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泄密事件(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五章 泄密事件(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但这完全不可能,米斯塔挂断电话后,摇了摇头,以那位老板的性格,肯定会有准备,但还是要提醒一下。这点既然自己能想得到,别人也不会是傻子。何况从这位博士的日常行为来看,也不是一个欲望强烈的人,甚至可以说连正常男人的欲望都没有多少。虽然从一些事情上看,对财物比较热衷,但很容易看出并不是用于享受,因为对方很少有空闲时间去使用它们。相比来说,储备研究资金倒是能够解释的通。往往有些研究一时之间,是找不到赞助者的,这就需要个人先投入研究,有了初步成果之后才能让人投资。比如这次的研究,假如不是碰上上面这位富可敌国而将要步入天国的老板,即便有长生的诱惑,一般人也不会轻易拿出来,起码得看到一些成果,敢于冒这个风险的人世界上也找不到几个。同时符合条件,而且可以自己做主的人少之又少。



  这位博士刚刚在昨天反映了一件可能泄密的事情,应该不会与他们有关。这件可能泄密的事情在今天成了现实。技术人员进行检验后,的确是一种新研制的窃听芯片,是依靠人体的血液流动来提供工作能源的,和脉动电子手表的原理差不多,但工艺上就要远远超过后者,目前还没有同类产品的出现。一旦脱离了人体,便不再工作。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米斯塔想起了一句谚语,但如何处理现在的事态,又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而且研究偏偏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如果刚刚开展的话,可以中止,或者转移。现在这两种方法都不容易做到,中止肯定不行,巨额投资肯定不能白白打了水漂。转移的难度也相当大,在对方的视野之下,中途极容易出现其他意外。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不知道对方到底掌握了这里多少情报。他在对方提交过那个奇怪的金属晶体后,便让确认后,他便加强了电子干扰系统的戒备等级,整个岛屿群落周围数十公里的范围内,任何电子信号都会受到严重干扰,无法接受。



  这仅仅是一个补救措施,还是需要将所有人都检查一遍,里面肯定不止一个携带有这种窃听芯片,虽然这种做法肯定会影响研究人员的工作,但在已然暴露的情况下,已经顾不及那么多。他以体检的常规名义开始分批对岛上人员进行检查,引不引起骚乱已经是以后的事情。消息在检验报告出来后就传达给老板了,出了如此大的篓子,老板没有马上撤换人,反而命令他继续做好安全工作,不能让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这才让他大松了一口气。否则依照事态的严重程度,面临什么惩罚都不为过。









  米斯塔采取的措施,薛云楚可以知道得很清楚,整个岛上的安全布置就那么多东西,他能做的事情无非就那几件事。





  不出他所料,通过电话后,仅仅过去一个多小时,估计是昨天的金属体被查出真是用途的缘故,米斯塔在全岛发布了一个关于夏季体检的通告,通告上的原因,是为了防止一种新出现的海洋性寄生虫病的发生。这套理由骗骗生活区的工作人员还可以,对于一些专家来说,就感到不那么对劲,他们还没有听说过类似的病症。估计是时间太过紧张,来不及找到一个更合适的理由。又不想引起全岛骚动,才勉强找了一个名字安上。这样的事情,他们没少做过。



  当然薛云楚本人也受到了同种待遇,并没有因为他是总负责人以及举报者而豁免,因为芯片有可能是被动植入的,可以在携带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但如何检验,目前岛上的安全设备还做不到这一点,只能依靠薛云最初发现这种芯片使用的医学透视仪,在有参照物作精确对比后,不起眼的东西,只要仔细寻找也可以发现,当然这意味着大量的时间。



  对于这种透视,他并不担心,这些低级的扫描仪器根本发现不了他体内的异常。本体芯片可以伪装成正常的生理组织,作为最先进的探查型机器人,这些功能是最基本的,每次转移宿主时便会自动完成这一伪装过程。正常组织如何反应,它便能如何反应。





  “这次的事情不好意思,恐怕你暂时不能离岛。最近发生的事情,想来你也知道,一段时间内自由的出入行为都会被禁止。”薛云楚抱歉地在电话里讲道。



  “可是我完完全全不知道任何机密的事情啊,怎么也会被禁止离岛?”杨静怡很无奈,就这样人身自由就被限制住了,本来还指望着夏季放假能回家一趟。



  “西方人的逻辑思维,总和我们有些不太一样。”薛云楚打着哈哈说道,应该是“你们”才对。或者不仅仅是西方人。





  “我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是人权社会了。”杨静怡还是觉得难以接受,本来按照合同上写的,来此工作一年后便能享受正常休假,这也是她肯远离家乡的一个原因,一方面为了深造,一方面高额的薪水也是不得不心动的理由。毕竟能和那位同学相提并论的人太少,平常人还是需要挣钱养家的。基本上在这里工作几年后,积蓄下来,无论回国,还是定居美国,都足够过上丰足的生活。她现在才22岁,就担任了这家医院的一个科室的副护士长,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在从事秘密研究的原因,给的薪水超乎想象,现在的工资是八千多美元,想来国内的同学连零头都奢望不到。



  算了,有所得就有所失,我就忍忍好了,杨静怡吐出一口气,不就五年的合同吗,至少比坐牢自由的多,工作也清闲得很,虽然比较无聊寂寞,但就当时度假好了。



  “权力总是伴随着义务,不过你放心,肯定不会无限期的,可能最多半年。”薛云楚能和对方通话,无疑是身份的原因,在保密纪律上,知情人是不容许和无关人长时间对话的。更不要说泄漏出什么,一旦被监听到,等待的是什么,当事人自然能体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