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暗箭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四章 暗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间地下室内,技术人员正在仔细地甄别信号。山影站在一旁,紧张地等着消息。



  “干扰很强烈,对方在全岛都启动了电子干扰系统,接收到的信息很不完全。还有一个信号源没有发回回信。”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技术人员将一份机密报告递给了山影。



  看来是暴露了一个,山影判断到,不过对方也不可能查到来源。他拿起那份机密报告,浏览了一眼,便离开了地下室。先将他们几个召集过来,商量一下怎么对付。





  半小时后,他心中的人选已经汇集到了集合地点。这是他三个心腹之人,跟随他已有多年,忠诚上绝无问题。代号分别为明河、静水、雨繁。他将情报递过去,让他们分别看了一下。

  “根据这份情报显示,他们的工作对话中多次出现同一个人的称谓,这个‘博士’字眼是这里面透漏出的一个重要信息。”明河说道,他是情报分析专家。



  “这个我倒能猜到一点。这位博士如果没有说错的话,应该是内线传出来的那个数年前神秘消失的天才科学家。”山影联想到另一份情报。



  “除了这个,里面没有太多有用的东西,仅能知道他们在从事一项不能见光的研究,具体是什么,我们也能猜出一个范围,克隆人的研究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他们研究的方向是什么,到底有什么用途,这些情报中完全看不出来。对方的严密防御可见一斑,难怪即便有内线也提供不了太多的消息。如果可以将情报中的这个人物拉拢过来,就能事半功倍。依照情报中显示的,他应该拥有极高的地位,可以接触到最核心的机密。”明河接着分析道。



  “想要从那个人身上入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敢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都不是可以用常理推论的家伙,一般的手段对他们是无效的。”静水皱了下眉头。



  “这个人,国内早有关注,只不过对方和普通人不太一般,不太看重名利,没有想到居然搞起这种秘密研究。”山影将一些相关资料拿给他们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领域,不相关的档案资料是不可能查阅到的。所以他们几人对薛云楚知道得并不多,仅限于公共方面透漏的资料。



  三人对于这位科学家可能在搞这种违反一般人伦理观念的研究并没有感到义愤。他们都是冷静理智之人,工作的性质,接触到的东西比这黑暗百倍的也有,相比之下实在不能让他们有多少情绪波动。



  “看起来倒是个传奇人物,不过资料少了点,无法分析出详细的性格特点。”明河看过一遍,说道。



  “没有办法,能传过来的就这些,这个人一向少与人接触,国内同行的工作成果基本上都在这里。”他现在要进行的任务等级极高,可以调阅相关的档案。

  至于为什么会让这个早已出名的人流落在外,三人不会去问这种问题,他们心里有自己的解释。很多事情,不是想怎样便能怎样的,错综复杂的关联,往往导致很多人难以理解的现象。



  “不过现在想从对方身上下手也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山影想了一下,根据这份不完全的信息显示,的确他们在研究的技术就如那位高贵的女士说的一般,可以比拟核武器的存在。值得再作出一些牺牲。





  将事情跟米斯塔讲明,薛云楚又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怎么处理此事,不在他的管理范围内。



  继续研究,假如不出什么意外,半年之内便能将这件研究彻底完成,虽然比预期晚了少许,但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惊诧无比了。



  旁边的内部电话响起,他接过来一听,原来是那位同学打来的。



  “有什么事情?”薛云楚问道。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母亲生了重病,刚刚动完手术,我想请假过去陪她。但是这儿的院长说没有特别允许是不准随便离开岛屿的。”杨静怡从来信中得知,小川的母亲已经动过手术,但还没有脱离术后恢复期,便起了看望的念头。



  “原来这么回事,我去问一下,应该会得到允许。”薛云楚觉得这不是什么重要问题,反正对方也不知道这里的真实情况。不过怎么都感觉现在存在的漏洞越来越多似的,虽然没有明确的数据显示到底有多少,但也有可能是风雨前的平静。也许真的会发生预料中的一种情况。



  “那我提前谢谢你了。”似乎感到没有什么话好讲,两人谈了短短几句便结束了通讯。





  想了一下,薛云楚拨通了米斯塔的电话。



  “岛上我有一个朋友想出岛一次,有什么问题没有?”薛云楚说得很简短。



  “根据目前的事态恐怕不行,刚刚发生泄密事件,这种情形不能再发生了。”米斯塔非常丧气,没想到如此完备的防御手段还被人入侵了进来,果然不能有丝毫马虎。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算了。”薛云楚也没感到太多意外,人类的思考方式毕竟不相同,他们往往受到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影响。



  “等研究结束后,应该就没有这个限制了。如果博士的朋友没有必要的事情要做,还是忍耐一下。”米斯塔不愿意因此让这位博士产生什么想法,毕竟试验还差很多才能完成。而且按照现在的情况,即便取得了成功,以后肯定也离不开这位博士。可以说,很多人的命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都部分的操纵在他的手里,想到这里米斯塔心里一震,闪过一个不太好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