后后被某些别有用心之辈利用,便同时成了他们顺便的话题之一。



  每个知情人所能了解的东西也是有局限的,除非例会讨论共同的话题,否则别人的研究范围是不允许涉足的。总负责人除外,因为只有他才能够将所有人的研究成果统合起来。







  旁听了半天,米斯塔有些糊涂,怎么感觉这次的例会有些混乱,讨论的问题似乎都有些偏离主题。难道这位博士研究到最后,脑子不灵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