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泄密事件(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六章 泄密事件(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经过了数天紧张工作,所有的岛上工作人员均接受了检查。让米斯塔松一口气的是,发现携带有窃听装置的人均为从不能明言的渠道里进来的实验体,这无疑可以减少相当一部分责任。毕竟这些能接触到的机密非常有限,在接受手术前基本上一直处于监视状态,他们能接收到的信息也仅仅限于工作人员的对话,但纪律上的保证,令这些对话中不会出现敏感字眼,单凭一些不规律的对话,能看出的东西不会很多,整个计划也就那些人知道,但他们平时根本不会在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提起计划的任何事项。开会的场所有更为严格的电子监控,不会有任何信息被窃听。



  匆匆将结果报告给葛朗伦特,从电话里可以听出老板也是松了一口气,能不泄漏最好,出了这种差错还是要追究责任的。好在这些责任不是马上追究,看起来老板也不想在这时候出现什么乱子。



  这件事情的发生,葛朗伦特明白得很,尽管他富可敌国,但一些只有国家才能具有的高新技术,他是无法掌握的,这次的事件肯定有国家背景,不能轻易追究下去,能够有如此先进窃听手段的国家一共就那几个,每一个都不可能是他正面敌对的,若是年轻,还有心思通过一些手段去影响一下他们的政策,现在的他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研究取得圆满成功之前,只能采取防御的手段,只要明面上没有麻烦,他便不会采取鱼死网破的决定。



  本来像这样一个如此巨大投资的私人研究计划,无论如何掩饰,总会引起别人的兴趣,这点是私人力量无法遮掩的,除非他是一个国家的独裁者,然而他在财富上拥有庞大的数量,但在其他方面却没有相应的力量。美国这个由财阀垄断政治的国家,是在联合和妥协的基础上进行运作,单独的财阀肯定是不可能控制这个国家的。事实上能够独力支撑起如此一个庞大的研究计划,还让它安然地运行了数年,已经不是目前绝大多数家族所能做到的。



  又作了一些指示之后,葛朗伦特挂断了电话,缓慢地走出地下室,开始一天之中的健身活动。活动了一段时间,初升的太阳已经显得有些炽热,不得不停下,回到了房间内。坐在名贵的红木椅上,看了看手上的皱纹,他不由地想到,一个年轻的身体,是现在我最需要的,而不是这些奢华的家具。









  薛云楚看看时间,研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零四个月,对于这项研究成功的可能性估计,不超过40%,弄得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可以保持意识清醒,能够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想要拥有以前身体的灵活度以及各种技巧,已经不太可能,因为接受这项手术的人往往濒于死亡,其大脑也因为原本身体的拖累有了相当明显的退化,想要重新与新生器官协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除非大脑能在新身体的供养下,出现新的生机,或许能够真正获得新生。这些人类,对于长生的欲望之强,以至于有一点点希望,也会紧抓不放,往往放弃了理智的判断。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人拥有如此高的智慧潜力,却拥有相对短暂许多的肉体生命。再英明果断的人面临来自生存的本能时,也会下意识的放弃拒绝的判断。自杀的现象,在一段时间内曾经迷惑过他。但后来他明白了,正是因为生命短暂,继续痛苦而短暂的人生,也看不到希望,不如了结的好。假如生命是无限,而且充满其他可能,想来,那些人也不会如此轻易地结束生命。



  仅仅一个可以延长不少人生命的附属成果,便引来了如此多的关注与行动,看来下一步还要再思考一下,免得把自己陷了进去。薛云楚挠挠头皮,几天没洗头了,好像有点痒,人的身体感觉太敏感了。以前那具宿体,还好有蜕皮的习惯,不然数百年下来,恐怕更难以想象。





  “博士,出来新的实验成果了,精神协调器起了一定的作用,试用的三个对象中有一个在五分钟前已经清醒,请马上来观察室。”通讯频道了传来了一个好消息。





  顾不得发痒的头皮,他连忙赶到观察室,那个清醒的实验体已经被隔离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通过监控设备可以轻易地看到他的任何反映。



  这是一具非常年轻的身体,完全符合正常人二十左右的生理指标,躯体没有任何疾病,是医生们在治疗病人时要达到的目标。至于是不是他们希望达到的,就不能下定言,只能说是绝大多数医生都想要自己的病人达到这样的状态。



  “病人现在已经能够睁开眼睛,但其他动作还无法作出,不过从眼神以及脑电波图中助手可以看出还存在相当程度的疑惑、恐惧等复杂的情绪,不利于下一步的恢复。”工作人员介绍道。



  这倒是一个问题,在医学临床上有这样的实例,有些下体受伤的病人,传导神经往往正常,但假如认为自己无法站立的话,有可能真的一辈子无法重新直立行走。这是因为潜意识中拒绝向下体发送行动信号。



  需要心理专家的疏导,薛云楚下了一个判断,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这个时候,其他知情者也已经从秘密频道里得到了消息,匆匆忙忙地赶过来。有几个人看起来刚刚起床,头发胡子都没有梳理,乱糟糟地。看来是彻夜研究的几个人,薛云楚自己又不是真正的研究者,没有那些废寝忘食的习惯,尽力保持宿主的身体健康,积蓄能量是原则之一。



  “什么,成功了?”有些人赶来的途中不断地发出各种疑问。



  “刚刚有一个实验体清醒,现在是考虑如何让他进一步适应新的身体,以便取得更多的研究资料。”薛云楚将现在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赶来的人员同时拿到了助手们提供的数据。



  众人通过监视录像一边观察着,一边开始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