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寄宿

本是探查星际生命的外星机器人在投放到地球时产生了自我意识,深知宇宙中弱肉强食...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 新的进展(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二章 新的进展(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个家伙找到没有?”山影在电话里讲道。



  “发现了他们藏身的几个地方,抓住了三个,还有几个跑掉了,不过根据他们的供述,拿到的资料是我们受何人指挥。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看来不过是一帮小打小闹的家伙。”对头的人回答道。



  “白浪费你一个月的时间,只抓到几条小泥鳅,算了,把他们放掉。不过顺便试试那个女人送给我们的新装备,看看效果如何。”山影顺口说道,前段时间被人跟踪还录了像,但由于新的任务紧急,抽不出足够人手来调查他们,只能让老部下一个人去追踪。真正的指挥者他们肯定摸不到,能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已经算他们能力不差。不过那也无关紧要,那个女人仅仅相当于个发布任务的客户而已,没有丝毫权力控制自己的具体行动。还可以混淆一下视线。灭口就免了,又不是恐怖组织,既然没有什么损失,他们受到的折磨已经够这次的教训。毕竟他们是在收集情报,需要长期潜伏的组织,和这里的地下组织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要是动不动就杀人,根本做不下去。



  “你说的那种新型芯片,根据我的测试,的确可以逃过常规的电子仪器扫描,对付他们正合适。”那人接着说道。



  “据她说还仅仅是半成品,功能有些不完善,你注意一下使用。”山影提醒道。



  让别人干活,总得有些赏头,沈如雨在他们按命令转移了工作目标后,便在一次见面时,将研究所里最新开发的窃听芯片送给他们一部分,同时也顺便作个实践测试,看看到底能起到多少作用。



  山影本来对她提供的东西不感什么兴趣,但既然她说得那么神奇,便姑且试上一试,便说了上面的话。



  诱饵计划一个关键之初就在于如何和诱饵联络,他们设下了数个诱饵,有不同的联络方式,假如这种芯片的测试通过,便可以作为一种新的备用联络方式使用。如果那些地下组织无法发觉这种芯片,便有很大可能推广应用。





  听那个女人提起对方在搞什么秘密研究,他同样抱有很大兴趣,但也不敢抱太多希望。高科技资料由于本身的特点,往往被封锁的相当严密,他们组织再严密,毕竟是人,不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武林高手或者其他怪物,能够成功窃获的每年仅仅有一少部分,还有一个问题,有些资料国内缺少能够解读的专家,好不容易弄到手的资料也成了摆设。种种限制之下,一直以来他们在这方面的工作都不是很有成果,如果这次能够成功,无疑可以获得一个更大的发展机会,受重视的力度会进一步加强,这才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



  想要富强,得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啊,他挂断了电话,点起了一支烟,此时此刻,唯有尽人事而已。







  “有了新进展了,博士,在做过神经阻隔手术的02、04号实验体均有明显清醒地迹象。”等待了那么久,终于来了一个稍微振奋些的消息。



  薛云楚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到观察室。



  观察员指着脑电波图说道,“这两人的脑电波图,混乱的信号明显减少,开始向移植前的图形靠拢,为了保证必要的感觉信号刺激,两个实验体还存有头部感觉,包括视觉、嗅觉等。看来大脑对这些信号开始能够进行正常的处理。”





  看过了最新的数据资料,薛云楚又将所有人再次召集起来,他们同时也得到了这一最新情况。



  “看来果然是来自躯体的神经信号干扰了移植后的大脑正常工作,有可能是双方的生物电波频率不一致导致的这一现象。根据目前医学界对人体的研究,有一种观点认为,在腹部存在一个被称为“第二大脑”的神经系统。这套神经系统能下意识地储存身体对所有心理过程的反应,而且每当需要时就能将这些信息调出并向大脑传递。大概是两者之间发生了不协调的冲突。”一位专家对此作了推断。



  “也就是说,移植后的新大脑拥有各种来自原体的情绪记忆,但在新身体的第二神经系统里找不到符合这些记忆的神经反射,引发了紊乱现象。”他做了进一步说明。



  作为假设可以接受,许多人这样想着,似乎可以勉强解释目前出现的症状,但不能说它就完全正确,毕竟没有可靠的证据。



  “这样说的话,又如何解决双方存在的问题,对于整套神经系统的结构功能,以及相互间的联系,我们还要重新开始研究,才能彻底确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的手术应该停止。”另一个人抛出了一番论调,但显然让其他人不满意。



  “这个并不显得太过需要,根据之前在动物身体上作的测试,他们的神经系统相对简单,情绪等各方面的心理反应也比较原始,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决思路。那就是可以降低移植后的大脑对躯体神经信号的反馈强度,逐步使双方趋于一致。根据双方器质上的同源性,这种同步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那位专家反驳道。



  那人也没再发言,思考这种方法的可能性。



  “动物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本能行动,这一点和人有极大的区别,这应该是两者作相似手术却出现截然不同结果的原因之一。”问题开始向复杂化发展,跑题也成了一个普遍的现象,因为类似之间的区别太过明显,不由地他们不加以思考,以取得解决问题的灵感。



  看来,只有开发出了精神协调器,才能改变这一状况了,薛云初听完这些人的发言后想到。本来以目前的医学认识水平,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所在,人作为目前地球上进化最复杂的生物,其神经系统的复杂性研究还仅仅处于起步阶段。算了反正自己的目的也不在此,只要结果能让他们接受就可以了,至于还有没有什么后遗症,没有关心的必要。